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王書金認姦殺罪 檢方力證「不是你」

王書金案二審認罪,檢方力證罪不在他,雙方角色大騰挪

人氣 9

【大紀元2013年06月27日訊】1994年因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而於1995年被判死刑的聶樹斌,其案件卻在10年後的2005年因意外出現另外一個疑似真凶王書金供出自己才是聶案的真凶。一案兩凶,一時間引發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也引發了輿論對聶樹斌案司法公正性的質疑。

王書金案亦因此備受關注,而且在一審完結6年後才在今年的6月25日再次在河北邯鄲開庭。庭審前,一直以來關注兩案的資深媒體人馬雲龍曾曝光河北官方為王書金翻供提供「指導」,並於開庭前進行過一次模擬庭審,再次引起各界的高度關注。

而庭審過程中,頗有戲劇性的是,王書金在庭上仍對姦殺事實供認不諱,檢方卻力證王書金並非聶案的兇手。引發各界輿論。有評論認為,中共的司法已無公信力可言,為了掩蓋聶案的真相,根本顧不上臉面了。

案件回顧

1994年8月在河北石家莊市西郊發生一起強姦殺人案。石家莊市公安局郊區分局將當時未滿21歲年的嫌疑人聶樹斌抓獲並宣佈破案,經石家莊市中院一審,河北省高院二審並覆核,聶樹斌於1995年4月被執行死刑。

但2005年1月18日,嫌犯王書金在河南因另案被抓獲,主動向河南警方供述曾在河北強姦多名婦女並將殺死其中四人,其中包括聶案中受害人康某。而且,王書金供認自己是單獨作案,並不認識聶樹斌。但2007年河北省高級法院不公開審理了「王書金案」,一審判決時,檢方並沒有起訴他在石家莊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姦殺案罪行,王書金不服,提起上訴。在案件的二審審理中,王書金和辯護人反覆提到一點。當局在同年進行二審第一次庭審,但時隔6年後才於今年6月25日對王書金案二審再次開庭。

自2005年3月15日,媒體披露「聶樹斌冤殺案」,輿論亦普遍認為聶樹斌是被冤殺的。多年來,聶樹斌案與王書金案備受輿論關注,王書金案的認定被認為是為聶樹斌翻案的關鍵。

庭審現場:「真凶」認罪,而中共當局卻極力否定

6月25日庭審現場,主要圍繞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進行審理,王書金向法庭陳述了玉米地姦殺案的作案過程。而他的辯護律師也表示,大量證據顯示,可以認定王書金是聶樹斌案的真凶。但當局為了掩蓋對聶樹斌錯判死刑的真相,當庭提出4項「關鍵情節上的重大差異」證據,認定王書金並非聶案的真凶。

而王的律師認為檢方提供的僅僅是複印件,其合法性受到質疑,因此要求查閱檢方在庭審中臨時出示的證據材料,而讓庭審再度中斷。

當天,參加庭審旁聽的還有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以及聶樹斌的姐夫,他們專程從石家莊趕到邯鄲,因為這次庭審對證明聶樹斌的清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然而庭審後,張煥枝對庭外的記者表示,檢方所提供的「關鍵情節」之一提到的花襯衣和她當年所見並不是同一件。來之前僅有的一點希望也破滅了。

另外, 與此前一審的「不公開審理」不同的是,此次當局還特意「邀請」了「各界人士」共200多人進行旁聽,其中包括人大代表、學者、律師、新聞媒體記者及當地各界群眾。但事實上據新京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法院只允許部份中央級媒體和部份河北省內媒體參與旁聽,30餘家外省媒體記者並未允許進入法庭旁聽,而是被帶至法院安排的一處地點休息。

不為人知的內幕

此案開審前,在河北高院在官方微博高調公開審理王書金案的同時,開庭前兩天,河南《大河報》原常務副總編馬雲龍,此前《一案兩凶,誰是真凶》報導的執筆人,發佈了一篇博文,披露了王書金案在這次重審前不為人知的內幕。而讓「王書金案」飆升到熱點微博的第二位。

