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紅冰:台灣覺醒 重挫中共統戰陰謀

——談新書《台灣生死書》

袁紅冰在《台灣生死書》發表會上。(鍾元/大紀元)

  人氣: 49
【字號】    
   標籤: tags: ,

編按:袁紅冰原名袁紅兵,是生於內蒙古呼和浩特的漢人,前北京大學法學系教授,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發起人、《自由聖火》網站總編輯。他在任教北京大學期間支持六四學運被捕,後獲澳洲政治庇護,曾受聘台灣開南大學專任講座教授,對中國和台灣政經局勢有獨到之見解。袁紅冰教授著有《台灣大劫難》、《被囚禁的台灣》和《台灣生死書》等台灣三書,受到了台灣各界民眾的高度關注和熱烈迴響。
本文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袁紅冰專欄】主持人靜汝對袁紅冰教授的訪談,以目前的政治形勢來談《台灣生死書》這本書的寫作背景以及對社會產生之影響為主軸。

主持人(靜汝):袁教授,您好!請您能介紹一下您為甚麼決定寫《台灣生死書》?

袁紅冰:因為中共十八大之後,中共的太子黨全面就主導了現在這個國家的權力意志,而中共的太子黨呢,他們一方面要繼承鄧小平的權貴資本主義的經濟遺產,另一方面他們又想繼承毛澤東時代的恐怖政治的極權主義擴張的這種政治立場,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有一個基本的判斷,就是中國將進入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因為這個中共太子黨是共產黨內部的一個最為反人民,反社會的一個群體,現在他們全面的主導了國家的權力意志,那麼它會產生的效應就是,對內會更加實行極權主義的暴政統治,把國家恐怖主義性質的暴力會發展到更加極至的狀態,那現在從國內的統治方式上看,那麼這個預見,應該是很準確的。

那從國際的角度講呢,這個太子黨主導國家權力之後,中共暴政通過權貴資本主義積累起來的巨大的經濟能源,將迅速的轉化為對外的極權主義擴張的政治和軍事能量,現在可以看到,共產黨這個政權也確實是這樣做的。而他們對外的極權主義擴張這個主要的目標,或者是首要的目標之一,就是要把自由的台灣變成他們控制下的一個行政特區,這是他們整個極權主義擴張的第一步。所以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下我就思考台灣的命運,或者說自由台灣的命運的現在實際上已經處於一個極大的危險之中。那麼從更具體的角度講呢,就是共產黨實際上已經確定在2016前後,也就是台灣進行大選的前後,中國共產黨把這個時間點,定為他們解決台灣問題的具體的時間節點。所以從這個角度看,就是自由台灣的政治命運和台灣人民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已經處在了一個迫在眉睫的危險之中。因此是就是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我才決定要寫《台灣生死書》這樣一個著作。台灣生死所說的實際上是台灣自由的生與死、存與亡。

主持人:您在書中談到中共對台灣控制的一些最新內幕,請您能概括的介紹一下麼?

袁紅冰:他們長期以來,實行的就是一個先經濟統一,然後政治統一嘛,那他們所謂的統一就是一國兩制。最近在中共國務院發表的關於香港一國兩制的白皮書上就可以看到,共產黨的這個統一實際上是一個騙局,因為真正的統一應該是自由人民的自願的結合,而共產黨所謂的一國兩制的統一,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這個中共暴政,它要以中央政府的名義,凌駕於自由民主的台灣之上,讓台灣淪為中共暴政統治下的一個行政特區。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們可以明確的看到,中共的所謂統一實際上是一個極其反動的政治過程,因為它們主要目標,是要摧毀台灣的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

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共產黨有一些很具體的戰略布署,就是從經濟統一到政治統一,他們現在認為已經到了要進行政治統一的時候了,具體的目標就是要在2016年之前,要舉行馬習會,也就是馬英九和習近平之間的會見。通過這個會見,他要簽定一種框架下的所謂軍事互信協議和和平協議。那麼很多人誤以為簽了和平協議當然是個好事,以為和平是個好事,那麼我們可以看到香港現在的狀況,共產黨現在已經完全撕毀了他們對香港的一國兩制的承諾。那麼自由的台灣一旦和中共暴政簽定了所謂軍事互信協議的話,那麼直接的後果就是台灣和包括美國在內的自由世界的許多國家之間的軍事同盟關係,或者說潛在的軍事同盟關係,因為它不是明確的,這種潛在的軍事同盟關係就會立刻崩潰。

那當中共上千枚的導彈對準自由台灣的情況下,台灣既然去和共產黨簽訂軍事互信協議,那結果就是等於台灣自己斬斷了它得到國際的軍事援助的可能性,也就是當一旦中共暴政利用它的軍事手段對台灣進行逼迫的時候,台灣很難再取得國際上的軍事援助。我想這是共產黨現在要做的一個很直接、很具體的這個政治目標。

主持人:您認為中共這個目的能達到嗎?

