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合同有詐 強制租賃先 玩弄法律 耍流氓在後

信用卡POS機後面的圈套 小企業要警惕專業詐騙

提醒在美的華人小企業主,簽署信用卡機文件要小心,警惕騙子設好圈套矇人。(Fotolia)

人氣: 165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劉菲、李珊綜合報導)最近在加州爆出一家利用信用卡POS詐騙的騙子公司,據說這家公司利用合同欺詐小企業主,先強制租賃刷卡POS機,再玩弄法律耍流氓,大多數受害者都在家加州和德州。實際上這家公司在紐約註冊、目前已被禁止在紐約運營業務,幾年前還因詐騙「前科」在紐約遭大額罰款。本期盤點利用POS機的行騙伎倆,希望小企業主提高警惕,不要上當。

小林泰繪子(Taeko Kobayashi)是洛杉磯爾文戴爾市 (Irwindale)某公司的合夥人。該公司製造和設計汽車的高性能制動系統和部件,是一家B2B模式的小企業。

2016年夏天,她開始接到一個名叫智能卡商戶服務 (Smart Card Merchant Service)公司的電話,稱可以提供比市場價格更低廉的信用卡處理費用。

「我接到智能卡商戶服務的電話說,我們可以節省大約40%到50%的信用卡處理費,並且一定要和我預約、讓我和他們的地方銷售代表見面。他們說,這只是對當前 (我所付的)價格和他們的價格做簡單比較,沒有義務簽約。」

小企業主如果接到電話,說可以提供比市場價格更低廉的信用卡處理費、幫助省錢時,一定要多留意是否系詐騙。(Fotolia)
小企業主如果接到電話,說可以提供比市場價格更低廉的信用卡處理費、幫助省錢時,一定要多留意是否系詐騙。(Fotolia)

簽署文件要小心 騙子設好圈套矇人

這位銷售代表是韓醫李邁克(Michael Lee),見面感覺是很有親和力的男士。他向小林保證,如果對服務不滿意的話隨時都可以中斷取消,無需繳納罰款。但是他提出,為了得到上述優惠價格,他需要獲得總公司的核准,需要小林簽署一些文件。

小林回憶說:「當我猶豫是否要提供所有信息時,他再次向我保證:『這些(文件)只是為了報價和分析,不是合同或協議。不要擔心。相信我,我有超過20多年的全職經驗,我是為了幫助業主省錢,從來不會占任何顧客的便宜。我從不撒謊。』他還書面保證,服務費率永遠不會上漲。」

就這樣,小林簽署了這份文件。不久,她收到一個棕色包裹,沒多想她就簽收了,打開一看原來是一臺信用卡刷卡機。這太奇怪了,小林說:「我立刻與李邁克聯繫,給他留言說:我在沒有收到任何通知、分析或報價、沒正式簽約的情況下就收到這臺機器。我告訴他我們是一家B2B企業,主要是網上交易,不需要刷卡機。他告訴我刷卡機是免費的,是為了滿足支付卡行業標準 (PCI)要求的一部份。」

小林也沒有多想,但是隨後她越發覺得不對勁,在仔細查看當時李邁克讓她簽署的文件後,她發現那根本不是文件,而是一份為期4年的「不可取消」(Non Cancelable)的租賃協議。協議上寫著,她必須每月為這臺她並不需要的機器付約105美元租金,付足48個月,共約5,000美元的費用。

小林說:「我從來沒有同意過這個協議,我也從來不知道簽收了包裹就是接受了合同——直到我打電話給北方租賃(Northern Leasing)公司。」她給李邁克的公司智能卡商戶服務和北方租賃打了許多電話,問題至今無法解決。北方租賃還威脅她說,如果不付齊這5,000美元的租賃費,他們將上報信用機構,在她的信用記錄上留下不良記錄。

「這是一個有計劃的騙局,李邁克是一個騙子。」小林氣憤地說,因為文件上有她的簽名,而律師只認書面合約,他們等於走進了圈套,無法脫身。

當問到既然有這麼多可疑之處,為甚麼當初還和李邁克簽約時,小林無可奈何地說,李邁克進公司來,帶著印有電話、電子郵件的名片。為了讓她放心,李邁克還允許她錄下談話,以避免任何誤解,因為他希望一切透明,並保證他的口頭承諾都是真的。「他甚至在一張紙上給我簽署了手寫的承諾,所以我更信任他了。這就是他贏得人們信任的欺騙手法。李邁克是一個天生的詐騙高手(con artist)。」

