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春VS停滯:中國政改案例深度解析(上)

人氣 30

文|Anthony Mak 譯|張岳

2013年3月,總部位於巴黎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發布報告,預測在2016年,中國經濟總量將超過美國。與此同時,中國的軍費開支業已排在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並且在以每年兩位數的速率增長。全世界都在關注中國,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在2013年做的調查估計,世界上多數人相信中國有望超越美國,成為領導世界的超級大國。

是的,中國有潛力坐世界的頭把交椅,但如此樂觀的預期是有前提的。如果中國的現行政治制度沒有根本的變化,中國永遠不可能成為世界第一。在繁華表面的背後,隱藏著政府對歷史真相的刻意歪曲,整個國家機器被用來編造謊言,還有猖獗的腐敗遍及各地。其中的任何一項,都是中國成為世界頭號強國的致命阻力,而目前的中國,問題疊加,每一個都嚴重到了空前的地步。

以誠信舉例。各國政府在誠信對待百姓方面,向來都做的不是太好,但中共將「欺騙」發揮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中共的統治者可以在全國範圍內公開的厚顏無恥的撒謊,並掩飾他們的罪惡,以維持對這個東方大國的統治,然而,事實表露無遺:只有權貴才能在這樣的統治中特別的有利可圖。「特權」具有非凡的魔力。如今,權貴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保有「特權」。因此,當權者力求延續自己的獨裁統治,而無視所有批評者的聲音,即使後者是逆耳的忠言。

無論中共對自己的獨裁統治如何狡辯,都經不起進一步的推敲。是的,人天生貪婪,嗜好權力。除了已有的,他們還在不斷的聚積財富和權力,不知道什麼時候停止,永不滿足。一個複雜的社會,顯而易見是需要治理的,但用來治理社會的政權亦需得到約束。法治的建立(任何人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更高的透明度和立法過程中的民主公正,這些因素共同作用,會有力的防止權力被濫用。

中國人自古以來不乏志向抱負,且勤勉和富有創造力,中國需要一個配得上百姓素質的政府。在諸多方面,中國的現政權都表現不及格,一次又一次的失去民眾的信任。回顧歷史,中國人民對人類文明發展做出過卓越的貢獻,沒有理由可以讓中國無法以受人尊敬的身份、平等的躋身於世界先進國家之列。而唯一的障礙,就是既得利益者對社會變革的拚命阻撓。一旦這個障礙得以消除,新的體制勢必將給中國帶來世人期盼已久的新的曙光。

指鹿為馬,是中共的慣用伎倆

一個人牽了一隻狗,並用油漆給它刷上了黑色的條紋,然後稱之為「老虎」。如果有人膽敢站出來指出這是隻狗而不是老虎,他就會被打成「異端/叛徒/走狗…」,還要受些皮肉之苦。此後,狗主人就可以得意洋洋的恭賀自己有一隻會根據主人指令玩耍和吠人的「虎」。

在「共產黨宣言」中,卡爾·馬克思公開宣揚,要消除一切私有財產,創造一個沒有階級、人人平等、共同享受集體成果的大同社會。「各盡所能,按需分配」,是馬克思極力鼓吹的口號。中國共產黨是這些宣言的公開擁護者。事實上,這也是當初共產主義運動興起的主要原因。毛澤東自己說,共產主義一天不到來,革命就一天不會停止,他也不會休息。直到今天,這些馬克思主義的教旨,仍是中共祭祀的「神物」。

不過,中共政權是否違背了這些自己創立之初的原則呢?只要是對中國社會稍稍多一些了解的人,答案是非常明顯的。今天的中國,比任何一個西方國家,都更好的證明了,人吃人(英文原意是狗吃狗)的「資本主義」制度是多麼的殘酷,當然,黨的「精英」或與其有裙帶關係的傢伙們往往是位居這個食物鏈頂端的「狗」。

相對於西方世界的「資本主義」,中共統治下的個人收入課稅率較低,但與之相對的是,普通民眾缺乏基本的社會安全和福利保障。如果你的境遇不如人,那是你運氣不好,「點兒背不能怨社會」,那是你自己的事。

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公立醫院拒絕給無力支付醫藥費的病人提供急救服務。基礎教育並非孩子的權利,相反,學校的大門只向有錢人的孩子敞開。收入差異懸殊,比大多數發達國家都要嚴重。在中國的現代化高速公路上,歐洲品牌的進口豪華車風馳電掣,而公路兩側的村莊中仍有著大量的赤貧人口。所有最近到過北京的人都可以告訴你,北京街頭的奧迪A6和A8轎車比在紐約或洛杉磯多很多。與此同時,一個普通的大學畢業生,月薪收入大約只有3,000元人民幣(約合500美元)。今天的中國,不是共產黨的「偉大舵手」臆想的「社會主義天堂」,而更像是著名作家狄更斯筆下的19世紀的英國。

面對如此明顯的意識形態與現實的衝突,這個中共是否流露出一絲的尷尬或羞愧呢?畢竟,這樣的衝突不是一個小的矛盾,而是直接違背了其基本的「立黨之本」。一個正常的人或組織,在面對這樣的尷尬矛盾時,通常會採取如下辦法中的一種進行應對: 1)放棄之前的信念,並採用一套新的、行得通的理念和體制,改頭換面,重新做人; 或者,2)承認自己的過失,承擔相應的責任,重新回到最初的道路和原則,以保持道德的一致性。