袁紅冰:現在這個台灣處於一個很迫在眉睫的國家危機之下,但是呢這要從兩個角度來看,一方面就是台灣人現在已經開始覺醒,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台灣所面臨的這個中共暴政的威脅。另一方面就是中共暴政自身,也陷於越來越多的內部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以及社會的整體危機之中。而現在中國內部的這個社會危機,可以說是隨處可見,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當共產黨把極權主義全球的擴張做為一個現實的政策來執行的時候,它很可能由於內部爆發的這個已經巨大的政治和社會危機,而使它處於進退兩難的這個境地。

所以它對台灣的圖謀能不能實現取決於兩個因素,一個就是台灣人民能不能表現出保衛自己自由民主生活方式的堅定的意志來,就像現在香港的人民為了爭取他們的自由民主權力,而正在越來越強有力的發起對中共暴政的抗爭。另外一個因素就取決於中國國內局勢的變化和發展。中國現在內部的這個共產黨的統治危機,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了。所以在這兩個因素的作用之下,我們來判斷它能不能最終實現對台灣的政治圖謀呢。總體來講我認為共產黨的統治因為它是違反天道人心的,所以最後的失敗者一定是中共暴政。

主持人:您希望這本書能達到甚麼樣的社會效果?因為您之前寫了幾本有關台灣的書,如《台灣大劫難》、《被囚禁的台灣》等,但有很多台灣民眾當時並不認為台灣危機有多嚴重。

袁紅冰:我是從2009以來寫了幾本關於台灣命運的書,這些所有的這些著作,如果說有甚麼共同點的話,那就是他都表達了一個主題,那就是中共暴政對自由台灣的政治,軍事和經濟威脅。那麼從2009年發表第一本著作一直到今天,我認為這些著作事實上在對台灣人民發出預警的這個作用上,已經產生了很大的作用。這個《台灣生死書》出版之後,有的人把《台灣生死書》,在加上《台灣大劫難》和《被囚禁的台灣》這三本書成為救國三書。也有的人根據《台灣生死書》中寫的一些內容,和現實對照,他們認為這本書是政治先知之書,先知先覺。所以這些都說明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意識到了他們所面臨的國家危機,他們所面臨的來自中共暴政對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的威脅。其實這些書呢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從數量上來講,也可以看到它的影響,實際上這幾本書,總體上的出版的數量,已經達到十多萬冊了,十三四萬冊,所以的這些書加起來。那《台灣生死書》一出來不到一個月,就是已經是在很多的書店,都成為最暢銷的書了,所以這些都說明這些著作所表達的內容,正在潛移默化的發揮著影響。

主持人:您能舉些具體例子麼?

袁紅冰:比如說就是最近,中共講,台灣人的命運要由全體中國人來決定,其實共產黨國台辦發言人的這個話並沒甚麼新東西。在一年以前,他們就曾經這樣表述過,當時我對他們這些表述發表了一個看法,我的看法就是現在的中國主要有兩類人,一類人就是被統治者,就是廣大十五億人民群眾。另一類人,就是中共的一千五萬的貪官污吏組成的這個極權專制的統治集團。那麼我們看一看這兩部份人中哪那一部份人有資格決定台灣人的命運呢,我們說第一類人也就是被統治的人民大眾,中國人民被剝奪了政治的選擇權,被剝奪了真正的政治上的選舉權,被剝奪了思想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出版結社自由等等所有屬於自由人的權力,中國的民眾實際上處於一個政治奴隸的地位,而台灣2300萬人,現在通過自己長期的努力,已經獲得了自由和民主,所以在一定的程度上講,台灣人屬於自由人。那政治奴隸,有甚麼資格來決定自由人的命運呢?

