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江澤民》(122)

震驚!美國對華政策5處失當根本原因揭秘

人氣 112

【大紀元2014年01月16日訊】《真實的江澤民》第十二章 美利堅的光榮•理想•錯失

第五節 為何當前美國對華政策失敗了

美對華政策失敗的兩個原因

二十年前,美國用冷戰的方式戰勝蘇聯及東歐的共產主義陣營;二十年後,美國面對昔日尊奉蘇共為「老大哥」的中共,其相對美國的經濟與軍事實力均比不上當時的蘇共,當今的美國在國際事務的對華關係上,反而常常處於被動的地位。其向中國推行民主自由的理念日漸式微,而中共對美在國際事務上攻勢日強,美國對中共已儼然呈防守態勢,有些領域甚至連防守的意識都沒有,更無力反擊了。

當初美國尼克松總統和中共建交的初衷是為了聯盟中共搞垮蘇共,蘇共垮臺後,美國的對華政策就成了雞肋。其後的二十年,美國對華政策的說法基本上是「接觸」政策(Engagement),官方的解釋是通過和中國接觸交往,逐漸的把中國和平演變成為自由、民主、法治的國家。

用消耗硬實力的冷戰方式固然可以搞垮蘇共這樣一個龐然大物,但是用「和平演變」的「接觸」方式把中國民主化未必不可行。「和平演變」畢竟不需要浪費性的消耗國力,更不需要打仗,如果真的能達到了目的,可謂是更勝於冷戰的外交智慧。可是,二十年過去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沒有甚麼政治上的進步,也就是說,這個「接觸」政策已然失敗了。

回顧美對華政策失敗的原因主要有二:第一,從道義上,以經濟利益至上,放棄了立國原則;第二,在認識上,看不清中共的邪惡,在與中共打交道的過程中一次次的被中共耍了。

對華政策實施上的五處失當

里根總統之後的幾屆美國政府,在對華政策實施上的失當有以下五處:

一、無限制的向中共開放市場

戰後,美國一躍成為世界頭號強國。其經濟的高度發達,使得美國國內市場成為世界上最成熟高效的統一市場。縱觀二戰後的世界經濟史,但凡美國市場向哪個國家或地區開放,哪個國家或地區便可以很快富強起來。振興歐洲的馬歇爾計劃如此,亞洲如日本、韓國、台灣等國的致富莫不例外。

中美兩國1979年建交時簽署的中美貿易關係協定,兩國互相給與對方「最惠國待遇」。但是美國需對中國「最惠國待遇」實行年度審議。這樣就使得「最惠國待遇」成為製約中共的硬手段,每年審議之時,美方可以以人權等條件逼迫中共,中共也不得不低頭。因為1978年後,經濟增長成了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唯一來源,而失去了美國市場,就是失去了經濟增長的來源。所以「最惠國待遇」實是掐住中共咽喉的一張牌。

2000年,克林頓政府簽署了對華永久正常貿易關係議案(PNTR),從而使這項由美國參眾兩院通過的法案正式成為美國法律。這個法案的簽署便使得美國市場永久的,不受任何限制的向中國敞開。中共從此甩掉了對美的一大顧忌,而美國則失去了一張制約中共的實力牌。現在的一些美國官員面對中共很多做法雖然氣憤但是無可奈何,常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們已經沒有leverage了,就是沒有反制中共的手段了。

這個法案的背後自然是美國的大財團看中了中國的廉價勞工,從而說服美國政界為其投資中國鋪路。美國政府以經濟利益放棄了人權民主的立場。法案簽署的一年前,中共剛剛開始了一場對舉國上下的法輪功群眾的鎮壓,美國政府不是沒看到。這個法案的通過的同時雖然附加建立一個監督中國的法制和人權的國會委員會,但是這個委員會做的事不過是每年出份報告,沒有任何的實質約束力。

美國市場一打開就再也關不住了。經濟利益,通過經濟發展和市場流通,會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會把大財團的心死死的釘在中國市場,從而為中共的利益遊說美國政府。這樣,中共反而不戰而勝了美國。

