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唱「好了歌」

作者:張羽良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浩瀚宇宙中人類所有的歷史與文明,就在這一顆小小藍色星球上不斷地延續和演變著。曾經冥想,假若有一天,一顆冒失的大石頭突然造訪這顆小星球,讓這顆小星球因此而消散化為塵土,那所有曾經發生在這裡的事,那許許多多可歌可泣的事,又有誰會知道呢?

常言道「人死留名,虎死留皮」,似乎祇要肯在人生旅程上奮鬥一番,也許哪一天能因此在某個領域中,留下豐功偉業般的成就,獲得傳世的聲名,應該就是人生最有意義的事了。翻開中國的歷史,從三皇五帝到功臣將相、從志士豪傑到詞人墨客,許許多多的名字流傳百千世而不被遺忘,生命最能顯示存在意義的方式,似乎藉此而得到驗證。

但這一切,還得是那些胸懷大志、才能卓著、肯努力也得到天命眷顧者,才能有機會,更多的人祇能是平凡度過一生;更何況假若真的冒出了那顆冒失的大石頭,一切曾有的榮耀在瞬間就化為塵土。這樣看來,人生存在的價值與意義又究竟何在?

讀高中時,問了教中文的班導師這個問題,老師呀了一聲!笑了笑回答說:「大哉問。」

滾滾紅塵,世人都為了甚麼而活著?一如清朝紀曉嵐在長江岸邊對乾隆皇說:「江面上我只看到兩艘船,一艘為名,一艘為利。」然而名利雖能榮耀了個人卻也能傷人,因為逐名奪利容易讓人忘卻自己本來的良善真心,造業萬端,到頭來害人害己而不自知。

匆匆一生走過,最怕莫於臨老而悔!悔自己一生為權勢為榮華,所造的種種傷害他人與生命的過失。總要當英雄白頭,當美人遲暮,當臉龐畫滿歲月的刻痕,當一切已成往事塵煙,我們或許才會發現,生命的安好只需一方床、一碗一筷、活得心安理得沒有負欠,但那可能已經太晚!

多年之後才發現,寫出《紅樓夢》的曹雪芹早已寫了一首「好了歌」,給我年少時曾有的「大哉問」預留了答案。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在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子孫誰見了?

───轉載自看雜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我已隨波逐流大半生 慶幸在層層過濾沉澱中 找回自己
  • (shown)妄心貪念僥倖的希求,不僅毫無益處,還會給自己造下罪業,因此而折福,到頭來隨業流轉,不得自主。
  • 科學家早就發現,人類大腦的利用率只有3%左右,大科學家愛因斯坦的大腦據說也只利用了17%。那麼如果有一種藥物能把你的大腦全部打開,激發出你的全部潛能,你願意用高昂的代價做交換嗎?正在北美上映的叫座大片《要命效應》(又譯作《永無止境》)就讓你隨著片中的主人公去體驗一下這種奇蹟給人帶來的快樂與痛苦。
  • 在眾多法輪功修煉者中有不少是教師、學者等知識份子。對他們而言,職稱、名譽曾經是非常重要的追求目標。修煉後他們又是如何看待這樣的事呢?
  • 在度過迷茫的兩年後,我想來想去,覺得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沒有錯,對人對己都是有益無害的,我覺得還是應該堂堂正正的心態,利用我的技術,多幫助別人,不考慮他們對我的不公,我就盡心盡職的完成我的工作。
  • 張軍是大陸東北地區某一大型國有企業的一名車間主任,他從一個生活非常消極,業餘時間經常借酒消愁、打麻將的人,變成一個熱情誠實、淡泊名利的人,這之間的巨大變化,在親朋好友、同事之間傳為佳話。
  • 故事中女主角每一次重複問問題的時候,都好像是第一次發生;而我們在圍著「名利情」三個字奮鬥攪擾時,不也是一直充滿激情?
  • 淵明(公元365年~427年)是晉代文學家,名潛,字元亮,別號五柳先生,謚號靖節,潯陽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人。陶淵明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田園詩人,小時候家境貧困,但是他努力鑽研儒家經典,年輕時一度出仕,做過江州祭酒、鎮軍參軍、彭澤令等小官,41歲時掛印辭官,隱居於廬山腳下,躬耕田園,飲酒賦詩,終老一生。後人稱讚他為「千古隱逸之宗」。
  • 名利心未除者 縱然款贈萬元 徒擲千金 也不過壯壯門面
  • (大紀元記者劉夢菩美國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報導)Dan Baca先生是汽車修理公司Baca's National Transmission的老闆,他於3月17日帶著自己的孫女和孫子觀看了神韻國際藝術團在拉斯維加斯斯密思表演藝術中心雷諾劇院的最後一場演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