【周晓辉】江系维稳体制受挑战 国安会绕不开博弈核心

【大纪元2013年11月14日讯】自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公布后,中共拟将成立的两大最高层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与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引起了普遍的关注。笔者在前文中曾指出,这两大机构的成立,昭示着习近平正在准备全面收权,架空并排除一直搅局的江系势力,其中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职责之一就是改变现有的江系维稳体系。

根据公报的表述,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目的除了应对来自外部的安全挑战,“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确保国家安全”外,一大任务是应对来自中国内部的安全挑战,要“创新社会治理、创新有效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体制、健全公共安全体系”,这不仅与公报中所言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相呼应,也是对现行的在江泽民当政时期形成的以打压为主的维稳体系的否定。因为前者强调的是,“治理”,后者更重在“管制”、“管控”和打压。

1999年7月,江泽民一意孤行,掀起了镇压法轮功的狂涛。为此,在镇压前,江在政法委的基础上成立了一个专门处理法轮功问题的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610”(办公室)。它在统管公、检、法、司的同时,还有权干涉特务、外交、财政、军队、武警、医疗、通信等各个领域,用于打压法轮功,“610”成为了能够调集全国几乎所有资源的特权机构。因此,“610”被视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之外的“第二权力中央”,幕后的掌控者是江和其马仔。可以说,“610”的成立彻底逆转了胡耀邦、赵紫阳和乔石在文革后建立一定程度的民主和法制的努力,将中共的“法治”倒退为江泽民一人独裁的“人治”。

在“610”的指挥下,中共整个公检法司系统都直接卷入到了针对无辜的法轮功的迫害中,当法律成为儿戏,当执法者直接变成了违法者,中共的法律体系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国家法器被破坏。随之,迫害法轮功的方式,也被各级司法机关、各级官员应用到了异议人士、维权律师、艺术家和普通民众身上,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民间抗议此起彼伏,愈演愈烈,整个国家陷入了无序和败坏中。

对民众的反抗,江泽民掌控下的政法委则挥舞起大棒,推行高压维稳政策。2005年,全国政法系统开始推广毛时代的所谓“枫桥经验”,要求“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难事县终结”。2009年,各级“维稳办”不再只是各乡镇的“内设机构”,而是正式走向前台,同时中共把“维稳”重心锁定在基层,要求乡镇(街道)要由党(工)委副书记牵头,把政法、综治、维稳、信访等方面力量整合起来,采用人海战术,形成“综合治理”实为高压暴政的立体的控制网络,监视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和普通民众等。据中共媒体报导,过去五年来,中共增加了数千位“维稳”的官员以及300,000个“维稳”的政府职缺。

中共的维稳费用自然也日益增加。据清华大学研究报告显示,2010年中共警方“维稳”的公共支出估计高达770亿美元,金额与国防不相上下。部分专家估计,实际金额恐怕更高。

然而,令中共没有想到的是,高压维稳是越“维”越不“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全国上访冤民总数为2万多人,现在却达到了三、四千万人,而大小抗暴维权事件更是平均每个月一万起之多,越来越多的网民们则通过网络宣泄着对中共的不满。

显然,现行的维稳体制就是在为中共培养自己的掘墓人,正在加速中共的灭亡。习近平上台后,无疑已经意识到,这样的体制对执政的危害,对中共的巨大威胁。因此,改变这个维稳体制、消除江系“第二中央”的影响已成了当务之急,或许在习和其智囊看来,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设立将一箭双雕,即一方面习近平全面收归权力,二则继续削弱政法委和江系力量,为改变维稳体系打下基础。

不过,国家安全委员会若想达成最终目的,是无法绕开一直以来中共高层博弈的核心问题法轮功的,因为江系破坏法制、欺压良善、推行维稳政策的源头正是源于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所以,不解决法轮功问题,不解决针对一亿家庭的迫害问题,这个社会的稳定无从谈起,而且由于江系余孽还会继续以此捣乱,旧有的维稳体制必然不会很快消除,其结果是有限的改革会搁浅,中共现领导人将陷入只有一个结局的险地。

相关新闻
三中全会闭幕日 天安门金水桥传单满天飞
习近平支持李克强“发火”
三中全会结束 习李抓权 瓦解江泽民常委分权制
【特稿】大势已去中共哪里是逃路!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吉林白城现沙尘暴 天空瞬间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百万
【十字路口】中共急寻20万尸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惊奇】疫情中心或回东亚?红二代谈倒习
【直播回放】4.3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破10万
【现场视频】武汉死者家属建群 警察上门骚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