美國政府在對待很多獨裁政權都是胡蘿蔔加大棒的政策,唯獨對中國,卻放棄了大棒。

二、注重硬實力,輕視軟實力

很多處理對華事務的美國官員曾經是蘇聯問題專家。他們往往用對蘇聯的那套思路和辦法來對中共,就是注重硬實力。很多年來,美國關心的中國問題主要是經濟和軍事。

中共比蘇共更毒的地方是善於通過欺騙和輿論,爭奪人心,從而使軟實力轉化成硬實力,最後搞垮對手。

在當今的中共面對美國和八九六四以後的國際壓力,中共更是注重軟實力的攻防戰。

一方面在面對國內民眾的宣傳中,一直把美國視為頭號敵人,其「反西化」,「反和平演變」的弦繃得很緊。美國的媒體想要進入中國是難之又難,其對互聯網、對自由信息的控制是國內運作的重中之重。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其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不易受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自由思想的侵蝕。

除了對美國的防範,中共還採取了一種進攻的姿態。比如每年通過各種面目出錢邀請美國聯邦、州、和地方的官員訪問中國。他們在中國所看到的聽到的都是中共想讓他們聽的看的。現在美國幾乎每家每戶都可以接受到中共中央電視台的英文節目,中國日報(ChinaDaily)在美國公開發行,美國的幾十家孔子學院有大量的美國年輕人在學習中共派遣的漢語教師教給他們的中文。同時,中共今年向美國大力輸出文化項目,表面上是中國傳統文化,實質上是中共向美國民眾的頭腦灌輸東西。

在美國的華人社區,他們每天看的華文媒體大多被中共操控或收買的。中共駐美的使館領館和當地華人社區長期接觸,不停的把這些人弄回中國開會或旅遊。許多美國的華人,雖然很多已經入了美國籍,心裏向的實質是中共,而很多這樣的華人活躍在美國的主流社會,包括各級美國政府部門。

幾十年這樣長期做下來,量變到一定程度就會發生質變。中共將在美國自家的院落裡面擁有日漸強大的同盟軍。其實這個同盟軍已經顯示出作用,如實質上為中共作宣傳的「北京共識」的論調已經登上了美國智庫的論壇;美國的主流媒體已經開始為中共獨裁體制的高效率唱讚歌;每每遇到影響中美關係的事件時,就會有大批美國的華人為中共說話;甚至美國的華人公然在美國的土地上迫害、騷擾民主人士和信仰團體。

反過來看,美國在這方面就缺少必要的警惕。因為是民主社會,那對中共的媒體、文化、人員的進入和滲透基本是大門敞開不設防的。不但不設防,很多美國官員還意識不到。(例如美國商務部把2009年度美國東南地區最佳少數族裔媒體獎頒給了《中國日報•美國版》【38】)說到主動向中國宣傳自由民主的理念就更少了。大公司到中國祇是賺錢,不但改變不了中共,還被中共改變,也入鄉隨俗的學會了腐敗,學會如何迫害中國民眾。美國的媒體互聯網公司或者進不了中國,即便進了也只能在極其有限的空間生存,起不了多少作用。

軟實力上的落後會使美國硬實力的發揮受到很大的限制。嚴格說,即便是沒有走出金融危機的美國仍然是世界上的頭號經濟軍事強國,觀近幾年來,美國在國際事務上一國獨領寰球的領袖之風已然無存,凡事均要多邊主義協調,結果往往成不了甚麼事。許多維護人間正義的事一遭俄羅斯和中國的阻擊,美國除了嘴上抗議幾句,就拿不出甚麼實質的行動。

從某種意義上,要是美國能像中共推廣其共產意識那樣致力於民主自由理念的推廣就完全是另外的局面了。但是很明顯,自里根總統以後,這個好像從來都不是美國對華政策的重心。問題是中共一直在做,而且越做越起勁。長此下去,美國將失去人心。

三、在對中共的交往中,把中共當成了正常人類

美國政府和中共打交道很像秀才遇到流氓。秀才可以和有道德底線的人講涵養、講道理,講謙讓,講規矩;但是如果把這些拿來對流氓,只能被流氓耍了。

流氓的特點一是說話不算數,如果指望流氓兌現自己的諾言,只能說沒有看清流氓的本質。當年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會,當時的國際社會要求中共在2008年之前改善人權,中共自然滿口答應。2008年奧運會之前,中共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關押異議人士,國際社會再批評又能怎樣?奧運會照開,各國元首照去。試想,如果中共不承諾改善人權,國際社會能允許讓北京辦奧運會嗎?可是怎麼能相信一個流氓政權的承諾呢?

