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内蒙村民孙国发因上访被村主任捅死

谁来为死者及其家人申冤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03月25日讯】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十三敖包镇解放村村民孙伟东最近通过网络平台连续写信向我们投诉,称:两年前,他的父亲孙国发因为姐姐的事情正常上访而无端惨遭该村村委会主任刘景付等人陷害,并被乱刀残忍捅死,案发后,杀人元凶刘景付虽然被绳之以法,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但根据法所提供的医验尸报告及说明,他认为杀死其父亲孙国发的凶手应该不是刘景付一个人,在多次向有关部门申诉、投诉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希望能够借助于媒体的力量来帮助他呼吁、揭露、曝光隐藏在此案件背后的真实情况!以替他含冤死去的父亲讨回一个公道!!

接到孙伟东的投诉信以后,亚洲记协记者宋扬于2015年2月13日专程飞赴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十三敖包镇进行实地调查走访。据了解:现年34的岁投诉人孙伟东,在当地系无妻无子、无任何劳动能力的二级残疾人员,他常年和父亲孙国发生活在一起,其一切生活来源都靠其父亲孙国发提供。父子相依为命,在他的心目中,父亲孙国发就是个“天”。1995年6月,孙伟东的大姐孙东云在巴林左旗旗医院产下一男婴,取名——顾岩。生产时,院方在没有征得家属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直接为他的姐姐孙东云做了结扎手术,出院以后,姐姐孙东云在婆婆家遭受各种冷遇,不久便被姐夫家人赶出家门。因此,孙东云心里、精神到很大打击,几乎近于奔溃的边缘。以至于连自己儿子是那一天出生的她都不知道。每天她都是在恍惚之中度过的。孙国发觉得是医院在没有征得家属同意的情况下给孙东云做了结扎手术,如果没有这些事情发生,其女儿也不会离婚的,更不会精神如此奔溃。医院在这件事情上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了能够给女儿讨回一个公道,孙父一纸诉状将巴林左旗医院告上了法庭,这原本是一场非常简单的民事诉讼案件,在当地却被拖了近16年没有得到任何解决。在苦诉无门的情况下,孙父开始走上了漫长而艰钜的上访道路。期间,他也遭受到各种莫名的陷害,被当地公安局机关、政府部门列为重点“维稳”对像予以看管,为此,还多次被以“精神异常”为由送进赤峰市精神病院接受治疗。即使这样,孙父依然坚信法律最终会给女儿一个公道的说法,从精神病院出来后,他又继续去向相关部门投诉反映女儿的情况。

2012年12月2日上午8时左右,解放村村委会主任刘景付接到十三敖包镇政府副书记许强电话,要他到到赤峰市接上访人员莫永江、张凤云夫妇回村,因为孙伟东父亲孙国发平时与莫永江两个人私下感情就好,刘景付让孙国发随同他们一起去赤峰帮忙去做莫永江夫妇的思想工作,孙国发也欣然同意帮这个忙,于是,由刘景付驾驶蒙DJP855号轿车拉着孙国发等人一起去了赤峰市。到了赤峰市以后,刘景付与孙国发一起将张凤云劝回,并开车拉着孙国发、张凤云从赤峰返回巴林左旗林东镇,而在赤峰上访的莫永江没有随他们一起回去。19时许,刘景付与孙国发和十三敖包镇政府干部张文、张景林等人在林东镇“天骄肥肉城”就餐并饮酒。12月3日凌晨2时许,刘景付与孙国发两人一起到十三敖包镇解放村村部值班室休息,因孙国发酒后将呕吐物弄到刘景付驾驶的车上一事,凌晨5时左右,二人再一次发生争吵,在争吵过程中,孙国发提及还要找莫永江一起去上访,一听说孙国发又要去上访,刘景付就气不打一处来!因为孙国发长期以来一直是村里的重点“维稳”对象,愤怒中,刘景付从其办公室拿起一把尖刀照孙国发胸部、头部等处猛捅数刀,致孙国发当场死亡。案发后,刘景付将孙国发的尸体扔到林东镇山湾村一桥洞下的坑内。期间,孙伟东也去找过刘景付询问起父亲的下落,每一次,都被刘景付以种种理由和借口搪塞过去。

2013年4月25日,巴林左旗林东镇山湾村村民王玉林在浇地时,发现了孙国发被害尸体,报案后,4月28日,刘景付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经法医鉴定:孙国发胸部、头部等身体多个部位被凶手分别用两把尖刀捅了41刀。当着受害人家属的面,法医在鉴定完尸体以后曾自言自语地脱口说出,根据刀伤,可以断定凶手应该至少是两个人或者是两个以上。

