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樹斌案真凶認罪的更多細節曝光

人氣 15640

【大紀元2016年1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最近,聶樹斌案被改判,該案是中共司法腐敗的代表性案件。2005年,王書金被抓捕後便自供是聶樹斌案真凶,並認為「我死定了」,但他卻神秘消失了6年,期間被多次轉移看守所;公訴方千方百計地為其開脫,所涉及的內幕驚人。

真凶王書金被村民及家人唾棄

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再審改判聶樹斌無罪。經過21年後,聶樹斌終於被證清白。然而人死不能復生,一個鮮活的生命已經無可挽回。

《中國青年報》12月7日報導,一直聲稱自己是該案「真凶」的王書金終於就要等來有關死刑確切的消息。

一名接近最高法院死刑覆核廳的人士透露,「根據死刑覆核的一般規律,王書金的死刑覆核很快會出結果。」

河北省邯鄲市廣平縣南寺郎固村是王書金的家鄉,村裡的很多村民都想不明白:為甚麼王書金這麼多年來還沒死。

王書金在家鄉曾經犯下多起強姦殺人案,其中一名死者離他家只有不到100米的距離。

對於王書金的結局,村主任萬某一點也不奇怪。他回憶,村裡治安隊經常抓到他在鄰居家偷錢,有時也偷女人的內衣。他工作所在的磚窯廠老闆也經常跑到村委會告狀,王書金會在磚窯廠附近「劫路」,對路過的女人「動手動腳」。「不管熟人或生人,他都下手,」一個村民說。

如今提到王書金,村裡的老人會突然提高音量反問:「這樣的人國家為啥還保護他,讓他多活了這麼多年?」

王書金的哥哥王書銀這麼多年來在村裡都「抬不起頭」,有村民記得,王書銀曾明確說過,王書金「死後就算被狗吃了,也不會讓他埋在祖墳裡」。

王書金自供真凶消失6年 檢方百般為其開脫

2005年初,涉多起姦殺命案的王書金在河南滎陽被捕。其在滎陽索河路派出所供稱,其犯下4條命案,包括1994年在石家莊強姦一名38歲液壓廠女工後將其殺害,但此案的「凶手」聶樹斌已被槍決了。

王書金的辯護律師朱愛民說,當時河南的派出所只是在過年治安排查時,把王書金作為可疑人員帶去問話。「派出所幾乎沒有給他任何壓力。」

讓派出所警察都沒想到的是,王書金一個晚上就主動供述出了自己的4起殺人強姦案和兩起強姦案。當時剛剛進入公安局的鄭成月是辦案警察之一。

鄭成月是最早著手調查王書金案的辦案警察,也是他最早披露「一案兩凶」事件。2005年他發現王書金供述牽涉聶樹斌案「一案兩凶」後,數次聯繫辦理此案的石家莊警方,未獲回應,最後將線索提供給了媒體。以後他便經常受到上級紀委的調查,2009年被迫停職並提前退休。

鄭成月記得,當年把王書金押回邯鄲廣平,帶著他到村裡指認當年犯罪現場那天,幾乎全村的人都在那裡聚集,有人操起磚頭砸向這個曾經的鄰居。

朱愛民記得鄭成月曾跟他講過,從河南滎陽押回河北廣平的路上,剛剛交待4起強姦殺人案、2起強姦案的王書金「睡得鼾聲震天」。鄭成月看得出和盤托出後的王書金所表現出來的「解脫」。

可當王書金回到老家廣平後,等待他的並不是故事的結尾,而是另一段故事的開始。

「一案兩凶」的事情很快被媒體披露,全國的目光也聚集在廣平這座小城。但鄭成月開始認識到王書金的「不一般」⋯⋯

2005年9月,朱愛民在廣平縣派出所第一次會見王書金。他讓王書金「給自己量個刑」時,然後得到了幾乎不假思索的回答:「我死定了。」

這場會見中朱愛民跟王書金提起了聶樹斌案,當時王書金告訴朱愛民,「人是我殺的,就由我來負責,跟那個人(聶樹斌)無關。」

一年半後,2007年3月邯鄲市中級法院一審判決王書金死刑。律師在上訴書裡寫下了這樣的意見:「王書金主動供述石家莊西郊強姦、故意殺人案係其所為,應認定為有利於國家和社會,屬重大立功。」

但法院否認聶樹斌案是其所為,因此不認定王書金有重大立功表現。

一審結束後,王書金更換了羈押地點,從此6年其消失在了人們的視野內,沒人知道他在哪兒。也有媒體報導,王書金四次被轉移看守所。

2013年9月,河北省高級法院裁定王書金非聶樹斌案真凶。

朱愛民再次見到自己的當事人是在2013年二審的法庭上。在經歷過「消失的6年」後,庭審現場上演了司法史上罕見的一幕:被告人堅持要求追究未被指控的罪名,公訴方卻千方百計地為被告人開脫。

朱愛民在後來與王書金的會見中發現,王書金開始主動與他談起了國內其它的冤假錯案。「咱殺人咱自己承擔,冤不了別人。」王書金對朱愛民說。

許永躍張越極力阻撓為聶樹斌平反

據大陸媒體報導,1995年聶樹斌案案發時,河北公檢法機關曾有人提出異議,認為聶樹斌只有口供沒有其它證據,要求改判。正是時任中共河北政法委書記的許永躍下令「要殺,而且快殺」。因此,聶樹斌案二審「95年4月20日省高院立案,22號提審,25號就出了判決書,26號出了死刑命令,27號就殺了」。

據熟悉此案的消息人士透露,2005年王書金案發,供出「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當時聶樹斌案辦案部門找到已是中共國家安全部部長的許永躍,據說正是許永躍出面強力阻撓。已經落馬的原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是許永躍的直屬親信,而馬建又是已經落馬的前中共河北省委政法委書記張越的盟友,因此張越極力阻止此案平反。

2013年王書金案在邯鄲二審前,河北方面採取強力措施逼王書金翻供。王書金從廣平縣看守所被轉移到磁縣看守所,「當時張越直接坐鎮邯鄲,住了三天,在場外指導王書金二審」。開庭前看守所內還曾進行「模擬審判」,讓王以新供詞串詞。#

責任編輯:劉毅

相關新聞
傳中共前國安部長許永躍不被允許出京
【內幕】栽在公共情婦門的國安部長許永躍
【內幕】「是鬼不是人」的國安部長許永躍
高天韻:聶樹斌案判定無罪 最大冤案仍在繼續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台灣F16V成軍 飛行員赴美訓練
【十字路口】抵制冬奧 美帶頭外交戰圍堵中共?
【財商天下】北京「打預防針」:苦日子要來了
【拍案驚奇】馬雲下落不明 薄熙來臨時出獄?
【秦鵬直播】公務員要過苦日子?御用專家警告
【橫河觀點】美外交抵制冬奧 北京失勢的開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