中共申請加入世貿時,也是答應了很多條件。但是一旦加入世貿之後,按照當初加入世貿時的條款,許多該按時做到的事一直不兌現,各國政府拿中共沒辦法。好處都佔了,責任就是不承擔。還是當初相信了流氓的承諾。

二是欺軟怕硬,你對流氓讓一步,他就會壓上來。奧巴馬總統上任後,2009年訪華時故意不高調批評中國的人權劣跡,其用意是以此換取中共在氣候、能源等事務上對美國的支持。可是中共不領這個情,你不批評他的人權,就是示弱,他就會欺負你。結果在同年年底的哥本哈根氣候大會的一次國家領袖聚會時,中國祇指派了一位外交部的二等官員,坐在奧巴馬的正對面。會議中有好幾次,各國元首竟必須等待中國官員離座去打電話請示上級。中共有一句話,「外交無小事。」在這樣一個場合作出這樣的事情,這絕不是一個中共官員的個人行為。在氣候問題上,中共絲毫不讓步,反而指責美國和西方國家。

投桃報李是和有道德的人交往的正常回應,可是流氓卻絕不這樣想。你對他好點,寬容一點,它就會以為佔了理了,就反而要爬到你的頭上欺負你。反之,如果你堅持原則,對之強硬,它就怕了。

自2006年當選,加拿大總理哈帕曾提出加拿大價值觀和人權等理念不會被「全能的鈔票」所踐踏。之後渥太華授予達賴喇嘛「加拿大榮譽公民」稱號,猛烈批評中共人權記錄,向台灣表示友好,譴責中共的商業間諜行為等。哈帕沒有參加2008北京奧運會開幕式。2009年底,哈帕首次訪華時,難怪會有中共媒體批評他,而哈帕在訪問期間的公開場合一如既往的談人權,並說加拿大會「一如既往的提出人權和自由等議題」。加拿大一些媒體認為哈帕的強硬人權立場事實上幫助了加拿大在貿易領域的談判。2009的訪問哈帕簽下了一系列貿易條款,其中包括之前任加總理們想簽而未能簽成的中國從新進口加拿大豬肉協議,以及中國人更方便到加拿大旅遊的協定。

流氓還會耍各種各樣的花招讓你入圈套。比如,1989年「六•四」以後,中共在國際上四面楚歌,面對各國對他的人權批評,他就想了一招,就和西方政府說,談人權可以,但是要關起門來談。結果歐美諸國紛紛入套,一家一家關起門來和中共談人權。這樣實質是一方面使得國際上批評中共的聲音消下去了,而中共可以依然我行我素,絲毫不受制約;另一方面,至於各國政府在人權問題上和中共達成甚麼私下的交易,只有中共和各國政府知道,廣大民眾不知道,主流媒體不知道。這其實是中共通過這種方式操縱了各國政府在人權問題上違背民主政治的黑箱操作。

再如,每每中共在人權問題上受壓時,或遇到美國總統要訪華時,就會釋放一個被關押的異議人士做姿態,作出人權改善的假象。和中共打交道的美國官員往往視之為外交勝利,殊不知這只是中共的一種外交施捨。一方面國際壓力減輕了,同時做事的美國官員可以有了交待,有了「政績。」可謂一放兩便。可實質上,中共對民眾的鎮壓絲毫沒有減弱,放掉一個人,中共回頭就可再抓幾百個人進去。

四、致力於和中共的利益交往,忘記了和中國人民交朋友

美國政府的對華「接觸」政策接觸的對象主要是中國政府和中共官員,不是中國的民眾。一般的民主國家,政府是民選的,政府和民眾之間沒有太大的矛盾。但中國不同。中共的政權,及其掌控的政府不是一個合法的政權,也代表不了中國民眾。

歷屆美國總統,沒有一位在正式訪華的時候接見過被中共打壓的人士。在過去的幾十年,美國很多用於幫助發展中國民主的資金也是通過中國政府的。美中政府之間的交往可謂層次繁多,令人眼花繚亂。有元首間的往來,有高層戰略性會談,有州長省長級別的往來,有政黨層面的機制。而美國政府和中共民眾,特別是與被中共打壓的民眾,幾乎沒有甚麼固定的交往機制。