那對於中國十五億中國政治奴隸而言,他們現在應該做的一件事、迫在眉睫的事,就是如何想辦法要擺脫政治奴隸的地位,成為一個能夠自己決定自己政治命運的自由人,也就是說,如何通過前蘇聯那樣的一次全民反抗和人民大起義,徹底的摧毀中共暴政,在中國實現自由民主,從而獲得決定自己政治命運的權力,這才是中國人應該做的。

那第二部份人就是所謂一千五百萬的貪官污吏了,這貪官污吏有甚麼資格掌握自由的命運呢?中國人在貪官污吏的統治之下,現在已經處於一個極端痛苦的狀態。你看看這個藏人,被共產黨這個貪官污吏統治的藏人,現在已經有一百三十三個藏人,為了反抗中共暴政而自焚了,那他們忍受了多大的心靈的苦難和現實生活的艱難,他們才會這樣的反抗,所以從這個角度講,這一千五百萬的中共暴政的貪官污吏,更沒有資格決定台灣人的命運,這是一年多前,我發表的一個看法。可是當時共產黨發言人講,台灣人的命運要由中國來決定的時候呢,台灣並沒有做出甚麼明確的反應。可是最近這一次,就是不久前,中共國台辦的發言人講,台灣的命運要由中國來決定的時候,在台灣的民眾間激起了極大的反彈,充份的意識到,一個極權專制的中國,根本沒有資格決定自由民主的台灣的命運,大家紛紛的用各種方式發表言論,發表意見,對這個中共暴政的統戰說詞進行強有力的反駁。那從這一件事情就可以看出,台灣人民正在覺醒。

主持人:另外,您在書中也提到了台灣太陽花學運的歷史作用,請您能談一下嗎?

袁紅冰:我一直在講,這個整個台灣政治的發展長期以來處於國民黨的權貴和民進黨中的某些投共的政客的操弄之下,所以台灣的政治在相當程度上是一個不很健康的。正是由於這樣的一個狀況,在台灣除了國民黨和民進黨之外,崛起了一個新的進步的力量,那這個進步的力量一般就叫做公民運動,而太陽花學運是公民運動中的一個最為具有歷史價值的運動,迄今為止吧。

太陽花學運的崛起就是在於反對國民黨和共產黨之間簽定所謂服兩岸服貿協議。這個服貿協議,表面上是一個經濟協議,實際上它是中國共產黨推行的先經濟一體化,然後政治一體化的一個重要的一環。如果這個協議一旦簽定的話,那共產黨就等於完成了經濟上統一台灣的法律手續,所以呢,正是在這個台灣太陽花學運強烈的反對之下,共產黨的這個統戰陰謀遭受了重大的挫折,當時馬英九試圖用三十秒的時間在國會強行通過這個服貿協議,結果激怒了台灣的社會,以太陽花學運為代表的台灣主流民意,通過佔領立法院的行為,阻止了服貿協議的通過。實際上就是重挫了共產黨的統戰陰謀,這是太陽花學運的一個具體的、直接的意義。

另外就是在台灣太陽花學運爆發之後,隨後在澳門和香港都發生了類似的學生運動,也就是說台灣太陽花學運的這個精神,它已經影響到了澳門和香港,所以它的這個影響力,應該說是給中共造成了極大的恐慌。共產黨前幾天發表這個關於香港問題的白皮書,實際上在相當程度上,也是為了應對台灣太陽花學運對於香港自由民主運動的影響。

主持人:說到中共這次對香港發佈的白皮書,已經引起了香港人的強烈反彈。您認為台灣是不是面臨著這樣的危險?台灣民眾認識到了麼?

袁紅冰:可以說現在是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意識到了,中共暴政的威脅,也意識到了絕對不能相信中共暴政的所謂的甚麼一國兩制、和平統一這樣的這個統戰陰謀。因為很明顯就是中共現在收回香港不到十七年,他們本來向香港,向國際社會鄭重的承諾,這個香港的政治是五十年不變,一國兩制的這種統治方法五十年不變,可是中共現在的這個國務院的白皮書,等於徹底的推翻了他們自己的承諾。他們已經不再遵守甚麼一國兩制了,因為他們明確的講,香港能夠得到多少自治的權力,要由中央政府決定。中央給多少權力,香港人才能有多少自治權,這實際上是一個極端蠻橫的一個集權專制的統治者的宣言了。

