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故事:黃金毒蛇(共三文)

程實 整理
程實 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476
【字號】    
   標籤: tags:

一、浪子回頭

某年,釋尊在祗園精舍,為天、龍、鬼神、帝王和百姓說法。當時,有兩個浪子,彼此感情投合,始終形影不離。有一天,他們心血來潮,打算跟隨釋尊出家。

釋尊答應了,讓這兩位師兄弟,住在同一個房間。表面上他們立志出家了,但腦海裡卻終日浮現出往日的歡樂。因此,兩人私下裡的談話,總少不了提及美女與歡樂的狀況,浮想起女人的千嬌百媚,動人的微笑。總之,他們胡思亂想,非常苦惱,不久竟然生起病來。

釋尊瞭解他們心煩意亂、身體衰弱的原因,為了救度他們,便化作其中一位修行者,待其中的一個出外時,對另一位修行者說:「我們只會妄想閒聊,徒然使身心疲勞。與其自我折磨,倒不如尋找一個真實的美女呢。」

對方欣然同意。倆人私自潛逃出去,相攜去尋花問柳。

釋尊又化身為一個妓女,打扮得花枝招展地迎候。不久果然見這兩個人,來到了家裏。其中那個浪子說:「我們都是佛門弟子,也修持禁戒,不能跟你和好,為了修行,只想看看女人的身體、容貌和姿態,當做守法的參考而已。」

浪子憑著這個藉口,來滿足自己的非分之想。

化作修行者的釋尊,不禁暗自好笑。而釋尊的另一個化身即那位妓女,早已待機而動。只見她立刻摘下脖子上的首飾,褪除一切裝扮,站在浪子面前。這時從她身上發出一種強烈的惡臭,骯髒的肉體,也不堪入目,害得這兩人掩住鼻孔,背著臉,不敢正視。

化身的修行者,對一位同修說:「女人的美貌,不過是粉飾而已。倘若她們不洗澡,頭上和臉孔不加修飾,身上不穿衣服,簡直奇醜無比,不值一顧。她們跟皮囊裝滿糞便,有甚麼不同呢?」

他又作了一首偈說:

你是甚麼東西? 意欲出自思想。
我若不體念你,你又豈能存在!
心中存有慾念,就會生起迷情。
速速斷絕五欲,才是勇敢的人。
如果沒有慾念,就會無所畏懼。
性情淡泊寧靜,就會沒有憂慮。
除去慾念迷情,永離迷妄深淵。

唱完了詩偈,釋尊才現出本來面目,容光煥發,照耀著浪子。浪子在驚訝之餘,五體投地,禮拜釋尊。

浪子終於從迷夢中醒悟,欣然回到精舍。從此之後,努力修習,終於證得羅漢果。

另一位浪子,看見興高采烈回來的同修,忍不住好奇地問:「看你笑容滿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位修行者,盛讚佛陀大慈大悲,救度自己,同時唱出一首偈:

晝夜陷入慾念中,心中如何得安寧。
決然捨棄妄穢物,了卻妄想無憂慮。

同修聽見此偈,也在沉思之後,消除五欲,斷絕妄情,專心於佛道,也成了正果。

二、黃金毒蛇

有一天,釋尊帶著阿難,在捨衛國的原野上漫步。

釋尊忽然停步說:「阿難,你看前面的田埂上,那塊小丘下,藏著可怕的毒蛇!」

阿難停下了腳步,隨著釋尊手指的方向望去,看了之後,也說:「果然有條可怕的大毒蛇。」

這時附近有個農夫在耕田,他聽見了釋尊和阿難的對話,聽說田里有條毒蛇,便走向前探看。農夫在那塊小丘似的土包下,發現了埋在土裡的一壇黃金。

「明明是一壇金子,可這些和尚偏偏說是毒蛇,真不懂他們是怎麼想的。誰能有我這樣的運氣,鋤地鋤得一壇黃金,帶回家去,下輩子也不愁吃喝了。」農夫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挖出那壇金子,匆匆帶回家去。原先窮困潦倒的農夫,連一日三餐都成問題,現在突然發了筆橫財,自然樂不可支,開始大量地添置著新衣、傢俱,頓頓都吃精美的食物。

同村的農夫們頗感疑惑,流言四起.一傳十,十傳百,沒過多久就傳到官府,官吏把他找來問話:「聽說你向來很窮,最近一夜之間成了大富翁。這錢是從哪裏來的,是偷的嗎?快從實招來。」

農夫無法回答,被扣在官府,整日逼問,不勝其煩,但又無法證明自己不是小偷。家人花錢買通官吏,只望能保住一條性命,但所有的錢都花光了,仍然救不出他。

農夫最終被宣判了死刑。受刑這天,農夫望見斷頭台,心中恐懼萬分,口裡不斷叫嚷:「那的確是條毒蛇啊,阿難!真是條大毒蛇啊,世尊!」

官吏聽見這怪異的言論,認為其中必有緣故,就將此事稟告了國王。

國王把農夫叫來問:「你犯了偷盜罪,受刑時不斷地叫嚷:『那確是條毒蛇啊,阿難!真是條大毒蛇啊,世尊!』你到底是甚麼意思?」

農夫惶恐地稟告國王:「大王啊!有一天我正在田里耕作,釋尊帶著弟子阿難,從這裡經過。他們看見埋藏黃金的地方,都說有條毒蛇,是條大毒蛇,可我卻不相信,偏偏挖起金子,拿回到家裏。我今天落到這個地步,才明白黃金是條大毒蛇的真諦。黃金能使我富貴,也能使我喪命,它實在比大毒蛇更可怕啊。」