這種側重接觸中國政府和中共官員的做法就不太符合民主的理念。對美國而言,和中國人民交朋友的好處有兩方面。

一,和中國民眾站在一起,就擁有了製約中共的強大武器。中共在地球上,怕兩樣東西:一是美國政府,二是中國民眾。其最近幾十年一味搞經濟的目的也是為了以經濟發展獲取中國民眾的認可,從而獲得其執政合法性。一旦民眾不認可他,中共的末日就到了。所以儘管其一方面在打壓民眾,但另一方面也在以經濟利益拉攏民眾。但是,大多數的中共民眾不在權貴階層,他們在歷史和今天都受到過中共的迫害。如果美國政府能夠衷心的幫助他們,為他們的自由、權利、信仰說話,那麼就贏得了他們的支持。雖然中共幾十年來一直在妖魔化美國,長期向中國人民灌輸共產意識形態,大多數的民眾只是在高壓之下的怕,人心不向中共。但是如果美國政府不能表現出對其立國之本,自由理念的堅守,而是一味的經濟利益至上,那麼中國民眾也看得到,他們也可能對美國失望。

另一方面,不管中國政局如何變幻,中國的未來一定屬於13億中國人民,擁有了他們就等於擁有了中國的未來。反之,和現在的專制政權接觸、交朋友,那隻能是短暫的,沒有未來。

中東阿拉伯之春已經給出了一個深刻的教訓。美國對埃及的外交政策也是「接觸」,而且是和埃及的獨裁者接觸,並將其視為美國在中東的盟友。2009年3月,希拉里克林頓出訪埃及,媒體提問美國國務院報告中埃及政府侵犯人權的記錄是否會影響當時的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對白宮的訪問,希拉里回答,「這兩者沒有聯繫。我把穆巴拉克總統及其夫人視為我家的朋友。所以我希望能在埃及和美國經常見到他。」【39】2011年初,埃及發生民眾抗議之後,美國政府處在了一個非常尷尬的境地。穆巴拉克下台後,埃及的各大政治勢力都持反美的態度。【40】

五、人權和民主成為對華外交中的裝飾

在對華外交的政策實施上,美國政府顯性的把人權和民主作為裝飾,和其對經濟利益的關注無法相提並論。

美中有一年兩次的高層經濟與戰略對話,參與官員的級別均為部長級內閣成員;而美中的人權會談是兩年才一次,領隊的官員只是主管人權的助理國務卿。

2009年2月,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出訪亞洲時說,「美國在人權事務上施加的壓力不能干擾在其他關鍵議題上的討論。」【41】

2008年北京奧運會之前,雖然布什總統在白宮象徵性的接見了幾位民主異議人士,但這和其本人親自跑到北京去觀看奧運會相比,孰重孰輕一目瞭然。

這些做法和說法都是在給中共一個明白無誤的信號:美國其實不重視中國的人權問題。對於中共來說,這無異是在人權迫害上大開綠燈。在國際社會,真正能製約中共的只有美國,如果美國放棄了,就沒有一個國家能製住中共了。

不但如此,中共還反過來說自己的人權狀況如何好,美國的如何不好。從1999年開始,中共每年都在美國國務院發表年度人權報告的第二天,針鋒相對的發表美國人權報告,在人權問題上採取了攻勢。其實這是美國暗示和縱容的結果。

以上五項,均是美國政府在對華政策的失誤所在。究其根本原因,還是道德標準的降低,在「義」與「利」之間,重利而輕義,忘記了自己的立國之本。

參考文獻:
【38】新華網,《中國日報•美國版》榮獲美國東南地區年度最佳少數族裔媒體獎,2009年8月5日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9-08/05/content_11830699.htm
【39】Jackson Dieh ,「Can the U.S. get on the right side in Egypt?」 Washington Post,January 28, 2011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 dyn/content/article/2011/01/27/ AR2011012707456.html
【40】David Schenker,」Egypt’s cold shoulder」, Los Angeles Times, February 15, 2012
http://articles.latimes.com/2012/feb/15/opinion/la-oe-schenker-egypt-20120215
【41】Glenn Kessler, 「Clinton Criticized for Not Trying to Force China’s Hand」, February 21, 2009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 dyn/content/article/2009/02/20/ AR2009022000967.html

(節選自《真實的江澤民》第十二章;作者:《真實的江澤民》聯合寫作組)

(責任編輯:肖笙)

相關新聞
《江澤民其人》 :再度「巧遇」色情女諜
《江澤民其人》:洋外號「客里空」
《江澤民其人》:火速與王冶坪結婚內幕
《江澤民其人》 :王冶坪曾紅杏出牆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桑普:中共超限戰 庚子賠款會重現
【紀元播報】瑞幸咖啡造假 引發中概股信用危機
【有冇搞錯】對付中共須靠紐約人川普
【直播】4·9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46萬
【紀元播報】湖北江西混戰 習外防暴亂內防政變
【新聞看點】川普為何批世衛?中共四大謊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