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澳冶金工程師控告江澤民

人氣 11

原武漢鋼鐵設計研究院高級工程師盛正平是同事眼中的「天才」,專利技術數量在全公司排名第一。今年6月13日,他向中國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郵遞了對江澤民的控告書,要求刑事起訴江。(Brendon Fallon/大紀元)
原武漢鋼鐵設計研究院高級工程師盛正平是同事眼中的「天才」,專利技術數量在全公司排名第一。今年6月13日,他向中國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郵遞了對江澤民的控告書,要求刑事起訴江。(Brendon Fallon/大紀元)
【大紀元2015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關幼嵐採訪報導)他是同事眼中的「天才」、父母深感榮耀的孝子、妻子心目中的好丈夫,在不到30歲、事業上升的大好年華之時,因不放棄自己的信仰而幾度深陷囹圄,遭受無辜迫害。今年6月13日,他向中國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郵遞了對江澤民的控告書,要求刑事起訴江。近日,大紀元專訪了這位「控江」勇士—西澳冶金工程師盛正平先生,與您分享他控江背後的人生故事。

人生的困惑找到了答案

70年代出生於湖北黃岡農村的盛正平從小就有一個疑問:人與人為甚麼會不一樣,人與人為甚麼貧富、境遇相差這麼大?「從初中就想這個問題,到高中也沒想明白……

1990年,19歲的他參加高考。儘管他的成績超出當年湖北省重點大學錄取線,但在父親「要考不要錢的學校,要錢我們是讀不起的」的限制下,孝順的他只選擇了武漢鋼鐵學院(後更名武漢科技大學)。

1994年,正平以專業成績第三名大學畢業,分配到了武漢鋼鐵設計研究院。能夠留在武漢這樣的大城市生活,並且在冶金領域最好的設計院工作,對於他和家人來說算得上光宗耀祖了。此時,風華正茂的他對自己的未來也充滿了憧憬。不過憧憬之餘,對人生的疑問仍然藏在他內心深處。

偶然一天,他在昔日大學同學那兒看到一本書《中國法輪功》。對武術和氣功很感興趣的正平一下子就被書中的內容吸引住了,「(讀了這本書後)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有很多事情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就覺得這是我要找的!」正平說。當時的激動心情,他依然記憶猶新。

接著,他戒掉了屢次想戒卻戒不掉的煙癮。這讓身旁的家人感到驚喜和神奇,不久他的妻子—畢業於北京科技大學的錦枝也走入了法輪功修煉。

天才的智慧源於修煉

武漢鋼鐵設計研究院是中國冶金工業三大甲級設計院之一(後併入中冶南方工程技術有限公司),名校畢業生芸集,僅教授級工程師就有一百多人。年輕的盛正平雖然不是名校出身,但在這裡他被同事稱為「天才」。

他有著出色的專業技術:參與研發了88項冶金機械專利技術、其中39項為第一發明人。即使在他離開公司後的幾年,他的專利技術數量仍在全公司排名第一。他還在計算機方面有過人的天賦,由他研發的繪圖軟件極大地提高了公司的運作效率。他是當時公司上下唯一一位獲得三枚金質獎章的員工,除了被評為「享受教授、研究員待遇的高級工程師」,還擔任技術研究院重大設備部副部長。

光環之下,他並沒有一些青年才俊的恃才放曠,依舊謙和低調:老年同事電腦出了問題,他不厭其煩幫忙解決;辦公室佈線設計不合理,他沒有抱怨地在地上爬來爬去處理電腦故障……
正平說因為修煉法輪功使得他才思敏捷、智慧源源不斷;而秉持真、善、忍做好人的理念讓他面對名利從容淡定。

當時的設計院有兩個法輪功煉功點,至少有三四十人在學。早起煉功,白天工作,他和妻子生活得幸福而平靜,1998年他們迎來了一個聰慧的女兒。

為法輪功鳴冤 深陷囹圄

然而1999年7月一場風暴突然降臨,當時不到30歲、沒有經歷過任何政治運動的正平想不到在接下來的歲月裡,他們這個年輕的三口之家過早經歷了人世間的悲苦離合。

這一年7月20日,政府要鎮壓法輪功的消息傳了出來,正平錯愕不解。當天他就請假去了省政府,抱著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們一樣的想法:以自己四年多的修煉經歷向政府講明法輪功真相。不料在那里等待他們的卻是警察,他們被強行帶離……