2014年1月2日,赤峰市人民检察院以赤检刑诉(2013)6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刘景付犯故意杀人罪向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4年3月26日,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决被告刘景付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被告刘景付限制减刑。并附带民事赔偿受害人家属丧葬费23526元。

如此丧心病狂的杀人恶魔,一审仅仅被判死缓!孙伟东及家人对此判决结果不服,遂以此案量刑奇轻和杀害孙国发凶手不应该是刘景付一个人为由,上诉至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并要求追查另外一个杀人凶手的刑事责任。2014年 7月 8日,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以(2014)内刑一终字第64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的形式,作出维持赤峰法院一审判决的裁定。

刘景付是何许人也!他在当地为何如此之【牛】!!!

资料显示:刘景付,男,1966年3月28日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汉族,初中文化,原系巴林左旗十三敖包镇解放村村委会主任,家住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西城区奥淳家园小区3号楼4单元402室。这里,我们不慎要问:在赤峰、在巴林左旗究竟有一股什么力量在背后支持着刘景付非要如此丧失人性的下毒手去杀害一个手无寸铁的无辜村民!在这起杀人案件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不可以告人的秘密!!希望内蒙古、赤峰市的有关部门能够对此作出正面解答。

而更让孙伟东吃惊不相信的事情是:最近刘景付的妻子连续委托中间人张凤英找到他,当面跟他说:杀害他父亲孙国发的人不是刘景付,刘景付只是受人指使而已,真正的凶手并不是他丈夫刘景付,而是另有他人,他丈夫只是一个替罪羊,并且称要和孙伟东一起联手将这个躲在幕后的操纵者致使者——林东镇及县政府的相关人员给挖出来。

为了给死去的父亲讨回一个公道来,从而挖出幕后真正的杀人凶手,孙伟东变卖了自家的所有家产与土地。于2013年7月,拖着二级残疾的身体,只身一人去北京上访,他要为死去的父亲喊冤,在北京,他遭到了巴林左旗政府驻京办人员的拦截,被非法关押在宾馆里长达6个小时。在被关押期间,他还接到巴林有关部门领导人的电话威胁,说,希望他不要把事情闹大了,否则,将自然会走上他父亲那条不归路的。如果不回巴林左旗,继续在北京上访,他们将把杀人凶手刘景付放了,然后,让他杀死孙伟东全家的所有亲戚。怕再一次遭到报复陷害的孙伟东,无奈!在北京滞留的第三天后,便回到了赤峰林东镇。

2月14日上午,记者在投诉人孙伟东的带领下,首先去巴林左旗公安局了解相关案件情况,当初主办孙国发案件的刑警队耿姓副队长接待了我们,耿队长向我们表态说:“对于这个案件,无论是案件本身,还是针对受害人家属来说,从侦查结案,到移交检察院,直至最终向法院起诉,整个过程我们都是认真负责任的,现在案件已经审理终结,如果孙伟东对这个案件存在什么不服或者疑问的话,可以通过赤峰市检察院提起申诉或者抗诉。”

离开巴林左旗公安局,我们去巴林左旗殡仪馆想去看看孙伟东父亲孙国发的尸体,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说,没有公安局的特批,任何人都是不可以看的,包括其亲戚家属在内。无奈,我们只好赴十三敖包镇镇政府去。奇怪的是,整个镇政府大院里面居然没有一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在上班,所有办公室的门都是紧关着的。我们以为是放假的呢!电话给镇长,镇长说上班。于是,我们又电话联系了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许强,当我们表明身份与来意之后,许书记立马把电话挂了,以后便再也联系不上了他。下午2点左右,我们又再一次的去了十三敖包镇政府,依然是没有看到任何工作人员在上班。

如今孙伟东是无家可归,暂时寄居在亲戚家里,因为他的到来而改变了亲戚家人的生活习惯!两年了,孙伟东父亲的遗体至今依然存放在殡仪馆冷柜里。两年来,孙伟东也一直希望当地公安部门能够就他父亲被杀害一事重新调查取证,从而查出隐藏在此案件背后的真正凶手,但是始终没有任何结果。

走投无路的孙伟东想到了媒体,并希望能够借助于媒体的力量来帮助他呼吁、维权!挖出杀他父亲孙国发的幕后真凶。我们在关注报导此事件的同时,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国内外媒体介入、报导、关注此案件!
孙伟东的电话:15847326001

责任编辑:魏敏

评论
2015-03-25 12: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