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內蒙村民孫國發因上訪被村主任捅死

誰來為死者及其家人申冤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3月25日訊】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十三敖包鎮解放村村民孫偉東最近通過網絡平台連續寫信向我們投訴,稱:兩年前,他的父親孫國發因為姐姐的事情正常上訪而無端慘遭該村村委會主任劉景付等人陷害,並被亂刀殘忍捅死,案發後,殺人元凶劉景付雖然被繩之以法,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但根據法所提供的醫驗屍報告及說明,他認為殺死其父親孫國發的凶手應該不是劉景付一個人,在多次向有關部門申訴、投訴沒有任何結果的情況下,希望能夠藉助於媒體的力量來幫助他呼籲、揭露、曝光隱藏在此案件背後的真實情況!以替他含冤死去的父親討回一個公道!!

接到孫偉東的投訴信以後,亞洲記協記者宋揚於2015年2月13日專程飛赴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十三敖包鎮進行實地調查走訪。據瞭解:現年34的歲投訴人孫偉東,在當地系無妻無子、無任何勞動能力的二級殘疾人員,他常年和父親孫國發生活在一起,其一切生活來源都靠其父親孫國發提供。父子相依為命,在他的心目中,父親孫國發就是個「天」。1995年6月,孫偉東的大姐孫東雲在巴林左旗旗醫院產下一男嬰,取名——顧巖。生產時,院方在沒有徵得家屬同意的情況下,擅自直接為他的姐姐孫東雲做了結紮手術,出院以後,姐姐孫東雲在婆婆家遭受各種冷遇,不久便被姐夫家人趕出家門。因此,孫東雲心裏、精神到很大打擊,幾乎近於奔潰的邊緣。以至於連自己兒子是那一天出生的她都不知道。每天她都是在恍惚之中度過的。孫國發覺得是醫院在沒有徵得家屬同意的情況下給孫東雲做了結紮手術,如果沒有這些事情發生,其女兒也不會離婚的,更不會精神如此奔潰。醫院在這件事情上面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為了能夠給女兒討回一個公道,孫父一紙訴狀將巴林左旗醫院告上了法庭,這原本是一場非常簡單的民事訴訟案件,在當地卻被拖了近16年沒有得到任何解決。在苦訴無門的情況下,孫父開始走上了漫長而艱鉅的上訪道路。期間,他也遭受到各種莫名的陷害,被當地公安局機關、政府部門列為重點「維穩」對像予以看管,為此,還多次被以「精神異常」為由送進赤峰市精神病院接受治療。即使這樣,孫父依然堅信法律最終會給女兒一個公道的說法,從精神病院出來後,他又繼續去向相關部門投訴反映女兒的情況。

2012年12月2日上午8時左右,解放村村委會主任劉景付接到十三敖包鎮政府副書記許強電話,要他到到赤峰市接上訪人員莫永江、張鳳雲夫婦回村,因為孫偉東父親孫國發平時與莫永江兩個人私下感情就好,劉景付讓孫國發隨同他們一起去赤峰幫忙去做莫永江夫婦的思想工作,孫國發也欣然同意幫這個忙,於是,由劉景付駕駛蒙DJP855號轎車拉著孫國發等人一起去了赤峰市。到了赤峰市以後,劉景付與孫國發一起將張鳳雲勸回,並開車拉著孫國發、張鳳雲從赤峰返回巴林左旗林東鎮,而在赤峰上訪的莫永江沒有隨他們一起回去。19時許,劉景付與孫國發和十三敖包鎮政府幹部張文、張景林等人在林東鎮「天驕肥肉城」就餐並飲酒。12月3日凌晨2時許,劉景付與孫國發兩人一起到十三敖包鎮解放村村部值班室休息,因孫國發酒後將嘔吐物弄到劉景付駕駛的車上一事,凌晨5時左右,二人再一次發生爭吵,在爭吵過程中,孫國發提及還要找莫永江一起去上訪,一聽說孫國發又要去上訪,劉景付就氣不打一處來!因為孫國發長期以來一直是村裡的重點「維穩」對象,憤怒中,劉景付從其辦公室拿起一把尖刀照孫國發胸部、頭部等處猛捅數刀,致孫國發當場死亡。案發後,劉景付將孫國發的屍體扔到林東鎮山灣村一橋洞下的坑內。期間,孫偉東也去找過劉景付詢問起父親的下落,每一次,都被劉景付以種種理由和藉口搪塞過去。

2013年4月25日,巴林左旗林東鎮山灣村村民王玉林在澆地時,發現了孫國發被害屍體,報案後,4月28日,劉景付被當地公安機關抓獲歸案。經法醫鑑定:孫國發胸部、頭部等身體多個部位被凶手分別用兩把尖刀捅了41刀。當著受害人家屬的面,法醫在鑑定完屍體以後曾自言自語地脫口說出,根據刀傷,可以斷定凶手應該至少是兩個人或者是兩個以上。