一夕間,全國的廣播、電視、報紙一系列污衊、栽贓法輪功的不實之詞鋪天蓋地。周圍不時地傳來認識的法輪功學員被抓、被勞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正平和妻子再也無法安坐於家了,「我們按照真善忍作好人,我們沒有錯」,他們決定要去北京為法輪功伸冤。

「那時候女兒大約2歲多,送到了外婆家……」他回憶道,「我們做好準備了,就是被抓了、被送到監獄或甚麼的……我當時去的時候就想到回來可能沒有工作了,甚麼都沒有了,但就是想著去說句公道話,這個法輪功是好的。」

2000年12月在武漢溼冷的冬日,懷揣著「法輪大法好」和「真善忍好」兩個橫幅的盛正平與妻子踏上了進京上訪的旅程。此時,北京天安門廣場已布滿了便衣和警察。他們到達廣場不久就被便衣盯上,還沒等橫幅打出來就遭至拳打腳踢,然後被扔進一種叫「依維柯」的車裡,押至附近派出所。

接下來的日子裡,正平和妻子分別被輾轉關押於不同的拘留所、洗腦班、勞教所:2001年4月在武漢青山區看守所,他被警察銬在椅子上三天三夜,期間滴水未進;2002年,在武漢何灣勞教所第七大隊被強制勞工;2002年下半年在武漢市第二看守所,他因絕食抗議而被野蠻從鼻腔灌食……不許家人探視,恐嚇、羞辱、毆打、酷刑、奴工,夫妻二人共經歷了五次拘留、五次洗腦班和兩年勞教,被非法關押了近1000個日夜。

因為他和妻子幾次的入獄,年邁的父母身心備受打擊和煎熬。為甚麼不表面敷衍一下而吃這麼多苦頭,面對家人的責怪,內心痛楚的正平說:「你煉(法輪)功得到了好處,你不能跟人家說,而要違背自己的良心來說不好,……說不煉了,你在家里偷著煉,那這其實是對人心理的一種侮辱,對人格的一種侮辱。我們按照真善忍作好人,我們沒有錯,是打壓法輪功的中共,他們錯了。」

海外控告迫害元凶

2010年,正平通過技術移民來到了澳洲,許多事情又須從頭開始。如果沒有這場迫害,他不必移居海外,在國內反而會有更好的事業和前途。正平從不後悔自己的選擇,「我從小相信神的存在,看了法輪功書後,實際上給我指明了一條道路,他說,「不是從表面上變好,而是從心裡真正的變好,變成道德高尚的好人……才會那樣去做(上訪)。」

在澳洲寬鬆自由的環境下,正平常在工作之餘向人們及來自國內的遊客講述中共非法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聽到國內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消息後,正平大受鼓舞,立即決定效法行動,為早日結束法輪功被迫害再進一份心力。2015年6月13日,盛正平通過澳洲郵局正式向中國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遞送了對江的控告,並在一個月後收到回執。

正平認為,元凶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絕不是單單地對信仰真、善、忍修煉人的迫害,也是對全人類正義和良知的迫害;控告迫害元凶,不僅為自己、為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也是對人類正義和良知的守護。

截止9月初,不僅有超過16萬的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中共最高檢察機構控告江澤民,而且在香港、臺灣、日本等地有近35萬民眾聯署簽名舉報江澤民,聲援這波對江的控告大潮。

責任編輯:周鑫

相關新聞
厄瓜多爾:中國漁船蜂擁過境捕撈 物種瀕危
中共內外交困之際 北京明年實名購煤氣罐
輝達收購安謀 里昂證券:對中共是場噩夢
中共在聯合國遭遇逆風 西方各國齊聲討
最熱視頻
【紐約調查】護理中心拉客 女老闆被起訴
【重播】川普簽署美國第一醫保計劃 3大要點
【珍言真語】郭卓堅:中共越界綁架12名港人
【珍言真語】楊健興:港警改例 扼殺網媒阻真相
【新聞看點】遭美重擊北京狂擾台海 美軍重返台?
【時事縱橫】中共「腦殘及懲罰」外交 美歐抵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