接著,他又作偈稟告國王:
釋尊說是大毒蛇,阿難說是大毒蛇。
毒蛇恐怖不可比,直到如今才明白。
愚者經常受迷惑,只把黃金當寶物。
因此迷妄無了時,痛苦深淵中沉溺。
只有捨棄心頭暗,才能不受黃金惑。

國王聽到農夫誠摯的心聲,也對釋尊的教義,產生了極大的信任。國王不但作偈讚佛,也讚賞農夫的覺醒,並宣佈將農夫無罪釋放。

三、人生誰無死

從前,釋尊在王捨城的靈鷲山,對眾人說法。

一位老夫人,她唯一的兒子死了。雖然兒子已埋葬多日,但是她仍然整日以淚洗面,悲傷不已。

「兒子是我唯一的寄托,唯一的依靠。他離我而去,我再活下去也沒有甚麼意思,不如跟他一塊去死吧!」

她心裏這樣想著,連續四五天都不思飲食。釋尊聽說了這件事,立刻帶著五百位修行者,趕到墓地來。

老夫人看見釋尊,忙向前施禮。

釋尊滿懷慈悲地問道:「老人家,你在這裡做甚麼呢?」

「獨生兒子棄我而去,但是,我對他的愛心,卻愈來愈熾烈,我總想自己也跟兒子一塊離開人世算了。」老夫人傷心地說。

「寧願自己死去,也要讓兒子活著,你是這樣想的嗎?」釋尊說。

「佛陀啊,您認為能做得到嗎?」老夫人高聲問佛,滿懷希望地說。

只聽釋尊靜靜地回答:「你給我拿火來,我就運用法力,讓你的兒子復活。不過,這個火必須來自未曾有過死人的家庭,否則,我作了法也沒有效果。」

老夫人趕緊去找火,她站在街頭,逢人就問:「府上曾經死過人嗎?」

「自從老祖宗以來,哪有不曾死過人的呢?」大家回答她。

老夫人一連訪問過幾十戶人家,所需要的火(這個火必須來自未曾有過死人的家庭),始終無法到手。她終於無奈失望地回到釋尊的面前說:「我出去找火了,就是找不到沒有死過人的家庭,所以沒有找到那種火,我只能空手而歸。」

「原來如此。自從開天闢地以來,沒有不死的人。因此,現在活著的人,要好好地活下去,而你卻想跟著兒子一塊死,這不是執迷不悟嗎?」

老夫人被釋尊開導以後,如夢初醒,不再想尋死,並且,從此以後,專心的念佛了。

--轉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波羅奈國有個國王,他去世時,把王位傳給了太子迦蘭。迦蘭認為自己的德行還不夠,於是決定把王位讓給弟弟,自己則帶著妻子,一同進山修佛去了。
  • 一天,釋迦牟尼佛坐在王捨城的竹林精舍裡。出去托缽的弟子們,陸陸續續地回到精舍,一個個威儀具足,神態安詳。弟子們靜靜地走到水池旁邊,洗去沾在腳上的塵土,然後端端正正地坐在坐具上,等待佛陀的開示。
  • 她倆將家傳的古盤拿出來,想向舅舅換取三顆珍珠。舅舅用刀刮去古盤表面的積垢,發現:它竟是一個紫磨金盤!
  • 釋迦牟尼起初在山中修行。當時的國王,要尋找野獸多的地方,去打獵,就問釋迦牟尼:「哪裏有野獸?」
  • 那姑娘被帶到宮裡,她美貌絕倫,天生麗質,後宮的王妃宮女,沒有一個人能和她相比。驚嘆之餘,她們極其嫉妒,總想找點碴,讓她難堪。
  • 目犍連尊者常常觀察六道眾生的善惡果報。一天傍晚,他在恆河邊靜坐。不一會兒,附近聚集了很多餓鬼,想從河裡取水解渴。
  • 惠子到莊子家中,卻沒有看到應有的傷心場景。莊子正對著妻子的屍體,席地而坐,兩腿像簸箕一樣隨意曲伸著,一邊敲著盆狀的瓦缶,一邊高聲歌唱。其聲慷慨激昂,響遏行雲。
  • 一座泥像,倚立在路邊,看著過往的人群,心中十分地羨慕,覺得做一個活生生的人真好。於是,他就向佛陀求救:「佛陀,請讓我變成人吧!」
  • 宋朝大夫蔣瑗,有十個兒子,一個死在監獄裡,其餘的幾個兒子,都有身體缺陷。子皋問蔣瑗:「你做了甚麼壞事情?為甚麼遇到這麼大的災禍呢?」
  • 阿難長得英俊瀟灑,文殊菩薩曾用「相如秋滿月,目似淨蓮花」來稱讚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