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藏新蒙中台人士譴責中共迫害人權

台灣圖博(西藏)之友會日前於台北舉辦「莫讓台灣成為消失的國家--南(內)蒙古、東土(新疆)和圖博的啟示」國際研討會,來自內蒙古、新疆、西藏、流亡海外中國人和台灣的民間團體與會。(攝影:鍾元 / 大紀元)

人氣: 12
【字號】    

【大紀元2013年05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台灣台北報導)台灣圖博(西藏)之友會日前於台北舉辦「莫讓台灣成為消失的國家--南(內)蒙古、東土(新疆)和圖博的啟示」國際研討會,來自內蒙古、新疆、西藏、流亡海外中國人和台灣的民間團體與會,他們共同譴責中共對中國大陸各民族的人權迫害。

中共以各種手段迫害少數民族

針對中共殘酷迫害西藏人民,導致藏民自焚抗議愈演愈烈,圖博前政治犯運動組織副會長李科先說,對於自焚問題,十三億中國人民大部分都啞口無聲,選擇默認、沉默,不談這個問題。還有人還站在中共暴政的立場說話。這讓人感到害怕、恐懼。如果人類社會已經到如同當年納粹德國的地步,在希特勒大屠殺猶太人時,所有的各國人民都不吭聲的情況。這是否意味著,同樣的歷史悲劇將要重演,這給西藏人民很大的壓力;「因為共產黨的國家恐怖主義,導致人民的反抗從來沒有停止過。」

台灣圖博(西藏)之友會日前於台北舉辦「莫讓台灣成為消失的國家--南(內)蒙古、東土(新疆)和圖博的啟示」國際研討會,來自內蒙古、新疆、西藏、流亡海外中國人和台灣的民間團體與會。(攝影:鍾元 / 大紀元)
台灣圖博(西藏)之友會日前於台北舉辦「莫讓台灣成為消失的國家--南(內)蒙古、東土(新疆)和圖博的啟示」國際研討會,來自內蒙古、新疆、西藏、流亡海外中國人和台灣的民間團體與會。(攝影:鍾元 / 大紀元)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亞洲區副主席依里哈木說,2009年「七五事件」,造成漢人和維吾爾人現在處於極端對立狀態。現在世維會針對中共政權造謠維吾爾團體是「恐怖份子」,我們走進各國國會、走進各國人權團體,訴說911後,我們被中共打上「恐怖」的烙印。「中共每次都把維吾爾人和恐怖行動連繫在一起,但他們沒有一件拿出過證據。」

伊里哈木表示,現在國際社會,已經愈來愈不相信中共政權的「恐怖主義」。他以四月發生在喀什的事件舉例,中共宣稱是「恐怖份子」,但美國國會發言人說:「美國非常關注喀什事件,希望中共能妥善處理,並公佈真相於世。」

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席海明表示,中共雖然有金盾工程網路封鎖,但內蒙古年輕人非常積極,透過各種方式將中共破壞環境、抓異議人士等信息在國際社會曝光,「雖然蒙古族命運很艱難,被漢族同化得很厲害,但我們很高興看到年輕人還在關心自己民族的命運。」

席海明說,中共不是正規、理性的團伙,而是非常邪惡、黑社會、黑箱作業的團伙,我們希望大家加強防備中共,因為面對的是沒有任何道德底線,喪盡天良的犯罪集團,中共自己實際也承認這一點,「希望台灣也關心蒙古民族的命運。」

中共政權解體 中國各民族才不被迫害

中華民國前總統府秘書長辦公室主任楊長鎮說,中共藉由「反恐」的組織運作,獨裁、專制打壓內部人民追求自由的運動。我們這些民族應該團結起來,向世界宣告中共應該要解體了,必須按照人類文明的次序來重組。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博士。(攝影:鍾元 / 大紀元)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博士。(攝影:鍾元 / 大紀元)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博士表示,今天一整天聽到少數民族被中共統治的悲慘遭遇,其實「我一直認為共產黨,沒有什麼理念,只是一群統治者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做出各種的掠奪,從受害台商在中國的遭遇,也看出台商基本就是弱勢團體,沒有政府在後面做後盾,所以台商在中國的遭遇非常悲慘」;中共貪腐政權沒有公平社會正義可言,這樣的政權應該遭到推翻,我們呼籲台灣政府不要做維持中共政權的幫凶,我們認為中共政權應該消失,但大家不能沒有作為。

中國流亡作家、法學家袁紅冰教授表示,現在海外有很多渠道可以幫助國內走向自由民主;如果指望中共主動交出權力是根本沒有可能的。中共今年到四月份為止,已經有12萬次的群體性抗暴運動,中共內部已經岌岌可危、山雨欲來,薄熙來事件就是最好的證明,中共的內部一定會發生大分裂,我們要做好充分的準備。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理事長林保華說,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以後,西方跨國公司對中共採取姑息政策,但現在中國生產經營成本已經提高,西方跨國公司轉向東南亞國家發展,而且中共一胎化政策,勞動力已經急速老年化,大陸的生產優勢已經消失了,中國經濟走下坡路,經濟局勢的變化會牽動政治形勢,中共利益集團內部的衝突,使中國走向民主有可能實現。

借鑒少數民族啟示 中共想併吞台灣

台灣教授協會前會長張炎憲提醒,中共用愛國主義、資源掌控、核試爆等很多問題來掌控少數民族,而且要他們的歷史文化消失,變成中共可以控制的地區,我們要警惕、借鑑台灣可能被中共吞併,台灣人若沒有感到中共的文攻武嚇就會很危險,少數民族的命運帶給我們很大的啟示。

責任編輯:許惠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