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聯邦大選 聯盟黨組閣在望

人氣 1064

【大紀元2016年07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安平雅綜合報導)2016年澳洲聯邦大選投票已過去一週了,新一屆政府仍然無解。聯盟黨內閣部長8日聲稱可組成多數政府,鹿死誰手現在雖難有定論,分析認為聯盟黨組閣有望。

澳洲聯邦大選目前形勢

目前大選點票還在繼續中,7月2日大選夜至今,澳洲聯邦大選帶給澳洲人的僅是等待。聯盟黨內閣部長Christopher Pyne於8日早上宣稱:「聯盟黨已經贏得大選。」當時聯盟黨共獲得73個席位,工黨66席。9日上午,六個尚在爭議之中的選區還有近20%的選票在點算之中。截至7月9日1:00pm,澳洲廣播公司數據顯示:
聯盟黨:73席;
工黨:66席;
其它席位:5席;
未定席位:6席。

如果聯盟黨不能獲得過半76席位,獨立議員和小黨派議員的支持就至關重要。週四、週五兩日,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都在積極與獨立議員及小黨派議員碰面商議合作之事。

Katter’s Australian Party黨領袖、昆士蘭北部地區議員Bob Katter週四與特恩布爾會面後,表示如聯盟黨政府議席不足以組成多數政府,他將給予支持。維州獨立議員Cathy McGowan也在8日表達了會支持聯盟黨的意向。

綠黨已明確拒絕給予聯盟黨這樣的支持。

不過南澳瑟諾芬合作黨(Nick Xenophon Team)的Rebekha Sharkie有可能支持聯盟黨。

據點票趨勢推測,外界認為Hindmarsh、Herbert和Flynn選區席位有可能最後回到聯盟黨手中。特恩布爾領導的聯盟黨可能獲得最多77個下議院席位。

澳洲廣播公司Lateline節目政治通訊員David Lipson分析,聯盟黨仍有希望組成多數政府,但那需要依賴好運氣。本次大選並未像外界預期般出現以個人魅力著稱、攜大勢回歸的特恩布爾帶領聯盟黨在選舉中大獲全勝的景象。

澳洲廣播公司另一檔節目Insiders的主持人、政治分析評論員Barrie Cassidy則表示,工黨看起來已不可能組成政府,但聯盟黨是否能組成多數政府也還不能確定。本週日或許能得知聯盟黨是否獲得76席位,但他表示,更多可能性要到下週才能見分曉。

聯盟黨為何如此艱難?

本次大選似乎從一開始就注定「坎坷不斷」。

特恩布爾今年5月9日宣布解散參眾兩院時認為聯盟黨可通過大選改變參院僵持的局面,當時聯盟黨的一些政策接連被參院否決。自2月至6月下旬以來的多次民調顯示,兩黨支持率幾度陷入50%:50%的僵局。選戰開始後,選情膠著、緊繃似成常態。大選走向到目前為止似乎都令特恩布爾步步心驚。

聯盟黨從上屆90個議席到如今尚未過半數,失票的原因也是各方討論的話題,最普遍的說法是聯盟黨被指欲改變現有的國民保健系統。

人有生老病死,國民保健系統(Medicare)是澳洲各階層選民都關心的事情。民族電視臺(SBS)大選前一份民調顯示,81%選民擔心國民保健系統私有化以及它的改變帶來的影響。

競選活動期間,工黨花了兩週時間,不談其它,專攻聯盟黨將會把保健系統私有化一題,似乎非常奏效。使得特恩布爾不得不在接近大選時,公開承諾國民保健系統不會被私有化。兩黨關於國民保健之爭對民眾來說未必不是件好事。

此外,放棄提高GST稅率計劃也是評論認為聯盟黨失策之舉,提高GST的計劃是在2014年預算案公布後開始提起的。那個預算案計劃在未來十年削減800億的醫療和教育撥款。很多政治觀察家按照邏輯假設不減少撥款的唯一途徑就是提高GST稅率。

澳洲人未必喜歡提高GST,但是他們已經開始接受了。但之後政府沒有任何預警,GST話題被消音。提高GST只是為了為醫療和教育籌款,任何增稅的目的並不是發展經濟。人們感到政府整個經濟計劃偏離方向。這時聯盟黨內部開始有雜音,換人之聲泛起。

工黨召開內部會議 促團結非慶功?