2014年1月2日,赤峰市人民檢察院以赤檢刑訴(2013)64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劉景付犯故意殺人罪向赤峰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14年3月26日,赤峰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一審判決被告劉景付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對被告劉景付限制減刑。並附帶民事賠償受害人家屬喪葬費23526元。

如此喪心病狂的殺人惡魔,一審僅僅被判死緩!孫偉東及家人對此判決結果不服,遂以此案量刑奇輕和殺害孫國發凶手不應該是劉景付一個人為由,上訴至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並要求追查另外一個殺人凶手的刑事責任。2014年 7月 8日,內蒙古高級人民法院以(2014)內刑一終字第64號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書的形式,作出維持赤峰法院一審判決的裁定。

劉景付是何許人也!他在當地為何如此之【牛】!!!

資料顯示:劉景付,男,1966年3月28日出生於內蒙古自治區巴林左旗,漢族,初中文化,原係巴林左旗十三敖包鎮解放村村委會主任,家住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林東鎮西城區奧淳家園小區3號樓4單元402室。這裡,我們不慎要問:在赤峰、在巴林左旗究竟有一股甚麼力量在背後支持著劉景付非要如此喪失人性的下毒手去殺害一個手無寸鐵的無辜村民!在這起殺人案件的背後究竟隱藏著甚麼不可以告人的秘密!!希望內蒙古、赤峰市的有關部門能夠對此作出正面解答。

而更讓孫偉東吃驚不相信的事情是:最近劉景付的妻子連續委託中間人張鳳英找到他,當面跟他說:殺害他父親孫國發的人不是劉景付,劉景付只是受人指使而已,真正的凶手並不是他丈夫劉景付,而是另有他人,他丈夫只是一個替罪羊,並且稱要和孫偉東一起聯手將這個躲在幕後的操縱者致使者——林東鎮及縣政府的相關人員給挖出來。

為了給死去的父親討回一個公道來,從而挖出幕後真正的殺人凶手,孫偉東變賣了自家的所有家產與土地。於2013年7月,拖著二級殘疾的身體,隻身一人去北京上訪,他要為死去的父親喊冤,在北京,他遭到了巴林左旗政府駐京辦人員的攔截,被非法關押在賓館里長達6個小時。在被關押期間,他還接到巴林有關部門領導人的電話威脅,說,希望他不要把事情鬧大了,否則,將自然會走上他父親那條不歸路的。如果不回巴林左旗,繼續在北京上訪,他們將把殺人凶手劉景付放了,然後,讓他殺死孫偉東全家的所有親戚。怕再一次遭到報復陷害的孫偉東,無奈!在北京滯留的第三天後,便回到了赤峰林東鎮。

2月14日上午,記者在投訴人孫偉東的帶領下,首先去巴林左旗公安局瞭解相關案件情況,當初主辦孫國發案件的刑警隊耿姓副隊長接待了我們,耿隊長向我們表態說:「對於這個案件,無論是案件本身,還是針對受害人家屬來說,從偵查結案,到移交檢察院,直至最終向法院起訴,整個過程我們都是認真負責任的,現在案件已經審理終結,如果孫偉東對這個案件存在甚麼不服或者疑問的話,可以通過赤峰市檢察院提起申訴或者抗訴。」

離開巴林左旗公安局,我們去巴林左旗殯儀館想去看看孫偉東父親孫國發的屍體,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說,沒有公安局的特批,任何人都是不可以看的,包括其親戚家屬在內。無奈,我們只好赴十三敖包鎮鎮政府去。奇怪的是,整個鎮政府大院裡面居然沒有一個部門的工作人員在上班,所有辦公室的門都是緊關著的。我們以為是放假的呢!電話給鎮長,鎮長說上班。於是,我們又電話聯繫了鎮分管政法的副書記許強,當我們表明身份與來意之後,許書記立馬把電話掛了,以後便再也聯繫不上了他。下午2點左右,我們又再一次的去了十三敖包鎮政府,依然是沒有看到任何工作人員在上班。

如今孫偉東是無家可歸,暫時寄居在親戚家裏,因為他的到來而改變了親戚家人的生活習慣!兩年了,孫偉東父親的遺體至今依然存放在殯儀館冷櫃裡。兩年來,孫偉東也一直希望當地公安部門能夠就他父親被殺害一事重新調查取證,從而查出隱藏在此案件背後的真正凶手,但是始終沒有任何結果。

走投無路的孫偉東想到了媒體,並希望能夠藉助於媒體的力量來幫助他呼籲、維權!挖出殺他父親孫國發的幕後真凶。我們在關注報導此事件的同時,也希望能夠有更多的國內外媒體介入、報導、關注此案件!
孫偉東的電話:15847326001

責任編輯:魏敏

評論
2015-03-25 12: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