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超日無法付息 陸首宗境內債券違約國際關注

人氣 1

【大紀元2014年03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超日太陽能科技公司週五未能支付它的債券完整利息,導致中國首次境內違約,並且預示中共政府將改變過去救助壞賬纍纍的公司的做法。但是監管機構也面臨一個關鍵挑戰:如何引入更多風險到金融市場但又不點燃一場危機。

彭博社:中國債券市場將有更多違約

彭博社3月7日報導說,上海超日太陽能科技公司副董事長劉鐵龍週五說,公司試圖出售一些海外工廠來籌集資金償還債務。該公司3月4日說在8980萬元的到期票息當中,它將只能支付4百萬元。

自從全球金融危機以來,那些債務超過資本兩倍的中國公司的數量已經飆升,暗示這個首例債券違約將不會是這個國家的最後一例。債務-資本比例超過200%的上市非金融公司自從2007年以來已經飆升57%。美國銀行說,超日太陽能也許將成為中國自己的「貝爾斯登時刻」,促使投資者重新評估信貸風險,就像他們在美國證券公司2008年被救助的時候所作的那樣。

「在中國的境內債券市場將有更多違約。」廣州金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債券基金經理邱新紅說。該公司負責139億元資產。「下一次違約將可能發生在產能過剩領域,比如鋼鐵,有色金屬和煤炭。債券投資者將避開債務負擔沉重的私營公司,因為他們是風險最大的。」

在7月8日交易被叫停之前,超日太陽能債券的收益是22%。2012年三月超日太陽能出售10億元五年債券,年票息從8.98%起始。這個債券被鵬元資信評估有限公司從BBB+降級為CCC。

超日的違約發生在中共人大會議期間,發出一個信號:隨著政府尋求讓市場在經濟當中發揮更大的決定性作用,它比以往更願意容忍這樣的違約。前銀監會主席劉明康說,中共應該設立一個債券違約制度。

「無論甚麼時候違約成為可能,總是要麼政府要麼銀行介入協調債務重組。」劉明康在政協會議上說。「還沒有一個正常的,市場導向的債券違約制度,扭曲了金融市場的風險分配功能。」

一場違約將是一個「警鐘」並且推進中國債券市場的成長,穆迪投資服務公司週五說。它也將「預示在金融市場改革當中監管者更多的容忍企業債券違約。」

國務院顧問和前中央銀行董事會成員夏斌說,隨著當局結束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一些現金短缺的中國的殭屍公司將倒閉。

中國和香港的上市非金融公司的總債務從2007年末的6070億元飆升到1.98萬億元。有63家公司的債務-資本比例超過400%,相比之下平均比例為73%。

華爾街日報:允許超日違約 有風險的實驗

《華爾街日報》3月7日報導說,中共政府決定讓超日債券違約,這是中國境內商業債券市場的首個案例,經濟學家說,它是一個正確的行動。但是它凸顯了監管機構的一個關鍵挑戰:如何引入更多風險到金融市場而又不點燃一場危機。

這種平衡的藝術幾十年來或幾百年來難倒了許多世界最著名的監管機構和央行行長。

本週,當上海超日太陽能科技公司說它無法在週五到期日支付8980萬元的利息之後,信貸市場出現震盪。而需要在2017年返還的本金的狀況,仍然不清楚。

在過去,中共總是跳出來介入受到威脅的企業債券,信託和理財產品,給予一個快速的救助方案。雖然這些救助提供了臨時的舒緩,它們也讓投資者相信政府將總是會救助他們,點燃了更大風險的賭博和更多壞賬的惡性循環,造成所謂的道德風險。

「讓這場違約發生,中共在一個他們知道存在很多問題的領域進行實驗。」里昂證券經濟學家張永明說。「我不確定,但是他們可能有一個計劃。這將是一個被控制的實驗,我不想說它是一個爆炸,而是一個受到控制的壓力釋放。」

中共在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的寬鬆貨幣政策幫助它抵禦了衝擊,但是也撐起了劣質的國有和私營公司,鼓勵地方政府花錢在打水漂的項目上,並且點燃了缺乏監管的影子銀行領域,推高了壞賬。

經濟學家和金融歷史學家說,中國最好的前進道路,是經歷一些巧妙處理的小心溝通的規模逐步加大的違約,直到投資者意識到狂歡結束並改變他們的行為。

但是許多國家在試圖這樣做的時候摔了跟頭)——最著名的是美國沒有意識到危險而讓雷曼兄弟破產。認識到一個機構或證券違約構成一個「系統性」風險,事後諸葛亮比事先認識到遠遠更加容易。

但是如果違約沒有被小心處理,投資者可能蜂擁撤出,從而點燃市場恐慌和拖累經濟。

「基本上你需要通過引入風險和迫使逐漸去槓桿化而防止危機蔓延。」美國美林銀行David Cui說。「這是理想的,但是很難達到。」

分析家說,週五涉及超日太陽能的違約是好的第一步,因為數額比較小,比較容易處理並且涉及的是私營而不是國營公司。

現在還太早說週五的決定是否是監管機構一次性的決定還是一個經過考量的策略的第一步。允許大批違約的一個問題是它們要求不同機構之間的協調和共識。

雖然許多經濟學家預計更多的違約今年將發生,但是沒有幾個人預測很快將發生一場危機,因為北京有巨大的資本儲備和許多政策工具。

但是風險在增加,經濟學家說,監管機構等待的越久,問題就會變得越大。今年對於中國的影子銀行領域是一個嚴峻的年頭。這個領域包括信託和所謂理財產品,隨著正式銀行系統收緊信貸,它們已經大肆擴張。信託資產去年飆升46%,達到創紀錄的10.9萬億元。

「很難刺破一個影子銀行泡沫。」 劍橋大學紐納姆學院的金融史中心主任D』Maris Coffman說。「現在中國是一個高增長的經濟,許多人在追逐回報。中共當局知道其中有很多的欺詐,一旦你介入,整個事情可能轟然倒塌。」

(責編:林詩遠)

相關新聞
詩:經濟增長一張牌 能掩萬惡和百醜
外電:有關中國經濟 專家最擔心什麼?
【陳思敏】北京司機中國經濟的陰霾高論
大陸企業家焦慮根源 中共施騙與高稅負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3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有冇搞錯】習仲勛重修惠能金身傳說
【唐浩視界】數字人民幣 藏中共6大謀霸戰術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拍案驚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積電亟需水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