7月8日,工黨在堪培拉舉行會議,決定誰將成為工黨的領導人。工黨前黨魁陸克文曾定下規矩:工黨如果未贏得大選勝利,就要重新投票選出新黨魁。會議的召開似乎是工黨承認這次大選的落敗。

一項有關支持肖頓繼續擔任工黨黨魁的動議被正式提出。這意味著在聯邦大選結束後,肖頓的黨魁之位已得到保障,且不會遇到任何挑戰。據工黨左派消息人士透露,會議的召開是為了促進工黨內部的團結,並非慶祝此次大選中取得的成功。

小黨派收穫頗豐

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在本週初的計票中,有四分之一的選民將第一偏好投給了工黨和聯盟黨這兩大主要政黨外的小黨,這樣的情況還未曾有過。小黨和獨立議員們因此取得了歷史上最高的第一偏好得票率。

在澳洲廣播公司資深大選分析師Antony Green看來,獨立參議員Nick Xenophon自建的瑟諾芬合作黨贏得下議院席位的機會非常大。「因今年雙解散中的成功能讓瑟諾芬合作黨在參議院處於很有力的位置,也可以說成是能讓其在下議院獲得更好的席位分配。」

單一民族黨(One Nation)黨魁Pauline Hanson,因其反移民政策以及對澳洲多元化不信任等言論引來很多爭議,近年她又重返政壇。此次,Hanson已獲參議院一席。她說自己無意回到白澳政策,但希望回到令澳洲變得偉大的從前的價值觀,「很明顯我們的國家現在沒有走向正確的方向」。

大選之後,在眾議院,政府將不得不應對瑟諾芬合作黨的Rebekha Sharkie、獨立議員Cathy McGowan、Andrew Wilkie和Bob Katter和綠黨的亞當(Adam Bandt)。

在參議院,如果政府想通過一項法案,仍將面臨一場戰爭,也就是要面對Pauline Hanson的單一民族黨(One Nation Party)、瑟諾芬合作黨、Derryn Hinch、Jacqui Lambie以及綠黨。綠黨和瑟諾芬合作黨是在參眾兩院都有的少數黨派。因此,無論哪一方獲得權力,在不同的情形下,都不得不面對單一民族黨、Derryn Hinch和參議員Jacqui Lambie。

大選形勢造成的影響

金融服務公司澳洲安保集團(AMP)首席經濟師Shane Oliver表示澳洲聯邦大選結果的膠著給預算案帶來了不確定性,不管最後是哪個黨獲勝,澳洲的AAA信用評級被下調的風險都將擴大。在這種大環境下,投資者的投資意願會降低,這樣會拖累經濟的增長,使得經濟預算案的發展前景暗淡,而且還可能會推動新一輪的減息。

零售業已感受到大選帶來的影響。澳洲商旅的張女士表示,最近生意比較淡,澳洲人通常在大選前後會持觀望態度,直到結果明朗後才考慮消費。◇#

責任編輯:堯寧

相關新聞
澳洲2016年聯邦大選進入白熱化
2016年澳洲聯邦大選指南
2016澳洲聯邦大選日 選民抱怨「選票太長」
2016年澳洲聯邦大選日 華人怎麼說
最熱視頻
【羅廚尋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錯】港人DNA數據大憂慮
【現場視頻】瀋陽高壓線遭雷擊 火花飛濺
【珍言真語】袁弓夷:港府延選犯法 加速滅共
遠離甲溝炎 常喝2味養甲茶 指甲紅潤不易裂
【珍言真語】潘焯鴻:無懼權貴揭弊 替天行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