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笨小子變天才 迪士尼動畫師:找出孩子生命中鑽石

劉大偉與他的畫作《台灣的獅子王》。(攝影:鍾元/大紀元)

人氣: 20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7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臺灣臺北報導)曾為迪士尼動畫團隊少數華人動畫家,現任美國肯渡製片(Kendu Films)總裁的劉大偉,16日在臺北舉行《別把鑽石當玻璃珠》新書發表會,劉大偉在臺灣臺中出生,從小成績一直墊底,不管他多努力認真,都無法達到父母、老師的要求與期望。有自卑感的他,在國二時全家移民美國後,在得到來自希臘的凱斯美術老師認可和鼓勵下,他在繪畫中找回自信、改變了一生。

劉大偉的畫作《獅子王》。(攝影:鍾元/大紀元)
劉大偉的畫作《獅子王》。(攝影:鍾元/大紀元)

劉大偉參與過迪士尼著名動畫《獅子王》、《美女與野獸》、《阿拉丁》、《風中奇緣》等作品的製作與設計。他也在喬治盧卡斯導演旗下所創立的公司擔任藝術指導,參與好萊塢經典科幻電影星際大戰》、《科學怪人》動畫片的製作、布景設計、3D模型設計等,他多次得大獎。

從小被當成「笨小孩」

劉大偉的父親身為山東大地主家庭一員,抗日戰爭爆發加入國民黨的軍隊,到處征戰打過共產黨,最後跟著國民黨政府來到臺灣。他們家採行軍事化管教,他的日常生活是上學、回家補習、彈鋼琴,「功課做完沒?鋼琴練好沒?是他和老爸老媽的日常對話。」但劉大偉對這些都沒興趣,只喜歡在課本空白處亂塗鴉,由於課業達不到老師和父母期望,只能在棍棒皮帶與眼淚齊飛的生活裡,尋找唯一能開心的時刻,「只有畫畫,每天晚上上床後,在這個只有自己的時光裡,我拼命畫畫,果然只是個笨小孩」。

上美術課遇到貴人

國二時,他們家辦好美國移民,但沒想到新就讀的學校,全校都是黑人,由於突然來了一個瘦小又聽不懂英文的華人,他有幾次被整很慘的經驗,上體育課常常無緣無故一腳踢過來,嚷著說:「李小龍,功夫!功夫!」因為不停地被作弄,他去看了很多部李小龍電影後,「我請老爸買了雙節棍,隨身帶著。平常打扮、走路,也學李小龍的樣子。」

他在學校假裝會打架,虛張聲勢的李小龍,在經歷幾次黑人的挑釁,陰錯陽差靠著機智與勇敢得到尊敬後,他們也不太隨便欺負他了。在美國教會裡別的華人小孩成績都是AA,「只有我是FF,老媽一講到我只有搖頭嘆息,簡直就是家族恥辱。」

劉大偉替讀者簽書。(商業週刊)
劉大偉替讀者簽書。(商業週刊)

美國總統寫信恭賀他得大獎

在畫畫課裡劉大偉遇到美術老師凱斯,看到他的畫說很有「talent」,他查字典原來是誇他有天才、天分的意思。「哇!我開心死了,這還是我第一次得到長輩讚美。」老師的認可和支持,是劉大偉專心繪畫的大轉捩點。凱斯告訴他,無論何時,都可以進她的辦公室,之後老師每次上課都給他很多功課,拿一些畫要他臨摹。

凱斯還把劉大偉的一幅畫拿去參加比賽,結果入選1983年,全美最大的中學繪畫競賽前20名,後來,他接到美國總統寫來的信,恭賀他得到大獎。因為美國社會重視這種比賽,原本一向被視為黑幫學校的這個學校,搖身變成美術傑出學校,「校長開心極了,每次看到我,眼神都充滿了感激。」

台灣迪士尼動畫師劉大偉現場作畫 (商業週刊)
台灣迪士尼動畫師劉大偉現場作畫 (商業週刊)

素描是王道

劉大偉接受記者採訪表示,迪士尼挑選人才時,純粹講求作品的素描功夫。但現在很多藝術學院的學生,根本不重視這樣的基礎,而且他們不會素描,除了拿滑鼠之外,一張紙跟鉛筆就畫不出來了,他們不知道重點要學這個基本功。

