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洋外賣郎結盟 向華裔招手

外賣郎待遇每況愈下 在底層掙扎 成立「紐約速遞聯盟」爭取權益

一名胳膊受傷的外賣郎談到自己的經歷哭的很傷心。 (于佩/大紀元)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于佩紐約報導)昨天(10月18日),「紐約速遞聯盟(New York Messengers Alliance)」在市政廳台階前舉行集會,要求更安全工作環境和更高的工資。聯盟中的多位成員上台講述了自己在工作中遇到的難處和希望得到的改善。紐約市議員蘭德(Brad Lander)專程到場支持。

外賣郎在紐約最底層打拼,非常不易。
外賣郎在紐約最底層打拼,非常不易。(DON EMMERT/AFP/Getty Images)

「紐約速遞聯盟」是由外賣郎和送貨員組成的草根勞工組織。他們的二十多名成員昨天在市政廳台階上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聯盟正式成立,並發起一個工人安全運動。他們要求一些送餐公司像Uber、Postmates, DoorDash和Caviar等,能夠出資添置安全設施。同時,他們認為在送貨過程中受傷的員工也應該得到公司的補償。

集會在市政廳台階前舉行。
集會在市政廳台階前舉行。(于佩/大紀元)

市議員蘭德表示非常同情他們,他說:「他們沒有勞動賠償金,沒有醫療保險,不能請病假和帶薪假期,這是不對的。他們這麼幸苦的工作養家、付房租,應該和其他人一樣擁有福利和保護。」

「紐約速遞聯盟」領袖之一的薩迪歐•巴洛。
「紐約速遞聯盟」領袖之一的薩迪歐•巴洛。(于佩/大紀元)

待遇每況愈下 外賣郎團結起來爭權益

目前,一些大公司,如Uber旗下的「UberEats」送餐服務以及「UberRUSH」送貨服務,都沒有對員工提供最低工資保障、帶薪病假等福利。而很多外賣郎不管刮風下雨還是嚴寒酷暑,都要騎自行車或步行出外送餐,受傷的風險大大增加。

趕來支持的紐約市議員蘭德(Brad Lander)。
趕來支持的紐約市議員蘭德(Brad Lander)。(于佩/大紀元)

「紐約速遞聯盟」領袖之一的薩迪歐·巴洛稱自己已經做外賣郎16年了,他說:「夏天的時候我的腳踝骨折了。但是我不能休息,必須繼續工作。因為我一旦休息,我就沒有錢吃飯了。每天,我們這些外賣郎們在這座巨大的城市裡掙扎。而我們的薪水非常低,而且也沒有雇主給我們買醫保。」

更糟糕的是,現在他們的待遇每況愈下,成員華盛頓(Jorge Washington)說:「2015年的時候,Uber承諾我們每小時可以賺25美元。結果Uber這幾年來把我們的薪水一降再降。從25美元到20美元,從20美元到15美元。現在,我們經常一小時只能賺7、8美元。有時候只有4美元。」

巴洛表示:「在過去的這些年裡,像Uber這樣以app為主的公司把我們的待遇降的越來越低,讓我們的工作越來越難做。我們已經達到一個臨界點了。我們很多人一週工作7天,每天工作12到16個小時。我們現在不會再容忍被這些大公司利用了。我們現在要團結起來,反擊回去。」

望華人外賣郎加入 共同維護權利

巴洛最後表示,希望華人外賣郎也加入進來,「我知道紐約有很多華人外賣郎。他們也跟我們一樣面臨著很多困難。」他鼓勵華人外賣郎不要再消極忍受,大家可以形成一個整體,共同維護整體的權利。

「紐約速遞聯盟」是第一個隸屬全美出租車工人聯盟(National Taxi Workers Alliance,簡稱NTWA)的非營利組織。這兩個組織會和司機、外賣郎們站在一起,抗議Uber公司只收小時工,以及現行的工資政策。◇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