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5000萬人站著回家」系誤讀?

人氣 146
標籤: ,

【大紀元2016年01月26日訊】當中國老百姓還未來得及對那個春運期間「5,000萬人站著回家」的消息表達感慨時,官方一句「誤讀」就將人們從漸行漸遠的思緒中拉了回來。按照鐵路總公司通過媒體、公開做出「此種推算有誤,目前鐵路僅售出無座車票639萬張」的回應,近十倍的懸殊似乎在證實著「5,000萬」這個數字不過是危言聳聽,表明著「那麼多人站著回家」並非是事實。

有意思的是,資料顯示,「5,000萬」這一數字是由鐵路部門自己預測的「發送旅客3.32億人次」、鐵總公司曾表示過的「2015年超過60%購票來自網絡渠道」,360瀏覽器發布的「站票率平均在3%~20%之間」,以及窗口售票、上車補票後再上浮的「20%~40%」這四項數據被綜合統計、推算後得出的。既然不是隨意捏造、也不是憑空想像,甚至其中還包括鐵路公司自己給出的數據,那麼「誤讀」一說就顯得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了。退一步說,即便鐵路部門始終覺得「無座車票639萬張」更有說服力,這區區幾百萬的數字也難以使中國人舒心、暢快起來。

顯然,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有多少人站著回家,而在於「站著回家」本身。今年不用站的人,想必去年、前年、很久以前也一定站過;一輛火車上、一節車廂裡總是有與坐著的人數相當的人站著。動輒長達十幾個小時的路途,很難想像有人會這樣一直站回去。即便是偶爾找到能坐的地方,車票上「無座」二字也早已預見了這一路難捱的處境。

此情此景,不免讓人感傷。有文章甚至以「讓每一個流動的人都有尊嚴地回到故鄉」為題,為那些即便在自己的國家坐火車,也會喪失尊嚴的人們呼籲、吶喊。事實上,當人們通過攝像機的鏡頭看到車廂被站著的人擠滿,才開始發覺他們活得毫無尊嚴時,就應該想到,或許早在他們坐著火車遠離家鄉、寄居在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城市之時,談「尊嚴」對他們來說,就已經是一種奢侈了。

對於走入城市的農民來說,那個「非城鎮戶籍」就是一張如影隨形的標籤,隨時都在提醒著城裡人要對眼前的這個人區別對待;對於走入北、上、廣、深的、來自非重點、一線城市的打工者來說,那個被戶籍制度綁架了自由的「外地人」身份,就是一塊恥辱的烙印,隱隱的疼痛總能讓人想起,在這座繁華的都市裡,你可能有負不完的責任、盡不完的義務,卻沒有與當地人同樣的機會和權利。

於是,到了過年之時,身在異鄉為異客的人們似乎要趕緊逃離這座讓自己遭受過無數次冷遇的城市。凝結在春運人潮中的歸心似箭,不僅僅是出於對親人的思念、對家鄉的眷戀,更是想要急切的回到某個屬於自己的角落,重拾被踐踏已久的尊嚴。持續了幾十年的春運,如此龐大的曾經都體驗過「站著回家」的人群,偌大的中國卻沒有一個聲音是為了他們而發出,沒有一種力量是為了他們而存在。值得一提是,那些在車廂中幸運的享有一席之座的人們,恐怕也是在被擠得不透氣的車廂中受盡煎熬。可見,對每個中國人來說,春運本身就是一種尊嚴備受踐踏的體驗。

因此,中國人要爭取的不僅是「站票不該與座票同價」、要證實的也不是究竟有多少人「站著回家」,甚至「站著回家」本身都不再是憤怒的重點,而是完全讓這種只有「非城市戶籍」以及「外地人」才會去經歷、且年年都要經歷一次的夢魘一般的「春運」在中國銷聲匿跡。
如果農民有一塊屬於自己的農耕之地,有夢想的人能在自己的家鄉擁有一方揮灑汗水、展現才華的舞台,每個地方都有著足以讓那兒的人們感到滿足的資源與環境,那麼,中國人就能隨時實現「活有尊嚴、生有希望」的夙願。

或許將來會有這一天,大家不必再為買不到搶手的座票而感到憂心,不必再為站著回家而感到心酸,不必想著一年總要擠這一回而感到焦慮,念著短短的年假之後又要遠離家人而感到神傷。到那時,每個中國人都能踏踏實實的呆在家中,工作之餘可以陪著父母置辦年貨,也可以在茶餘飯後給孩子講著新年的故事……。那時的相聚,不過是若干次家人圍坐在一起的某個瞬間而已。#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網民「12306」上買票 上車後被告知欠編
組圖:2015中國新年返鄉潮湧現
新年返鄉28億人次「大遷徙」 黃牛瞬間搶空一車廂票
中國新年返鄉潮怪象 父子火車上中暑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帶動粉紅暴民化 美國突下重手
【秦鵬直播】廣州再現驚魂一幕 南京甩鍋鬧4笑話
【財商天下】資金外逃 北京慌了?
【首播】專訪利特瓊: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
【新聞看點】新疆沙漠遇洪水 唐英傑判9年冤獄
【古韻流芳】劉禹錫越挫越勇 詩文盡顯豪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