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毛澤東曾被國軍捕獲 出賣同黨免死獲釋

人氣 412

【大紀元2013年07月01日訊】中共最高層很多有被捕後卑躬屈膝,求乞討饒的經歷。眾所周知,劉少奇、周恩來曾經在「文革」中被指控有「投敵自首」的「歷史問題」,近年來,毛澤東兩次被捕、出賣同黨的真相,也開始大白於天下。

關於毛澤東歷史上曾經有過一次被捕的事,一直沒有旁證,只有毛澤東自己的交待。這一交待被中共一直肯定,其黨也無人敢去議論,海外人士也只好承認毛「被捕」後「急智脫逃」的結論。

流傳於世的毛澤東「被捕」又「急智逃脫」的記載,出自美國記者斯諾的《西行漫記》。該書記錄說,毛澤東有一段時間為組織軍隊,在衡陽礦工和農軍之間走動,被國民黨屬下的一些民團抓到了,要把他送到民團總部槍斃。毛當時手裡有從別人那裏借到的幾十塊錢,打算賄賂押送者將其釋放。普通士兵見有錢收,答應釋放毛,負責押送的隊長不肯。毛決定逃脫,直到離民團總部約兩百碼的地方,找到了逃脫的機會,毛掙脫繩子,往田野裡逃竄而去。

然而,這個故事版本經不住有心人的考證。1948年秋天,中共勢力急劇膨脹,中國東北和天津戰役結束的時候,長江以南各省震動。在毛澤東當年被捕的地區,一些中小學教員很自然地對中共和毛澤東的歷史發生了濃厚的興趣。一個金姓的小學教師讀了斯諾寫的《西行漫記》,就地調查了1927年毛澤東被捕的情況。最初找不著甚麼線索,後經朋友介紹,得知有一個60多歲的老人,曾在當時的民團團部做過文書,於是他和朋友尋訪到了這位老人。

這位老文書經過久久的回憶,不能肯定抓到的是誰,但記得那年(1927年)8月中秋節前,有個瘦長的男人在鎮上經過,因為背的包袱沉重,又東張西望鬼頭鬼腦,被民團懷疑背的是槍支,把他抓住,背的原來是100多塊銀元和一些衣服信件,說是做生意的,當即被解到民團團部審問,經過拷打灌水,才知道是共產黨一個頭頭,他供出好幾個同黨,有一個同黨並且是做縣長的,在鎮上小鋪裡等他,也一同被捕獲。這個老文書清晰記得的大體情況,就只這些。

金姓教師要老文書回憶他聽得的所有其他情況,老文書所知不多,只聽說當天民團總部把那幾個被捕的人解到邊防司令部去。以後的事,就不知道了。金姓教師再次請老文書回憶,提供線索,老文書說當年的團總已死,可去找團總的兒子問問。團總的兒子當時也老了,又有病,對當年毛澤東被捕的事也有興趣。他肯定當年父親抓的是毛澤東,但抓的具體情節不大明了,只聽說毛澤東能說會道,願意和政府合作,他的父親見毛澤東為國軍立了一些功,又是同鄉關係,幫他討情,保他回鄉教書,誰知後來他卻逃到井岡山去了。

中共軍隊渡過長江以後,老文書下落不明,中共「土改」期間,團總的兒子被槍斃了。後來,金姓教員被中共打成「右派」。他同他的一些好友多次祕密談論過他調查的經過。金姓教員好友的女兒到香港在閒談中談起這些事情,但是,可靠與否,當時她心裏也沒有譜,其他人也是將信將疑。

大約2000年左右,金姓教員女兒和她的丈夫張時中先生到北京探親訪友,上圖書館看報看書,發現有幾本記述毛澤東被捕的書籍,並不如毛澤東對斯諾談過的那樣一致符合,出入甚大,大到足以證實老文書的所述「實而不虛」。

中共建政前後,國內流行一篇宣傳資料,將毛澤東當年被捕時對團丁的談話,詳詳細細,委委婉婉,寫得十分動人。好像除了以金錢賄賂團丁之外,這篇談話的說服力強,煽動性高,起到了攻心的作用,致使國軍士兵欣然同意釋放毛澤東。這篇談話在毛澤東湖南故居紀念館展出,大約兩百多字,考察起來,有造假嫌疑,很可能是毛澤東本人著力捏造出來的,大概他覺得對斯諾的談話還有漏洞,所以,造作一篇動人的談話補充宣傳。

但是,經過人們積年補充資料,反覆鉤沉,歷史真相已經開始顯露出來。僅從毛澤東對斯諾談話的內容來研究,就可以發現漏洞百出,矛盾重重。毛澤東後來不以此歷史事件來吹噓自己,也可能自己感到心裏有愧。中共筆桿子淡化這一歷史事件,沒有大事宣傳,亦可能怕紙薄風大,露出原形。

樊崧甫在第五次圍剿共黨時抓到毛澤東

一般認為,1927年毛澤東被民團抓捕是其一生中唯一一次被捕,不過,在陳鴻年、吳越合著的長篇紀實回憶錄《九死還魂草》、吳越著《我的爸爸是冤鬼》裡卻記載,在國軍第五次圍剿共黨「蘇區」時,國軍軍長樊崧甫的手下曾經將毛澤東抓獲。

樊崧甫是國軍高級將領之一,愛騎白馬,故稱「白馬將軍」。1933年國民政府對共黨盤踞的閩贛「蘇區」發動第五次圍剿,他是主力部隊的軍長。這一次,共黨全線潰敗,無奈只好長途逃竄。

就在這一時期,樊崧甫的部下抓獲毛澤東。毛澤東開始百般抵賴其真實身份,但軍長樊崧甫手上有他的資料和照片,形象鮮明,僅憑他三寸狡辯之舌無法矇混過關。

樊崧甫是江湖幫派「洪幫」中人,抓到毛澤東並明確了他的真正身份以後,向蔣介石隱瞞了這個消息。最後,他決定給毛澤東路費,讓其裝扮成普通百姓後離開。這件事情,當然是絕密的,除了樊崧甫和毛澤東本人之外,不可能有第三個人知道。

或許,正因為樊崧甫與毛澤東之間有過這樣一筆默契的「交易」,1949年5月上海戰役之前,蔣介石電令樊崧甫去台灣,樊崧甫居然藉故不遵從命令,為此蔣介石下令逮捕樊崧甫,關進了提籃橋監獄,共黨佔領上海,被放出來。共黨對樊崧甫這個國軍大員,不但不抓,反而極盡優遇,派專人去保護他的住宅,專門把他請去談話,請他出任中共上海市政協委員、中共虹口區政協主委,還給他分配了許多社會工作,諸如中共的「抗美援朝委員會委員」、「愛國衛生委員會委員」等等。在1951年中共的「鎮反」大逮捕中,他也得到了特殊的保護。

樊嵩甫這個國軍高級軍官,在中共建政後不僅毛髮無傷,還能身居要職,確實有些令人費解。

(責任編輯:古春秋)

相關新聞
【史海】鄧小平、楊尚昆等在蘇區的混亂男女關係
【史海】「文革」血債:想殺誰就殺誰的「民辦槍斃」
唯色:甲瑪人講述甲瑪開礦帶來的災難
【史海】蔣經國:世上沒有永遠的執政黨
最熱視頻
【馬克時空】先別管福建號了 中共4艦船更威脅美軍
【探索時分】全面解析中共福建號航母
【十字路口】習訪港釋五個政治信號 如何解讀
【菁英論壇】中共內鬥對台海局勢的影響
【拍案驚奇】20大前 習近平訪港六大異常
【車評】 2022 Lexus RX 450h F Sport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