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向陽妻子向國際求助 獄中秘密信函曝光

人氣 3339

【大紀元2016年09月20日訊】被天津當局去年非法抓捕並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李珊珊,在天津東麗看守所關押期間,冒著巨大危險,親筆寫了一封給國際人權組織的求助信,幾經輾轉,最近才傳到了海外。

李珊珊求助信中,描述了自己和丈夫周向陽所遭受的不公對待及折磨,尤其是丈夫周向陽一直在絕食抗議中共非法抓捕,有生命危險。李珊珊呼籲國際人權組織對他們給予關注,向他們伸出援手。

李珊珊親筆信,希望國際社會伸出援手。(NTD圖片,知情人提供)

附李珊珊的親筆信,內容如下:

尊敬的國際人權組織負責人:

你們好!我叫李珊珊,是中國大陸一名普通的法輪功學員,我和丈夫周向陽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天津東麗區看守所,已經近2個月。

2012年4月,在海外人權組織和國際特赦的呼籲和營救下,我丈夫周向陽得以提前從天津濱海監獄(原名天津市港北監獄)獲得自由。但天津國安警察並沒有放鬆對我丈夫的監控。

我丈夫獲釋時,我還在被非法勞教期間,迫於國際人權組織和社會輿論的壓力,這段時間,一位特殊的「領導」(略胖,男,50歲左右,2次找我談話,了解我的家庭背景和思想動態),通過談話得知此人是公安部的,曾在政法委工作,專門研究法輪功學員,並被派往海外研究監控法輪功學員,他告訴我,任何一個法輪功學員家庭基本情況,家庭收入、存款,他們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他與我交談時,言語間憤恨地說:「李珊珊,你家這點破事兒,誰跟你們沾邊誰倒霉,你們就像瘟疫一樣散毒……」

2013年6月,石家莊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解體,卻以我表現不好為由繼續將我與吸毒人員關押在一起,期間以恐嚇抓捕我丈夫和家人為手段,對我進行心理暗示。直到2013年11月8日,在家人強烈抗議下,我獲釋,當天去勞教所門口接我的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被警察錄了像。

我跟丈夫回天津後(因丈夫身份證戶口是天津戶口,我夫婦二人打算在天津生活),11月15日,石家莊國安警察大規模抓捕法輪功學員,至少30人被抓被非法抄家,其中很多都是當時被勞教所警察錄了像的。

回天津一週時間內,有大港區警察對我丈夫進行跟蹤、監控,經核查,跟蹤車輛中至少有4輛車是套牌黑車,考慮到這種恐怖手段,我們不得不搬家。

兩個月後,也就是2014年初,我唐山老家的父母跟我說社區居委會的人多次到家裡騷擾,打聽我的消息,家人不能安定生活。

2014年5月左右,我與丈夫都有了自己的工作,生活日趨好轉,這時又有大港(濱海監獄所在地)警察打聽我丈夫的情況,尋找我夫婦二人。

2014年9月份,我丈夫打工的公司「天津永和迅物流有限公司」負責人突然要收員工身份證明,警察又進行騷擾。

2014 年11月份開始,東麗區刑警七大隊警察兼派出所利用各種手段跟蹤我夫婦二人,派人盯我家車牌號(車是我父親方便我夫婦二人回家探親和工作買的,車牌號也是唐山地區的)。甚至找到我們租房的房東核查身份,為了不給房東添麻煩,我們不得不再次搬家。搬家當天,租房社區暗中盯梢地不停打探我二人消息,我們搬家後很長時間,警察多次在我工作時間發騷擾簡訊,試圖套出我的工作單位和我家住址。

2014年12月下旬,有便衣3人直接闖入我工作單位「天津港馳貨運代理有限公司」辦公室,以檢查水質為名義對我公司辦公室非法查看。經核實,我所在公司整個大樓沒有安排檢查水質的,物業管理也說從未檢查過甚麼水質。

一週內,公司老闆發現有人私自進入辦公室亂翻,並對公司電腦和電話進行了監聽、監控處理,同時毀壞了我平時閱讀的電子書,我工作的QQ也被盜用,有「網路血魔」的QQ號變換方式(對我)進行騷擾,同時盜取我電腦桌面工作文件,導致經常性大量內存被占用,耽誤我公司業務溝通、往來,導致電腦無法正常工作;公司座機被監聽,多家業務合作夥伴埋怨我公司電話要求更換,無奈換上新電話和新的電腦數據機,第二天網警再次植入病毒,對電腦惡意攻擊,電話線路被切斷,響鈴拿起後無聲音,反覆3次方能正常接聽,故障反而更加嚴重。(證人:公司現場負責人張澤文,業務劉瓊)

2015年2月22日大年初四,我夫婦二人開車回老家拜年。回天津的高速路上,明顯感到車體異常晃動並伴有異常響聲。幾天後我丈夫去4S店對汽車進行保養,發現車底盤被吸附一個「T15600銳眼遠 程監聽監控」裝置。(證人:唐山豐潤區八里莊龐大奇瑞汽車4S店,我的父親李金明),此裝置在3月2日抄我家時確認是東麗區刑警七大隊警察安放。同時我們懷疑,剎車部位是否做過手腳,這是赤裸裸侵犯人權的行為。

