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唱“好了歌”

作者:张羽良
font print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浩瀚宇宙中人类所有的历史与文明,就在这一颗小小蓝色星球上不断地延续和演变着。曾经冥想,假若有一天,一颗冒失的大石头突然造访这颗小星球,让这颗小星球因此而消散化为尘土,那所有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事,那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事,又有谁会知道呢?

常言道“人死留名,虎死留皮”,似乎祇要肯在人生旅程上奋斗一番,也许哪一天能因此在某个领域中,留下丰功伟业般的成就,获得传世的声名,应该就是人生最有意义的事了。翻开中国的历史,从三皇五帝到功臣将相、从志士豪杰到词人墨客,许许多多的名字流传百千世而不被遗忘,生命最能显示存在意义的方式,似乎借此而得到验证。

但这一切,还得是那些胸怀大志、才能卓著、肯努力也得到天命眷顾者,才能有机会,更多的人祇能是平凡度过一生;更何况假若真的冒出了那颗冒失的大石头,一切曾有的荣耀在瞬间就化为尘土。这样看来,人生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又究竟何在?

读高中时,问了教中文的班导师这个问题,老师呀了一声!笑了笑回答说:“大哉问。”

滚滚红尘,世人都为了什么而活着?一如清朝纪晓岚在长江岸边对乾隆皇说:“江面上我只看到两艘船,一艘为名,一艘为利。”然而名利虽能荣耀了个人却也能伤人,因为逐名夺利容易让人忘却自己本来的良善真心,造业万端,到头来害人害己而不自知。

匆匆一生走过,最怕莫于临老而悔!悔自己一生为权势为荣华,所造的种种伤害他人与生命的过失。总要当英雄白头,当美人迟暮,当脸庞画满岁月的刻痕,当一切已成往事尘烟,我们或许才会发现,生命的安好只需一方床、一碗一筷、活得心安理得没有负欠,但那可能已经太晚!

多年之后才发现,写出《红楼梦》的曹雪芹早已写了一首“好了歌”,给我年少时曾有的“大哉问”预留了答案。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在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

───转载自看杂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我已随波逐流大半生 庆幸在层层过滤沉淀中 找回自己
  • (shown)妄心贪念侥幸的希求,不仅毫无益处,还会给自己造下罪业,因此而折福,到头来随业流转,不得自主。
  • 科学家早就发现,人类大脑的利用率只有3%左右,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的大脑据说也只利用了17%。那么如果有一种药物能把你的大脑全部打开,激发出你的全部潜能,你愿意用高昂的代价做交换吗?正在北美上映的叫座大片《要命效应》(又译作《永无止境》)就让你随着片中的主人公去体验一下这种奇迹给人带来的快乐与痛苦。
  • 在众多法轮功修炼者中有不少是教师、学者等知识份子。对他们而言,职称、名誉曾经是非常重要的追求目标。修炼后他们又是如何看待这样的事呢?
  • 在度过迷茫的两年后,我想来想去,觉得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没有错,对人对己都是有益无害的,我觉得还是应该堂堂正正的心态,利用我的技术,多帮助别人,不考虑他们对我的不公,我就尽心尽职的完成我的工作。
  • 张军是大陆东北地区某一大型国有企业的一名车间主任,他从一个生活非常消极,业余时间经常借酒消愁、打麻将的人,变成一个热情诚实、淡泊名利的人,这之间的巨大变化,在亲朋好友、同事之间传为佳话。
  • 故事中女主角每一次重复问问题的时候,都好像是第一次发生;而我们在围着“名利情”三个字奋斗搅扰时,不也是一直充满激情?
  • 渊明(公元365年~427年)是晋代文学家,名潜,字元亮,别号五柳先生,谥号靖节,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人。陶渊明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田园诗人,小时候家境贫困,但是他努力钻研儒家经典,年轻时一度出仕,做过江州祭酒、镇军参军、彭泽令等小官,41岁时挂印辞官,隐居于庐山脚下,躬耕田园,饮酒赋诗,终老一生。后人称赞他为“千古隐逸之宗”。
  • 名利心未除者 纵然款赠万元 徒掷千金 也不过壮壮门面
  • (大纪元记者刘梦菩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报导)Dan Baca先生是汽车修理公司Baca's National Transmission的老板,他于3月17日带着自己的孙女和孙子观看了神韵国际艺术团在拉斯维加斯斯密思表演艺术中心雷诺剧院的最后一场演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