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唐人新聞新視野

中共急推服貿協議玩命關頭的風險遊戲(上)

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邱俊榮。(大紀元)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4年04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惠萱台灣台北報導)新唐人新聞新視野──中共急推〈服貿協議玩命關頭的風險遊戲

主持人:新唐人亞太電視台主播張明筑

來賓:

反黑箱服貿陣線召集人賴中強

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邱俊榮

台灣寢具產業團結聯盟理事長黃光藝

儘管〈服貿協議〉在台灣民間遇到強大民意反彈,可是政府態度仍然堅持要闖關,稱其為兩岸經貿往來的重要關鍵。兩岸雙方官方,尤其馬政府、包括中共想要趕快把這個〈服貿〉簽下來,究竟是為什麼?

主持人:先請教黃光藝理事長,您的觀察?

黃光藝:本人認為〈服貿協議〉不是經濟問題,是政治問題。〈服貿協議〉是一個掏空台灣的協議,而且是一個併吞台灣的協議。馬英久很急,因為他爸爸交待他,一定要「化獨漸統」,我相信他是一個很孝順的孩子,中國也很希望他能夠在他的任期之內,把台灣用以商逼政的方式趕快統一。

但是受害的這些消費者,大部分都在中南部,尤其我這段時間這樣跑,北部軍公教的人比較多,軍公教生活比較沒煩惱,但在中南部,以板橋中南部下去以後,很多人都是要有賺錢才能花。所以他們會感受到,生活問題對他們有很大的傷害。

所以〈服貿協議〉為什麼要這麼急?到底在急什麼?其實這個問題,也不是我們在野黨,或是我們本土的人在說而已,國民黨立法委員自己也在講,全台灣的人都知道,馬英九要跟中國統一。

他既然都這麼跟我們說了,你說〈服貿協議〉,他就是要開放更多中國人來台灣嘛!以後進駐到台灣以後,領到身分證以後,影響我們的選舉嘛!所以這個〈服貿協議〉一旦通過後,台灣人想要再做總統的機會,零!絕對沒有了,尤其它的人很多,像美國,它敢跟中國簽這個〈服貿協議〉嗎?美國3億的人口,只要中國派2億人去占領起來投票,美國總統就得換中國人做了。所以沒人會去跟它簽這些,只有台灣敢而已,所以這很明顯就是,要併吞台灣的協議。

主持人:謝謝黃理事長。所以黃理事長的觀察是覺得這個是政治問題,並不是經濟問題。那接下來要請教邱教授幫我們解讀,中共商務部去年公布一個數字顯示,中國整個產業結構出現了正面發展,那麼這能夠把台灣經濟帶上正面化嗎?

邱俊榮:以一個這麼多人口的國家,從經濟學角度,要生產多是非常簡單的事情。你投資很多、汙染很多,不要管成本,自然出口就會多、生產就會多,這就是中國的實況。

所以你以為他們看到這個數字很高興嗎?如果是這樣他們打過剩產能呢?如果是這樣為什麼要打汙染產業呢?這樣不是會影響他們的出口嗎?不是會影響他們的產業嗎?所以從數字上來看的多,其實對我來講沒有多大意義,反而這個內容更重要。

我們看到第三產業,特別是服務業,好像它的比重越來越高了。台灣早就更高了,台灣更高的原因是什麼?因為製造業離開了造成空洞化,所以服務業的比重就高了。某種程度來講,中國現在打產能也會造成類似的結果。

中國市場真的夠大、夠成長嗎?簡單來講,一個國家的GDP組成大概包含幾個成分:消費、投資、出口、政府的購買。從這幾個比例來看,消費是內需,包含台灣、日本、韓國,這些主要的國家,正常來講,一個國家的內需大概都要占到六成左右,再差也有五成多,但是中國現在大概不到三成,非常低。

我要講的是,台灣不要跟日韓比,東協現在都將近六成了。但我們看看,中國的GDP看起來非常好,它從哪裡來的呢?一般正常國家投資這個項目,占整個國家的生產總值的比重,大概都是兩成多。台灣再不好大概也有兩成,中國投資占它的生產總值的比重是將近五成。所以從這個數據告訴大家,中國GDP表象其實大部分是靠投資帶動的。但是這個投資過幾年,就變成產能過剩了,必須要把它打掉。所以中國的經濟有沒有好到內需大到服務業可以發展,我覺得並沒有。特別是它的內需占GDP比重明顯落後是台、日、韓,甚至明顯落後東協。

東協在非常短的時間裡面,同時變成世界工廠和世界市場。但是中國它經過30年的時間,到現在還沒有辦法成功地從世界工廠變成世界市場。所以對中國市場會有很多、發展很好的前景,我覺得某種程度是不切實際的。如果大家再去看最近的數字,剛剛公布的中國2月分出口數字,是非常令人擔心的,逆差非常大。更重要的是,我們看到的它的PPI(生產者物價指數)是在衰退的,代表它有通縮的可能性,通貨緊縮代表的就是內需不振。

所以從各種跡象來看,如果我們真的去解讀這些數字的內涵,目前為止我並不覺得中國市場、服務業市場值得我們去投資,到現在為止,我都不這麼認為。

主持人:謝謝邱教授。所以就經濟上來看,〈服貿〉感覺是包了糖衣的毒藥。請教賴律師,之前您曾經提到中資銀行抽香港的廣告,甚至影響到言論自由?未來這個東西,很可能也會在台灣發生,可不可以再談一下您的觀察。

賴中強:沒有錯,今天在香港發生的事情,就是明日在台灣會發生的事情。我們剛剛講抽廣告的事情,香港有一份免費報,它的名字叫《aM730》。大家聽這個名字,顧名思義也知道,就是早上7時半的時候,搭捷運是免費贈送的報紙。很多香港人就是拿著報紙,在捷運上看。

其實這份報紙在香港算是一個敢言、客觀的媒體。也因為這樣得罪了北京當局。從去年第四季開始,中國的3家中資銀行,以及跟中資有關的電信公司,集體對這家媒體抽廣告、停刊廣告。包括中國建設銀行、中國銀行、中信銀行及一家電信公司。

這家《aM730》的負責人施永青,他就告訴我們說,這背後一定有個政治原因,否則金融業不會跟電信業一起行動。同時施先生也提到,當中方所有可以收買的媒體都收買了,可以派親信去占領的媒體也派親信去了,剩下這些少數敢言的媒體,它就用抽廣告的方式打擊。

同樣的這樣的運作模式,其實我們也覺得似曾相識。其實這幾年來,台灣有一些媒體開始出現傾中現象。那是由兩岸紅頂商人取得經營權,未來如果中資來台灣,經營廣告業,我們知道廣告是媒體最主要的收來源。將來中資廣告公司用抽廣告的方式,不在一些批評北京政府的媒體上面登廣告。那這樣會對台灣的言論自由,帶來非常重大的打擊。那就變成少數敢言的媒體,也會因為被抽廣告,要嘛結束營業,要嘛被迫改變言論方向,這令人非常憂心。

主持人:謝謝賴律師。◇

(責任編輯:昱作)

反黑箱服貿陣線召集人賴中強。(大紀元)
反黑箱服貿陣線召集人賴中強。(大紀元)

台灣寢具產業團結聯盟理事長黃光藝。(翻攝自黃光藝臉書)
台灣寢具產業團結聯盟理事長黃光藝。(翻攝自黃光藝臉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