儘管有這麼多保證,小林已經找不到李邁克的蹤影。他不再接電話短信也不再回電子郵件,宛如從地球上消失。

一旦用戶將機器退回,並拒絕履行合同,騙子公司會夥同律師,用威脅告上法庭,向信用機構舉報「不良」記錄為要挾,逼用戶忍氣吞聲。(Fotolia)
一旦用戶將機器退回,並拒絕履行合同,騙子公司會夥同律師,用威脅告上法庭,向信用機構舉報「不良」記錄為要挾,逼用戶忍氣吞聲。(Fotolia)

中招者人數眾多 多為小企業主

除了小林,記者還採訪了南加的另外三名小企業業主,他們都有類似的經歷。史蒂夫‧林德曼(Steve Lindemann)是位於洛杉磯聖迪馬斯市(San Dimas)的一家相框裝裱公司(Linco Custom Pictures Framing, Inc.) 的老闆。

他說,在2013年2月,李邁克說服他簽署了為期3年、每月91美元租金的「不可取消」合同,卻用手掩蓋合同上「不可取消」的字樣,得到的是一臺過時的、沒有晶片卡的讀卡器,實際價值大概只有200美元的刷卡機。他將該機器退回,並拒絕履行合同,被北方租賃發來律師信,威脅將他告上紐約法庭,還要向信用機構舉報他的「不良」記錄。

林德曼說:「我的信用記錄原來在900分,現在被損害了多少,我沒查。我68歲了,1976年創立公司,現在已經買下了公司的建築,沒有貸款,我不在乎我的信用記錄。」但是為了原則、為了防止別人再上當,他寧願到紐約上法庭。

而在洛杉磯艾爾蒙地市(El Monte)傢俱公司的CEO陳瑞克(Rick Chan)也是李邁克的客戶。他說自己簽署了為期4年、共計4,800美元的合同,換來的是一臺僅值二、三百美元的機器。但是他自認倒楣,「兩件事讓我覺得很愚蠢,部份是我的錯,我簽合同的時候沒有仔細檢查。如果我能再見到他(李邁克),我真想打他一拳。」

他說李邁克許諾可以給他降低信用卡處理費,比通常3%的費率要低,「對許多小商家來說,他的話聽起來不錯。可惜他們懂得如何規避法律。這些專業騙子知道如何騙人,我們卻束手無策。」

在洛杉磯瓦倫西亞市(Valencia)開設申氏家庭武館(Shin』s Family Martial Arts Center)教授跆拳道的申南希(Nancy Shin)說,她的武館有刷卡機,但是李邁克說要得到優惠的信用卡處理費就得租用新的刷卡機。於是她的兒子簽了合同,每個月租金175美元,為期3年。

「我從來沒看到合同的副本」,她說自己雖然很氣但還是付滿了3年,「教訓就是,千萬別讓兒子簽合同,千萬別簽缺頁的文件。」

與此同時,記者在試圖聯繫李邁克和智能卡商戶服務公司的過程中,收到一家名為Eschelon Merchant Services的公司的回復。該公司在12月23日的電子郵件中證實,李邁克是Eschelon的獨立承包商,但是如果客戶投訴衍生出問題,這種關係可能終止。(註:Smart Card Merchant Service屬於位於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Eschelon Financial Group, LLC註冊的公司。該公司與北方租賃(Northern Leasing)有業務關係。)

開篇的小林說,她現在發誓將來如果不清楚合同的每一個字,她再也不簽署任何東西。她希望別人也汲取她的教訓。聽完這些受害人的親身經歷,除了我們在簽署經濟合約時,保持警惕、看清楚合同細節外;大家也不要放棄用正確的渠道、捍衛自己的權益。有道是多行不義必自斃!

這類利用刷卡機行騙的騙子主要伎倆是:常用詐騙伎倆:第一,用免費或省錢為行欺詐之名。第二,租賃合同中隱藏著多處貓膩。第三,堂而皇之利用法律「耍流氓」。(Fotolia)
利用刷卡機行騙的常用詐騙伎倆有:第一,用免費或省錢為行欺詐之名。第二,租賃合同中隱藏著多處貓膩。第三,堂而皇之利用法律「耍流氓」。(Fotolia)

北方租賃在紐約有詐騙「前科」

比如這家北方租賃公司註冊地點在紐約,在2016年4月就被紐約總檢察長施奈德曼(Eric T. Schneiderman)提出起訴,針對北方租賃、與其合作的律師事務所Joseph I. Sussman, P.C.及若干個人提出起訴,控告其使用欺騙性手段在全美範圍詐騙小企業。

「讓小企業陷入無休止的租賃協議,租用標價過高的信用卡設備,並通過訴訟、濫用司法程序來收取租金。」在4月13日,紐約總檢察長施奈德曼發出的一份聲明中說:「這些小企業主,很多是移民、老人或退伍軍人,他們是經濟的基石,應該得到誠實和公正的待遇。」