2015年3月2日早晨7:30左右,我剛打開門準備去上班,猛地闖進20多人,身著便衣扛著兩台錄像機。他們把我丈夫蒙上頭,鞋也沒給他穿上,眼鏡也沒帶,氣勢洶洶將他綁架走,隨後綁架我並進行抄家,從客廳、兩間臥室,細小的角落也不放過,拿走了我們剛買的DVD、新手機、我丈夫和我的筆記本電腦、網卡、U盤,並扣了包括房租在內的1萬元現金、銀行卡;他們找到偷偷安在我家車底 盤底下的「T15600銳眼遠程監聽監控」後,叫來那個安裝監控的警察,使了個眼色,把它拿走了。(註:我們發現此監控器後,將其從各個角度拍照,包括購買型號,條形碼等,儲存在筆記本電腦內,電腦被抄了)

以上內容均屬實,望國際人權組織及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給予重視,中國政府在 2012年「十八大」 以後出台了《人權保障法》,但從實際執行方面,有空喊口號毫不作為的情況,作為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這種被長期跟蹤、騷擾、迫害,體現了中國政府對於「保障人權」政策的冠冕堂皇,形式上口頭上宣言,表現給國際社會看,實質並無改觀,下面的內容是我目前的親身經歷:

我和丈夫於3月2日晚上7:00左右先後被投入東麗區看守所。由於多次遭遇綁架迫害,我提前要求辦案警察拿些衣物和錢,辦案警察無視我的要求,被非法關押半個多月時間裡,沒有衛生紙、衛生巾、衣服無法換洗;提訊我時我抗議基本權利不能得到保障時,警察表現為嘲諷和無視。我寫的如何處理扣押我家現金和信用卡的委託也被故意拖延,因委託上提到請律師情況,辦案警察劉陽等推脫說我家電話打不通。隨後又有警察試探我與家人日常聯繫頻率,依然故意拖延我家屬的知情權,這種行為是在鑽法律的空子,故意切斷律師在最佳時間為當事人爭取權利的途徑。

37天後我和丈夫被非法下了逮捕令,檢察院一工作人員4月7日對我進行提訊時,基本不容我說話,審訊草草的總共不到20分鐘。他帶著一股憤恨情緒,說我反政府,我每次想說話都被壓回去,他說不聽我給他洗腦,但事實上我還沒來得及回答他的問題,他就主觀上開始拒絕溝通。我提出他工作態度帶主觀情緒後他更火了,揚言要判我5年,咱們法庭上見,看你們結果如何等等。

檢察院預審張德建等二人提訊我時,我要求與看守所駐所檢察官溝通,駐所檢察官也沒有對我的情況約見。

在我目前被關押的女號124監室,目前還在做奴工產品,一種手工粘制的小型塑料花朵,顏色各異,據說用於出口。不光是女號,全看守所的在押人員,包括男號都要做這種廉價的手工勞動。(每個監室約20人左右,共24個監室。)交活交得多的監室,看守所民警獎勵吸煙、放大風(就是能在監室外空場上晾晾被褥,多曬曬太陽)

這裡的日用品和食品一般要高於當地市場零售價格,特別是利潤高的代購食品,甚至超出其實際價格好幾倍。

我所在的124監室,有在押人員被關拘,受懲罰(使用酷刑)情況,一個黑龍江佳木斯女孩因與同室人員吵架被帶刑具手鐐腳鐐,看管民警沒有採用「溝通教育感化」的方式化解該在押人員之間的矛盾,導致其情緒不穩再次與其他人發生矛盾,看守所所長繼續使用酷刑(雙手雙腳伸開呈「大」字形躺在地上,四肢錨上鐵鏈,除上廁所外, 無法改變姿勢),還要我全監室在押人員連坐,每天派2個人照管,24小時換休。

勞教所解體後,對法輪功學員的抓捕有增無減,手段更加隱蔽,採取的方式。依然是換湯不換藥。目前我的丈夫周向陽還在絕食抗議對我夫婦二人的非法抓捕。看守所不允許我夫婦接觸,以「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為罪名,說我倆「結夥作案」。我希望這封信能夠對我的律師起到幫助作用,同時我(聲明)所揭露的都是事實。

由於完全與外界隔絕,我萬般無奈,懇請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關注我丈夫情況,關注他的生命安危。麻煩我的律師將此信代轉給大紀元,我請求關注我丈夫生命安危,萬分感謝!

周向陽妻子:李珊珊

2015年4月15日於東麗看守所124室   #

責任編輯:高静

相關新聞
飛瀑:周向陽、李珊珊案重新開庭說明了什麼
周向陽夫婦案一波三折 天津法院將重新開庭
覓真:從周向陽夫婦悲慘遭遇看中共惡魔本性
周向陽案開庭警方如臨大敵 律師辯護震撼人心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王岐山戰戰兢兢?中共博鰲自打臉
【秦鵬直播】王岐山博鰲給習報幕 被嘲林副統帥
【新聞看點】中共轟6演練投彈 美挺台放大招
【橫河觀點】小心中餐館攝像頭 中共監控侵世界
【新聞大家談】習李連喊別脫鉤 陸驚爆公派殺人
【財商天下】中國GDP增長18%?藏糟心帳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