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程長河: 控告李華紅 勝算無懸念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11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伴隨著法拉盛居民程長河對李華紅等人刑事、民事訴訟案審理的一系列披露,李華紅等人攻擊和指使他人攻擊法輪功學員支持者的手法清晰地呈現在公眾面前。這起非法輪功學員(法拉盛普通居民)發起的涉及法拉盛街頭紅色勢力打人案件的審理和判決,也為公眾提供了一個窗口,如何看待不良的社會現象。
  
● 記者:李華紅等敢於動手打人、動口罵人,這種現象不是一天兩天,很多人說:「誰都見他們躲,幹嘛惹他們?為甚麼要支持法輪功?」
  
程長河:對中共政治暴力的揭露我義無反顧。作為中國僅有的法律世家第三代,我的爺爺曾為中華民國司法院大法官,被中共打為「歷史反革命」,父親亦是法官,死在中共的勞改營,包括我的兒子,四代人都坐過中共牢房,對政治迫害有著極深的記憶。因此對於中共利用「反X 教」名義將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延伸到海外,慫恿李華紅一夥當街欺辱、攻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真善忍修煉者的惡行,我一直密切關注。

歷史上,中共的政治運動一波一波,對法輪功民眾的迫害是最後一波。實際上這不只是法輪功的問題,不能把他們從中國人中分解出來,法輪功可以說是中國人的良心,是中國人道德的傳承,也是人民的一部分。法輪功講真相,是對歷來共產黨所作所為的反抗和揭露。(因此)這個事情,從整體上來說,是我們中國人民,對共產黨說不的表現。

● 記者:打這場官司的目的是甚麼?
  
程長河:朱立創、李華紅等在美國土地上支持中共非法政權,他們是在壓制中國人,不是幫助中國人。他們使用的手段非常險惡,打人的反賴坐在地上,在此前,這種方法屢試不爽,法輪功學員經常被攻擊。
  
她設一個陷阱,(監控錄像盲點外)在人看不到的地方打你,在錄像內他們會裝死,她自己睡在地上就照到了,幫兇圍著你,義憤填膺,說你打人,然後叫警察來,一查錄像,她就贏了。
  
整個形勢似乎都被控制,有一個講真話的被他們打,其他人不敢惹事,剩下陷害我的說:你打人,有你好日子看。這種情況下我就和他們講:我可是學法律的,現在預先替你們登記,要記住做偽證在美國是要判7年以上,如果沒身分或綠卡,就足夠被遣送回中國去。我這麼一說,他們就害怕了,全部跑光,就剩李華紅一人睡在地上。
  
警察叫來救護車,一量李女血壓,一切正常,但她還是耍賴躺在地上,警察就說:你要是沒有病,要交1000元錢,於是她立刻從地上坐起來。
  
地鐵7號總站出口人最多,他們常在這裡出現,表面上給法輪功找麻煩,實際上是給中國老百姓施加心理壓力:「他們還很兇」,讓人看這個風向標。這是人造的高壓,在海外法拉盛製造紅色的城鎮,中共的外交機構都不敢出來做的事,他們來做,說穿了,為了利益。我看穿了這一點,所以要揭露他們。  

● 記者:受朱立創、李華紅等僱傭派發「反X教聯盟」傳單的人,換取「義工」記錄的政治庇護申請者,能否辦到身分?
  
程長河:我勸他們別因小失大,這對他們有百害而無一利,說法輪功是X教的是中共獨裁政權,在美國這個社會攻擊維護信仰自由的人,拿身分肯定拿不到,善惡有報,有人會記錄,騙政治庇護即使拿到綠卡也會被追查,證據確鑿的不僅綠卡會被吊銷,持有人也將會被驅逐出境、永遠不能返回美國,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 記者:對案件的勝算把握有多大?

程長河:刑事案最不好定的,李華紅也最終被定罪。民事案有當時的搶救記錄,還有最近醫院的診斷證明。在美國,只要有確實的證據,她就要負相當責任。她是故意傷害,在刑罰上定罪的情況下,勝算毫無懸念。

● 記者:對案件未來的展望?
  
程長河:他們必須及時、充分的賠償對我的傷害,不僅受到刑事懲罰,而且經濟上也要懲罰。此外,我也尋求向紐約州政府提出撤銷李華紅的攤位,要求驅逐李華紅離境。
 
因為事件發生的背景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所以事情還沒有了結,李華紅還逃脫了更大的罪,這個案件最重要的、最關鍵是李華紅的「反X教」攤位,是在幫中共掩蓋真相、散發邪惡謊言、煽動仇恨的一個攤位。

===================================================
李華紅法拉盛打人案回放

2011年8月26日,程長河制止街頭暴力,被李華紅攻擊
2011年10月1日左右,皇后區檢察院立案起訴李華紅
2011年10月11日,法拉盛109警局逮捕李華紅
2011年10月18日,皇后區刑事法院開審李華紅「故意傷害」案
2011年12月12日,程長河再被攻擊,送醫院急救
2012年1月20日,程長河在皇后區民事法庭提告李華紅、盛津小吃老闆耿青及反X教聯盟理事長朱立創,民事索賠
2013年1月8日,皇后區刑事法院對李華紅定罪,判其有條件釋放。程長河獲兩年保護令
2014年11月26日,民事庭決定於2015年4月審理程長河民事索賠案

責任編輯:兆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