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地上雞塊在不停的移動 仔細一看原來是…團結合作收穫大啊!

看更多文章»

航億葦:說到底,我們比得上那些螞蟻

【大紀元2016年12月09日訊】很多人都應在孩提時代玩過螞蟻,但城裡長大的孩子有點例外。螞蟻有兩種,一種是成群結隊的螞蟻,一種是落單的螞蟻。列隊的螞蟻會有明確的方向,故意打亂它們的隊伍,給他們前進的路上製造一點障礙,比如挖一個深溝,弄水淹了,或者找塊磚頭橫在它們的路上,他們雖然慌亂一陣子,還是能夠找到原來的方面。落單的螞蟻看上去是亂跑,但也比較堅持自己的方向。但如果捉弄它的時間多一些,它要向北偏不讓它向北,它也會改道的。

在人類眼裡,螞蟻是極卑微的動物。但人類真要與螞蟻相比,不一定真能比出多少自信來。螞蟻的速度、負重能力,如果按自身重量比來比較,人類就遠不及螞蟻。

螞蟻窩是它們建造的房子,占地面積可以達40多平米,下地下延伸8米。常見的螞蟻就兩三毫米的樣子,就算3毫米吧。8米是3毫米的2600多倍。中國男人平均身高1.67米,1.67米X2600=4342米。而人類現在的最高的房子,向地上最高可以建到1000米左右,向地下只能一兩百米的樣子。

而且螞蟻建房子,除了自己的小嘴巴和小足,沒有用什麼技術與工具。在螞蟻世界,它們的螞蟻窩都是堅固的堡壘,構造極其複雜。

不過,我們一般說到螞蟻,是要用感歎「人生如蟻」的。我們很多草民也被稱作「蟻民」,因為在殘酷的現實和不可捉摸的命運面前,我們的人生是任由他人擺佈的。我們還自私、貪婪,相互算計,互鬥互害,不知不覺,就變成比笨驢還愚蠢的那種動物。

按道理,人類擁有思想和靈魂,可以思考,可能通過文明進步走出愚昧的荒原。但現實告訴我們,不是那樣的。我們有太多的人甘於墜落,甘於弱智,甘於受騙上當,因為缺少獨立人格,缺少獨立思想,缺少基本的判斷能力與認知。有些人就算拿到博士文憑,就算變成百億、千億富豪,就算變成位居人上的高官,但他們蠢起來,連笨驢也不好意思認他們為兄弟。

而作為蟻民,我們會有太多的恐懼。那些愚貨管治著我們,我們許多人連思考一下都不敢。一些人只要聽到揭露肉食者的醜陋與愚蠢,就認為那是負能量,感到很不舒服。

我們會有太多的迷信。最可笑的是一些人,直到至今卻將那些雙手沾滿鮮血,並死去好多年的惡魔視為神人,以為那種人是永久的偉人、指路明燈。

我們會有太多的麻木。有人的老婆被人強姦了,還要去給人陪笑臉;有人孩子被人賣了,還要替人數錢。再大的事,也是一忍再忍。

我們有太多的輕信。那些騙子許諾的烏托邦,信了;那些騙子許諾的民主,信了;那些騙子許諾的新時代,信了;那些騙子許諾的廉潔、公平、公正,也是輕易就信了。

我們有太多的盲目。不是極左就是極右,總是找不到正道;在錯誤的路上流血流汗,卻又聽不得別人善意的勸告。

然後,我們就有了太多的無情、無恥、無賴和失禮、失信、失德。然後,我們卻又有太多的感歎,責問上蒼的不公,譴責人間的險惡。

在螞蟻面前,每個人都可以慢下來,思考下人生如蟻的根本原因。社會的進步不能僅僅依靠少數人,更不能對青天大老爺、紅太陽、大救星、偉光正、救世主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一個國家和一個民族不覺醒,不能擁有整體的大智慧,那無論民族自強還是民族復興,那可能是永難完成的歷史任務。

空有那些理想,那些希望,那些意志,那些精神,那些鬥志,那些虛幻的精神亢奮,是沒有用的。至少,你得有符合現代文明的基本價值觀,符合基本事實、義理和邏輯的思考與判斷方法。

在迷茫的赤橙黃綠青藍紫中,你至少不是一個色盲;在東南西北中和左中右的叉道口,你至少不是一個路癡。然而,我們自我檢視與互相檢視,卻發現不但有太多的色盲與路癡,有很多人一生中也有太多的時間屬於色盲與路癡期,而且我們還會一方面輕率,不經大腦就敢胡亂判斷,另一方面又過於固執己見,容易因私欲、崇拜、輕信、無知、情緒等搞壞自己的腦子。

面對失誤、遲滯、苦難,我們又會推諉,推諉給歷史、文化、道德,推諉給權貴、外侮、民族性,推諉給命運、陰謀論、不可知論。有時候,我們跟隨別人盲目自信,有時候,又因了社會的醜惡與背信背義而絕望,什麼也不信。反復觀照,獨立精神、獨立人格就是成了人間的精神奢侈品,許多人就是缺少必要的自省,缺少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的勇氣、人格與意志。

如果多數人覺醒了,那麼,那些少數人怎麼能夠決定我們的命運?怎麼可能把我們當猴耍?如果多數人能夠勇敢地站越來,那麼,那些坑蒙拐騙、愚昧無良,怎麼可能在社會上興風作浪?擁有讓大家氣結的權力與資源?如果多數人追求和珍惜自己的自由與尊嚴,那麼,成吉思汗、慈禧太后、希特勒、史達林、伊迪·阿明、博卡薩、波爾布特、薩達姆那樣一些人,又怎麼可以輕易主宰一個國家和一個民族的命運?

覺醒是很難的一件事。可同時,不少人卻又仇視喚醒者、啟蒙人。一些人習慣了做一個奴隸,別人說不要做奴隸,要做獨立的有尊嚴的人,他們卻會非常憤怒,甚至主動將別人綁過去敬獻給奴隸主。而另一種人卻又會用美好的烏托邦將人欺騙,許多人卻容易輕信與盲從,以為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盼來了紅太陽,從此深信不疑。

我看見一些失敗的國家、失敗的民族、失敗的時代,漸漸就消逝在歷史中,被一代又一代的人,反復遺忘。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