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賄賂拉票 英國首位民選穆斯林市長下台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04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琳英國報導)近日,英國的選舉法庭做出一項重要裁定,倫敦Tower Hamlets自治市市長拉曼(Lutfur Rahman)因為腐敗和在選舉中使用非法手段而被革職,他為了連任而在種族和宗教的問題上大做文章。法官宣佈選舉結果無效。

選舉法庭的法官理查德•茅雷(Richard Mawrey)表示:「即使在21世紀英國的多元文化社會裏,法律也必須要對所有的人公正和公平。」他表示,法庭的裁定結果意味著,2014年5月22日市長選舉中拉曼獲勝的結果已經無效,他在此後近一年的時間里根本不是合法的市長,當地需要安排新的市長選舉。

去年的市長選舉中,拉曼的種種行為讓當地一些選民頗為不滿,四名選民將他告上法庭。

法官表示,拉曼及其支持者指責反對他的人「分裂社區」,但是實際上分裂社區的正是他們本人。他說:「孟加拉社區可能會認為他們得到了市長給與的豐富開銷,自己真是幸運,但是最終,這些好處都不大、是短暫的,但是其帶來的不好影響卻是持久的。都是虛幻的搖錢樹。」

法官還表示,拉曼在選舉過程中,使用種族主義和宗教的名義,逼迫批評自己的人閉嘴,「肆意踐踏法律」,是一個「極端的說謊者」。他說:「拉曼通過無視和蔑視法律來取得事業上的成功,通過指責對方種族主義和伊斯蘭恐懼症來使批評者沉默。但是他的批評者沒有沉默,本法庭也沒有。」

法庭裁定,拉曼需要支付25萬鎊的罰款。估計這場官司已經耗資約100萬鎊。今年49歲的拉曼出生於孟加拉。他始終否認自己有任何不當行為。

拉曼是自從19世紀以來英國第一個被控利用宗教影響選舉結果的人。這種行為曾經在維多利亞時代出現過。法庭公佈裁定結果後,倫敦警方表示,他們現在會考慮是否對拉曼的行為進行刑事調查。

今年2月,在高等法庭上,一些證人講述了拉曼在大選中的舞弊行為。一些穆斯林選民表示,有人警告他們,如果不支持同是穆斯林的拉曼,就是「犯罪」,一些人甚至被嚇哭了。還有選民表示,如果有人敢於質疑拉曼的做法,就會被冠上「種族主義」或者「伊斯蘭恐懼症」的帽子。拉曼對手的孩子甚至接到了死亡威脅。許多郵寄選票是虛假的,還有許多不存在的選民在選舉前突擊登記。

有人舉報,投票前,拉曼手下的人找到高齡幾乎不會說英語的選民,告訴他們不必自己去投票,只要把選票交出來就可以,還有許多男人命令妻子如何投票。

作為對投票的回報,拉曼給自己派系的組織提供了數十萬鎊的公共資金。

法庭的調查發現,有300張選票疑似由別人冒充選民填寫,拉曼競選宣傳的依據是「忠誠的穆斯林把票投給他是在盡宗教義務」,他管理自己黨派的方式如同時在經營個人的「領地」,目的就是延續自己的市長任期。

2014年選舉結果公佈後,另一名獨立候選人通過倫敦的LBC廣播電台呼籲推翻選舉結果。根據英國的法律,向法庭遞交重新審查選舉結果的請願書需要四個選民的簽名,而且需要在選舉結果公佈21天內提出。所以落選的工黨候選人聯合了另外三名選民,其中一人是穆斯林,將拉曼告上法庭。法庭警告他們,這類案件是無法進行保險的,如果官司打輸,他們可能會損失200萬鎊,他們表示願意承擔,法庭因此開始進行審理。

倫敦的Tower Hamlets自治市是一個亞裔人口比例較高的地方,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的結果,當地白人占45.2%,亞裔及亞裔英國人占41.1%。

中世紀君主

拉曼本人四歲的時候離開孟加拉,隨父母來到英國,曾經做過律師,他家鄉的人都知道拉曼,對他無比自豪,因為他是英國第一個民選的穆斯林市長。

2010年Tower Hamlets開始進行民選市長選舉的時候,當時是市議會成員的拉曼滿以為工黨會提名讓自己做候選人,但是名單上沒有他,於是他打了官司,最終打敗了黨內對手。當時就有人指控他使用了不正當的手段,比如他的兩個妹妹不住在市裡,竟然也參加了投票。被他擊敗的另一名工黨候選人向黨內遞交了一份文件,列舉他的種種行為,包括他與伊斯蘭極端團體的關係等,於是工黨將他除名。他就以獨立候選人的身份參選並且贏得選舉。

英國媒體形容他在Tower Hamlets任市長期間的做法如同「中世紀的君主」。市內到處可見帶有他的照片的宣傳單。他本人肆意使用納稅人的金錢,乘坐由私人司機駕駛的奔馳車,每年耗資6萬鎊,甚至連他個人乾洗的衣物都由私人司機負責取送,但是Tower Hamlets卻是英國兒童貧困問題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為了感謝穆斯林團體的支持以及獲得日後更多支持,他把200萬鎊的市政府資金撥給當地的清真寺以及一些穆斯林團體,其中不乏與極端穆斯林有關係的團體。他還趕走了市政廳的行政主管,規定所有超過1千鎊的撥款都要獲得他本人的同意才行。當地市政廳工作人員提議的撥款有81%都被他駁回,他們以這些人不瞭解當地情況為由,把數百萬鎊原本應該撥給非穆斯林團體的錢奪走。

為了牢牢控制市政廳,他任命的市議員全部都是孟加拉裔或者穆斯林,但是當地的穆斯林只佔人口的34%。在一些市政廳會議上,旁聽的民眾質疑他的做法,要求他回答問題,他一概以這會侵犯他的人權來拒絕回答。

為了拉攏為他賣命的人,他把市政府的房子以比市場價低很多的價格賣給他們。

2010年選舉後,就有當地選民質疑大選結果,英國的一些媒體參與調查。當年5月,有人舉報,一個地址原先只有五個選民,大選前一個月竟然突然增加到12人。《獨立報》的記者敲響這個地址的大門,進行詢問,結果被一群人暴打一頓。但是奇怪的是,打人者竟然沒有一個遭到警方的指控。媒體因此質疑,因為打人者是穆斯林或者是少數族裔,警方擔心被套上種族歧視的罪名,不敢管。

責任編輯:周成

評論
2015-04-29 12: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