其實更早在2013年,總檢察長施奈德曼已與北方租賃達成了一項數百萬美元的和解協議,當時北方租賃就用類似的欺騙性做法,從近11萬名歷史客戶的銀行帳戶中取走360多萬美元的未授權費用,而這些客戶沒有收到任何通知,還有的甚至是11年前的到期客戶。

接下來盤點這家北方租賃公司的常用詐騙伎倆:

第一,用免費或省錢為行欺詐之名。

總檢察長辦公室對北方租賃公司的訴訟,不僅是基於它有欺詐消費者的行為,還因為它長期利用紐約的法院制度來達到騷擾、欺詐和欺騙性的收債行為。「我們不允許利用謊言和偽造來騙取小企業主的贖金。」根據聲明。

很多受騙的小企業主都不知道自己被北方租賃告上法庭,直到他們查看自己的信用報告,發現因不及時還款、信用評級下降才知曉自己已被告,並且敗訴、有了信用污點。

「訴訟的最終目的是禁止這家聲名狼藉的公司以及關聯企業或個人再次欺詐,同時解散北方租賃公司,並責令其通知三大國家信用報告機構,撤銷錯誤的信用資訊,恢復消費者的信用。」

總檢察長辦公室發現,北方租賃雖是紐約的公司,但是它的欺騙手段伸向了全美各地,常見的伎倆是誘使小企業主簽署租賃協議,通常是虛假表示租約是「免費的」或可以幫他們省錢,並信誓旦旦地表示消費者可以隨時取消租賃。在數百個例子中,他們甚至收取非消費者本人簽名的租賃合同,還有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添加惡意條款到租賃合同中。

第二,租賃合同中隱藏著多處貓膩。

細看北方租賃公司的租賃合同,可謂條款繁多、且完全偏袒它自己。比如該公司租給消費者的信用卡機價值只有幾百美元(新機器的最高價格),而在北方租賃租賃的過程中,消費者要為此設備支付數千美元。此外,租賃協議中以小小的字體印刷,要求任何訴訟都必須在紐約提起,無論消費者居住地在哪個州,並要求如果訴訟失敗,消費者支付北方租賃的律師費(而不是反過來的正常條款)。

那麼一旦消費者陷入北方租賃公司的欺詐合同中,北方租賃將拒絕任何情況下取消租賃行為——即使刷卡機從未使用過或者消費者簽名是偽造的。此外,合同中的小小字體印刷的條款,大多數消費者從來沒有機會看到——從租賃期開始後的數月或數年間,北方租賃可以不斷地從消費者的銀行帳戶扣除租賃付款。

在租賃協議中,還要求個人擔保。這些擔保使個人業主(或任何可能簽署租賃的個人)根據租賃協議不得不承擔個人責任。

第三,堂而皇之利用法律「耍流氓」。

當消費者停止對其租賃付款時,北方租賃公司通過自己的員工和約瑟夫‧蘇斯曼(Joseph I. Sussman)律師事務所,採用騷擾電話和信件轟炸消費者,並威脅要在紐約起訴消費者。隨後約瑟夫律師事務所在紐約民事法院開始行動,其實他們知道要對方到紐約來應訴和僱用律師來打這場官司也不現實,因為許多「被告」都生活在德克薩斯州和加利福尼亞州。

在2010年至2015年間,北方租賃及其關聯公司在紐約市民事法院提交了超過3萬次收款動議,而且自2010年以來,該公司還在紐約民事法院獲得了超過1.9萬項對單個消費者的缺席判決,很多是因為消費者不知道訴訟或不能出庭辯護還有的是因為他們根本不住在紐約地區。

紐約州已禁止該公司繼續營運

根據資料顯示,北方租賃是一家從事微型租賃服務的金融設備公司,從1991年成立以來共簽署了50萬件設備租賃合同。目前,紐約總檢察長辦公室已下達臨時禁止令,要求北方租賃停止「以低於市場正常價銷售、分配或轉讓任何設備融資租賃。」

加州的相框裝裱公司老闆林德曼質疑,既然北方租賃已經被紐約總檢察長起訴,為甚麼它還能繼續在全美各地行騙。他和小林等若干受害人亦同時向加州總檢察長遞交了投訴信,得到的回復卻是:他們的管轄範圍局限在消費者就個人和居家消費對商家的投訴,至於商業投訴,還請他們自行聘請律師解決。

對此,洛杉磯律師劉龍珠說,要引起州檢察官辦公室的關注,需要很多人報案。另外,個人也可以提起集體訴訟。「但是如果受害人覺得這些錢不是很多,心裏是生氣,值不值得死磕?划不來。但是如果沒有一個人去死磕,他就可以逍遙法外。」◇

責任編輯:麗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