河南《大河報》原常務副總編馬雲龍,此前《一案兩凶,誰是真凶》報導的執筆人,在6月23日發佈的博文,披露了王書金案二審前一些不為人知的黑幕。(網絡圖片)
河南《大河報》原常務副總編馬雲龍,此前《一案兩凶,誰是真凶》報導的執筆人,在6月23日發佈的博文,披露了王書金案二審前一些不為人知的黑幕。(網絡圖片)

博文中披露了中共當局在準備了六年多之後,再次開庭前,為讓王書金翻供,當局直接出面操縱罪犯進行翻供,目的就是為了讓他把八年多來一直供認不韋的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否定了,從而讓聶樹斌案這個當代中國冤案的代表毫無翻案的可能了。

各界熱議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在其認證微博上表示:【奇案】本來,檢察院是追訴犯罪的,被告往往是逃避追究的。王書金案多麼奇妙,被告人在法庭上費盡心力要求追究他的未被追究的犯罪,檢察官的目標卻是千方百計地證明那不是被告人所犯之罪。於是, 律師跟檢察官的角色乾坤大騰挪。這樣的審判真是難得一見。河北省司法機關,你們火了!

東方早報官方認證微博: 王書金案休庭。三句話總結一下上午的庭審。王書金:人是我殺的!辯護人:是他。檢方:不是他。

@五嶽散人:確實好玩兒,河北省高院庭辯,居然是被告人承認自己犯罪、辯護人認為他犯罪,檢察院作為起訴方認為他沒犯罪。檢方要是在聶樹斌案的時候也這麼有職業操守,就沒這場鬧劇了。想起一段兒歌:出了門,向北走,看見一個人咬狗,拿起狗、砍磚頭,又怕磚頭咬了手。

@黎光壽:八年前採訪聶樹斌案時,我去找過聶樹斌的辯護律師張景和,但這位老先生避而不見,我不知道他如何為聶樹斌做的辯護,乃至到最後都不給聶樹斌的父母提供聶樹斌案的判決書和其他相關證據,讓聶樹斌的父母在聶樹斌死後都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因為甚麼原因死的。想問張景和,是不是當時受威脅了?

@找公道:為所欲為的地方黑惡虎蠅威武。

@WYW969OO1:河北司法屆在掩蓋真相、保護草菅人命的惡毒匪警!隱瞞河北司法屆的黑幕、凶犯自己都招認了河北的司法屆大人們想幹甚麼?互聯網時代天下人沒有傻到底!必須交出製造聶樹斌冤屈案的匪警!

@阿貴哥:神奇的國度,神奇的司法制度,以法律的名義讓你死或不死無疑都是在為自己掘墓。

@Qxh1234:看了最近的劉志軍案和王金書案後我糊塗了,已經分不清到底誰是檢方誰是律師了,檢方盡干律師的活還認不認律師吃飯了?

@木女青青:#聶樹斌案#聶樹斌母親稱,公訴機關提供的衣服和拿到其家的衣服不是一件衣服「公訴人和公訴機關都是假的,我不認"!

(責任編輯:蔡恆)

相關新聞
【專欄】鄭貽春:從鄭恩寵冤案看中國司法黑幕
【專欄】古原:伸向死囚的手,不容忽視的司法黑幕
【讀者投書】紀念聶樹斌君
翻版孫志剛案引發高層博弈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港府打壓傳媒 盧俊宇:加速制裁
【一線採訪視頻版】前軍報記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創3奇蹟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脅 利用網紅當外宣?
【羅廚尋味】鹹魚雞粒茄子煲
【珍言真語】王岸然:美制裁林鄭 中資銀行割席
【老外看中國】回應港大學生會 郝毅博籲助香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