所以這個白皮書事件,充份曝露了共產黨是一個靠謊言來進行統治,完全不會遵守承諾的一個政黨。它的這一次對香港的倒行逆施,對台灣人民是一個很好的教育。所以現在很多台灣人已經越來越清楚的意識到,絕對不能相信共產黨的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的這一套說詞。一旦相信了這一套說詞的話,那台灣就很可能落入香港現在目前所處的這種民主困境。@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袁紅冰專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容國團,1959年在第25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上,獲男子單打世界冠軍,成為中國第一個世界冠軍。不久,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容國團試著去按照「黨的思想」扭轉自己的思想。但他正直的心無法輕易就範,他痛苦萬分!生活中沒有了目標──世界比賽不許參加了,參加比賽的願望甚至成了罪惡;生活中沒有了樂趣──書籍、電影、音樂、美術幾乎都成了罪惡的淵藪;沒有了友誼──朋友之間不能傾吐真情,人人互相防範……最使他難受的,是看到一個個好人失去了做人的尊嚴——可以隨時被叫到臺上批判,凌辱,毆打,動不動就被抄家。乒乓球隊成了名副其實的「運動」隊。
  • 在台灣反黑箱服貿太陽花學運後,中共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仍照原計畫訪台,大陸流亡作家、前北大教授袁紅冰28日在《台灣生死書》的新書發表會上,分析張志軍此行背後真正的圖謀。他說:「太陽花學運重創共產黨統戰台灣的陰謀,張志軍若不按既定計畫來訪,共產黨認為,這將會擴大太陽花學運的能量」;而此行拜會高雄市長陳菊,也凸顯共產黨一直在推動的一個統戰陰謀,就是「國民黨的共產黨化、民進黨的國民黨化」。
  • (大紀元記者江禹嬋台灣台北報導)六四25周年,中國自由派法學家、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談到,他是六四的見證者,從6月3日晚上到4日清晨,在北京西長安街看到景象;「直到開槍的前一刻,我都不相信中共會用坦克車與機關槍,來對待自己的學生與北京市民」。
  • (大紀元記者江禹嬋台灣台北報導)「太陽花學運」拉開了台灣「東方茉莉花革命」的序幕,中國流亡作家、詩人、哲學家袁紅冰談到,這場「台灣公民運動」,已被中共視為其謀台戰略的首要「敵對勢力」;不過這場自由與專制的對抗,台灣看似艱難,中共卻有3個必敗理由。
  • (大紀元記者江禹嬋台灣台北報導)兩岸自簽訂ECFA後,陸續簽訂許多協議,台灣在這其中,國際生存空間被節節逼退;針對這次越南暴動波及台商事件,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直指,這是中共一手主導的騙局,把越南人對中共平日欺壓的怒火,引向台灣,並在外製造事端,藉機緩解已經到達爆發臨界點的社會危機。
  • (大紀元記者鍾元臺灣臺北報導)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出版新書《台灣生死書: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他在新書發表會表示,自由臺灣面臨前所未有的國家大危機。他大意提到中共、國民黨權貴及在野黨投機政客結合,臺灣逐漸喪失自由民主生活方式的主權,恐淪為極權專制中共統治下的一個政治特區。
  • (大紀元記者徐翠玲台灣台北報導)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說民主不能當飯吃,引發民主論戰。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在臉書PO文反問郭董,關公顯靈可以當飯吃嗎?六四民運人士王丹在臉書說,「民主或許不可以當飯吃,但是民主可以讓我們自由地呼吸。」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9日表示,郭台銘不理解學生運動的價值,事實上,這次學運已扭轉台灣走向香港化,並迫使中共必須調整對台統戰策略。
  • (shown)海耶克一八九九年五月八日生,在一九三零年代埋首研究經濟學,成就極高,於一九四三年獲選為英國學院院士(Fellow of British Academy),但其光芒卻被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蓋住,加上他在一九四四年寫了《到奴役之路》這本得罪人的書,使他學術生涯更為孤寂。直至一九七零年代停滯性膨脹(stagflation)出現,海耶克的理論才受到重視。而一九七四年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他後,才逐漸恢復名望。一九八零年後共產世界紛紛解體更印證了他的先知。
  • 西藏流亡作家安樂業及異議人士袁紅冰週四在台灣立法院舉行新聞發佈會。針對十世班禪大師疑似遭中共當局謀殺以及藏人現今的處境,向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遞交「控訴書」。
  • (大紀元記者吳旻洲台灣台北報導)多年來中共迫害人權事件頻傳,其中藏族、維吾爾族人士及法輪功團體所受遭遇更是慘絕人寰。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與藏學家安樂業9日向蒙藏委員會提交訴狀,控告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前中共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及現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等人,涉嫌用政治力量謀殺十世班禪喇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