《別把鑽石當玻璃珠》第54頁,劉大偉提到,基本的素描是不斷訓練眼力,將看到的東西,傳達給腦袋,透過手描繪出來,眼睛跟腦要達到完全一致的程度。明明兩個人看到一樣的東西,有人畫不出來,有人則可以透過手傳達出他想要表達的,讓觀者感受到畫作的生命力,這就是藝術的精華所在,因為這份力量,可以讓觀者百看不厭。

「我幾乎像醫生一樣,透澈研究人體的骨骼、肌肉、骨骼彎的時候,形狀會怎麼變化?肌肉線條又如何跟著改變?把自己的眼睛訓練成X光機,不停掃描各種結構。」

他在美國動畫界赫赫有名的瑞格林藝術與設計學院就讀,他非常專心而投入,每次老師出一個功課,他就做兩個。這個學校要求學生空手將所看到的東西,精準描繪出來,類似米開朗基羅的畫法,要求繪畫上要生動立體。唯有具備這樣的基本功,在製作動畫時,才能讓人物動作靈巧流暢,一個接一個。

劉大偉告訴記者,重要創意是從頭腦而來的,不是電腦,電腦只是工具。「在好萊塢看到很重要就是,一張紙跟鉛筆就能夠變成生動故事,素描的基本功太重要了。」他表示,素描訓練的是觀察力,要了解人或動物的各種動態,唯有對每個動態的細節具備深入理解能力,才能透過紙筆、電腦這些工具,繪製出生動的畫來。

1990年6月劉大偉在實習三個月後,正式成為迪士尼的動畫師,圖為在佛羅里達的迪士尼動畫工作室前的合影(商業週刊)。(攝影:鍾元翻攝/大紀元)
1990年6月劉大偉在實習三個月後,正式成為迪士尼的動畫師,圖為在佛羅里達的迪士尼動畫工作室前的合影(商業週刊)。(攝影:鍾元翻攝/大紀元)

四次徵選進入迪士尼

迪士尼每年都會來學校挑選實習生,全美每年藝術學校的畢業生大概有一萬名,能夠進入迪士尼的只有8個人,競爭非常激烈。劉大偉經歷四次徵選進入迪士尼,他在這裡開啟了對動畫世界堂奧的理解,動畫看起來簡單、淺顯,每個人都能懂,但背後結合了音樂、攝影、故事、繪畫等各項藝術精華。一部好的動畫,必須巧妙融合這些高深藝術,以最簡單的方式,呈現在觀眾面前。

1990年6月劉大偉在實習三個月後,正式成為迪士尼的動畫師,但他覺得只能做最基本的人物繪製工作非常無趣,沒有創造力,抱持這樣的想法,當他將整套故事呈現出來,迪士尼的主管非常喜歡,給予很高評價,破格錄用他成為「藝術總監」,負責的不僅是動畫人物而已,還包括背景設計、顏色調配等。

「進入迪士尼,是我真正藝術學習的開始,我見識到許多動畫大師信手拈來爐火純青的色彩、光影表現,以及人物工筆素描的細緻與掌握,都讓我佩服驚歎。」

31歲得插畫界奧斯卡獎「全美最獨特插畫獎」

1998年,劉大偉被挖角進入喬治.魯卡斯的《星際大戰》團隊,負責場景設計。 2000年加入全美最大插畫經紀公司為《美國商業週刊》、《時代》、《華爾街日報》畫插畫。2000年經紀人將他一幅插畫送去參加比賽,一路過關斬將得到插畫界的奧斯卡獎「全美最獨特插畫獎」,那年他才31歲。

我們不要再把鑽石當成玻璃珠

現任美國肯渡製片總裁的劉大偉分享成長經歷,每個小孩子都要上學,學校可以給學問,但不能給小孩子的是「找到他自己」。父母親絕對不能填鴨式,就無頭無腦的把小孩子丟在學校裡面,永遠是用別人的小孩來做比較,而應該協助孩子找出自己的特點,事實上父母肯定和支持,對小孩子成功非常有影響力。

他回首來時路說:「每個小孩都有無限可能,請千萬、千萬用心找出孩子生命裡的鑽石,他就會想盡辦法琢磨自己,發出超過八心八箭的光芒。幸運與才華,在每一個小孩身上都有,只要我們不再把鑽石當成玻璃珠。」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