唉!嗚呼哉!中共與你我不同。他們對權力的控制是如此的強大,他們的宣傳機器是如此的強大,以至於他們對自己的表裡不一、前後不一,根本毫無顧忌。

「我們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中共如此詮釋自己的前後矛盾。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際上是裙帶資本主義:即統治「精英」階層可以「合法」的用各種手段積聚財富,而享有「經濟自由」的普通民眾,為了得到權貴剩餘的殘渣,還要相互競爭。

在大多數人眼裡,「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說辭只不過是一塊可笑的遮羞布,是黨企圖用其來掩蓋自己對原則的背叛。但令人震驚的是黨員們的雙重接受能力。他們一邊自稱堅持對毛澤東思想和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的信仰,一邊又毫無困難的擁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在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名著《1984》中,「大洋國」的公民習慣於一種名為「雙重思想double think」的心理训练。《1984》裡描述的是虛構的世界,「雙重思想」被強權政府利用來控制百姓,這卻和現實中的中國如此相似,真是不可思議。這或許說明世界上有兩大「天才」,一位是喬治·奧威爾,他的創作內容表明了他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預見力;而另一個則是中國共產黨的「體制設計師」,他們竟能把虛構的變成現實。

在《1984》這部小說中,奧威爾對「雙重思想」有如下定義:

「既要知道,又要不知道;既知道全部真實情況,卻又要扯一些滴水不漏的謊話;同時持兩種互相抵消的觀點,明知它們互相矛盾而仍都相信;用邏輯來反邏輯;一邊表示擁護道德,一邊又否定道德;一邊相信民主是辦不到的,一邊又相信黨是民主的捍衛者;忘掉一切必須忘掉的東西,而又在需要的時候想起它來,然後又馬上忘掉它;而尤其是,把這樣的做法應用到做法本身上面——這可謂絕妙透頂了:有意識地進入無意識,而後又並不意識到你剛才完成的催眠。即使要瞭解『雙重思想』的含義,你也得使用『雙重思想』。」

「在一個人的思想中,同時保持並且接受兩種相互矛盾的認識,黨內知識分子知道自己的記憶應向什麼方向加以改變,因此他也知道他是在竄改現實。但是由於運用了雙重思想,他也使自己相信現實並沒有遭到侵犯。這個過程必須是自覺的,否則就不能有足夠的精確性;但也必須是不自覺的,否則就會有弄虛作假的感覺,…,有意說謊,但又真的相信這種謊言;忘掉可以拆穿這種謊言的事實,然後在必要的時候,又從忘懷的深淵中把事實拉了出來,需要多久就維持多久;否認客觀現實的存在,但與此同時,又一直把所否認的現實估計在內。甚至在使用『雙重思想』這個字眼的時候也必須運用『雙重思想』。因為使用這個字眼就是承認在竄改現實;再來一下雙重思想,就擦掉了這個認識;如是反复,永無休止,謊言總是搶先真理一步。最後靠『雙重思想』為手段,黨終於能夠抑制歷史的進程。」

厚顏無恥的背叛自己口口聲聲宣揚的原則,這是中共實際所幹的。而這一切,早在中共執政之前,就已經有人如此簡潔明確的描述了出來,不能不令人叫絕。如果你認為中共最高層在使用《1984》作為劇本來實踐自己對黨和整個國家的控制,沒有人會責怪你想法過於瘋狂。

值得一提的是,《1984》不是喬治·奧威爾如此洞徹中共統治伎倆的唯一著作。在《1984》之前,奧威爾還有一部《動物莊園》,書中講述的是一群農場動物在兩頭豬的帶領下造反,趕走了主人瓊斯,並建立起了一個自己管理自已的莊園,奉行「所有動物一律平等」的原則;兩頭豬為了權力開始互相傾軋,勝利一方宣佈另一方是叛徒、內奸;豬們逐漸侵佔了其他動物的勞動成果,成為新的特權階級;動物們稍有不滿,便招致血腥的清洗;農莊的理想被修正為「有的動物較之其他動物更為平等」。

聽起來是不是很熟悉?細節不一定是那麼回事,但沒有人能否認這一書中的情節與中共的歷史驚人的相似。《動物莊園》純屬虛構,但不幸而可悲的是,億萬中國百姓,均已經歷,且依然在繼續經歷這樣的慘痛。

今天的中國社會光怪陸離。一方面,財富和權力集中在少數統治「精英」手中,他們將妻子兒女和大量資產輸往海外,同時公開宣稱自己忠誠於馬克思主義;另一方面,全國的億萬農民無法獲得清潔的飲用水,儘管勞動階級被認為在65年前就已經取得了無產階級專政的勝利。諷刺至極。虛偽至極。但是,對於一個普通的中國民眾而言,今天,只不過是生活在「無產階級天堂」的又一天。(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Anthony Mak,洛杉磯一位金融分析師、經濟學家和統計學家。曾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學習統計學,並在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學習經濟學,工作後取得CPA註冊會計師執照和CFA特許金融師執照。目前他是一位經濟領域顧問,擅長複雜的金融工具和交易分析,包括金融衍生工具和結構性證券。作者的Email:AnthonyMak@Cal.Berkeley.edu

相關新聞
千百度:電視人揭央視「自焚案」報導源自政法委
袁斌:B站最慘UP主 現實版《悲慘世界》
鄭純清:墨茶窮死被搽墨的警示
陳達:更漏子·免疫急救方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最強防空導彈 在以色列空襲中沉默
【拍案驚奇】拜登政策惹反彈 習近平軟硬兼施
【思想領袖】羅傑斯談黑暗政權及其幫凶
【新聞大家談】中共內鬥詭譎 壓力閥測拜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