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大學生狀況調查:多數獨立承擔生活費

李晶德國
font print 人氣: 1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7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晶德國報導)在德國取消義務兵役製、一些聯邦州高中由九年改為八年製後,德國大學生人數驟漲,目前已接近250萬。為瞭解大學生的社會及經濟狀況,德國大學生服務部(Deutsche Studentenwerk,DSW)每三年對大學生做一次調查,今年已是第二十次。227所高校裏共有15120位學生接受了調查。下面是部份調查結果。

家庭背景影響子女教育程度

很多德國高中生在進入大學前對大學生活已有了非常具體的構想和希望,原因是他們的父母一般都有過大學校園生活的經歷,這點也證實了在德國家庭背景是影響子女教育程度的主要原因。一般來說,教育程度高的父母更關心孩子的學習,而教育程度低的父母,對孩子的學習則管得比較少,可以說父母的重視程度對孩子學習成績的影響非常大。據調查在德國有77%父母一方上過大學的孩子在日後也選擇上大學,而工薪家庭子女選擇上大學的比例只有23%。

德國大學裏有移民背景的學生數量在上升,2012年有移民背景的學生比例達到23%,2009年只有11%。相比德國工薪家庭,擁有移民背景工薪家庭的子女更爭氣,上大學的比例是德國工薪家庭子女的四倍。

高中畢業直接上大學人數增多

在德國讀文理高中(Gymnasium)是進入大學的最快途徑,但很多學生沒有選擇在高中畢業後上大學,而是參加職業培訓,一部份畢業生先在國內或其它國家實習,在明確自己喜歡的專業後才進入大學學習。德國於2007年引入學士(Bachelor)和碩士(Master)學製以來,高中畢業生直接上大學的人數有所增加,2012年達到35%,2009年是31%。

除上大學不積極外,德國大學生還會因為各種原因輟學,不過近幾年德國大學的輟學率有所下降。據統計2003年大學生輟學的比例是15%,2012年只有9%。

在專業選擇上,近三分之一的男生選擇工程學(Ingenieurwissenschaft),這也是德國最受歡迎的專業之一。

大學生壓力

調查顯示,跟以往的傳統學製相比,如今本科生的壓力更大一些。壓力主要來自何時終止學業上,很多本科生在面對日後是否繼續讀碩士學位上難以抉擇。如今德國大學裏有四分之三的專業提供碩士學位,高等專科學校(FH)提供碩士學位的專業甚至達到95%。

在德國學製改革後,大學生曾抗議學校安排的課程太滿,從這次調查來看,學生的抗議似乎生效了。2012年德國大學生平均每週在學習上投入的時間是35個小時,比2009年少兩個小時,其中18個小時是課堂時間,另17個小時是課前預習和課後複習的自學時間。

大部份學生自己承擔生活費

2012年德國大學生平均月開銷是864歐元,比三年前多了50歐元。四分之一學生的月開銷不到675歐元,21%的學生有時需要借錢生活。大學生的主要開銷是房租,平均占總開銷的34%,房租最高的兩個城市是科隆(每月359歐元)和慕尼黑(每月358歐元),德國大學生每月在租房上的平均開銷是298歐元。雖然房租開銷很大,但2012年仍有37%的大學生選擇自己或與同伴在外面租住私房,租住公寓房的占29%,近四分之一(23%)的學生住在「媽媽旅館」(父母家)或其他親戚家,住學生公寓的學生只有10%。

大多數德國大學生自己承擔生活費用。在德國大學學費取消後,學生的經濟負擔小了一些,2012年有60%的學生在學習之餘打工,平均每週工作時間為7.4個小時。德國約有四分之一的學生需要國家助學金,其中大多來自工薪家庭。父母教育程度越高的家庭,子女申請助學金的可能性越低。據統計,父母資助孩子生活費的家庭,平均每月支援476歐元。

(責任編輯:趙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學生們爲什麽6點鍾就起床?因爲超市6點半關門
  • (大紀元記者余平德國報導)在德國上大學現在是越來越有吸引力了。大部份聯邦州取消了學費,恢復了免費教育;聯邦財務法院(Bundesfinanzhof) 近日又作出了一項涉及幾百萬大學生的判決:第一個大學學業及職業培訓的費用可以從工作後的收入所得稅中扣除,而且最多可以往回推算四年。
  • (大紀元記者李書儀德國報導)漢諾威萊布尼茨大學校長巴克先生(Erich Barke)近日通過學校內部電子郵件向本校約340名教授呼籲:每位教授每年為學生捐款1000歐元。這個數目相當於下薩克森州大學一年的學費。校長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使教授間接的同大學生一起交學費,以便減輕學生的經濟壓力。此號召也引發了一場有關大學學費問題新一輪的討論。
  • (大紀元記者夏婉明德國報導)巴伐利亞州高校學費究竟是會降低還是會被徹底取消?各派仍在據理力爭,目前尚無最終定論。
  • (大紀元記者夏婉明德國報導)在不少中國人的印象裡,西方孩子很早就開始獨立,很多一滿十八歲就被父母攆出家門。然而近年來,在德國這一現有所改變,不少年輕人的戀家情結日益嚴重,到了二十四歲還賴在「媽媽旅館」家不走。有分析稱,這一變化的主要原因是現在不少年輕人害怕承擔責任,不願組織家庭,其中男生比女生更為嚴重。
  • (大紀元記者王亦笑德國報導)8月1日起,「藍卡」在德國正式生效。通過這一舉措,德國政府充分釋放出了「德國歡迎你」的訊息,招攬世界各地的專業人才,補充德國勞動人口的不足。
  • 德國大學院校的外籍學生,亞洲學生人數遠超過來自北美洲和中南美洲的學生總數,其中近3萬人來自中國大陸,日本和南韓有1萬156人。
  • 在德國有一種租房的形式,叫做Wohngemeinschaft(簡稱WG),中文可以翻譯成「合住公寓」。在德國留學的中國學生,還有剛工作不久、沒有結婚的人都可能選擇住在合住公寓裡。實際上就是幾個人一起租一個公寓,一人一間房,共用廚房和衛生間,有的還共用一個起居室。這樣租房的大多都是單身的人,已經結了婚的,尤其是有孩子的人比較願意一家人住在一起,這樣比較方便。
  • (大紀元記者夏婉明德國報導)巴伐利亞大學學費有望被取消嗎? 日前,巴伐利亞憲法法院的一項判決使大學學費被取消的可能性突然出現了轉機,法院判決:公民請願(Volksbegehren)抗議大學收取學費不違憲。這意味著巴伐利亞內政部敗訴,反對大學收學費的巴伐利亞自由選民黨(Freien Wähler)獲勝。
  • (大紀元記者穆華德國報導)在德國,很多大學生都有過找不到房子的經歷,特別是外國留學生找房子就更不容易。近年來,由於大學新生人數增多,德國大學生宿舍緊缺的問題變得愈加明顯。在一些大學城,想住進學生宿舍可能需要等上好幾個學期。針對這種嚴峻的情況,德國大學生服務處呼籲聯邦政府採取相應措施,解決大學生住房難的問題,例如增加新的學生宿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