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王全璋失聯800天 歐盟關切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2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呂適約報導)2015年「709」大抓捕目前只剩一人杳無音訊,他就是王全璋律師。隨着中共利用聖誕假期對維權人士吳淦和律師謝陽開庭後,王全璋的處境再被關注。

希望之聲報導,王全璋的代理律師程海也表示很擔憂他的狀況,希望更多的人來關注王全璋,他同時對中共當局不許會見王全璋感到非常憤怒。敢於為王全璋律師辯護的人並不多,因為這些律師要承擔來自中國警方和司法部門的巨大壓力。在程海律師之前,已經有多位王全璋的辯護律師先後受到司法部門的脅迫,有的甚至為此進了監獄。包括程海律師在內,沒有任何律師獲得過會見王全璋的機會。

在前年的709事件中,多名被捕人士現今或者釋放,或者遭判刑,而王全璋被關押至今800多天音訊全無,生死未卜。他的代理律師屢遭當局威嚇、關押,至今無法見到王全璋。他的妻子及親人也無法得到王全璋的一點信息,甚至有王全璋的好友希望他上央視被認罪,「這樣讓我們知道你還活著」。

在維權人士吳淦獲8年重刑的同時,外界卻無法忘記為異議人士和法輪功學員代理案件的王全璋律師的處境。歐盟周三發表聲明,重申對王全璋的聲援,對他無法接觸家人或自行選擇的律師表達嚴正關切。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7日報導,王全璋因代理包括法輪功在內的敏感案件,在兩年前被綁架,直到2017年2月14日,王全璋家人收到天津警方書面通知:王全璋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逮捕。他也成為709維權律師案中唯一的、外界不知生死的人。這種非法手段唯中國才有,在全世界的法制國家中找不到第二例。

很多關注王全璋案的人士表示:王全璋被關押兩年多,從來沒有獲得任何會見,情況真的很不樂觀。王律師的處境一定非常糟糕,糟到不能夠讓外界見他,……可能他生了重病。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一直不遺餘力地尋找自己的丈夫,她非常擔心王全璋的身體狀況,甚至懷疑他是否還活在世上。

李文足認為,王全璋可能是完全不妥協,當局無法處理他的案件,所以人就「消失」了。

被譽為中國良心的高智晟律師曾經在一篇聲援709被打壓律師和公民的文章中說:王全璋律師為法輪功受打壓者提供法律幫助的時間比他還早,還曾經到北京來拜訪過他。王全璋律師2000年畢業於山東大學法學院,而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打壓始於1999年,那時整個國家機器全部運轉,集中打壓法輪功修煉者群體。

有報道說:王全璋還在大學期間,就敢於能用所學法律知識,站出來為法輪功修煉者維權,為遭勞動教養者提供法律幫助,並因此而被山東國保或國安威脅,甚至被限制自由、被查抄。王全璋為法輪功人員辦案收錢很少,他對他們說:對於你們,無論我收多少律師費都顯得太多,但為了幫助更多的人,為了可持續的維權,為了養家糊口,我不得不收費,你們給多少就看你們的能力吧。

王全璋畢業後曾經在山東省圖書館有穩定工作,但依然利用業餘時間去農村為農民普及法律常識。他一直沒有離開過維權活動,離開過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的倡導和維護。來北京後,他先在某個研究所工作,後來到律師事務所做執業律師。

真正讓王全璋名聲鵲起的是2013年江蘇靖江開庭被拘事件。

2013年4月3日,王全璋因在江蘇省靖江市法院出庭為法輪功學員朱亞年作無罪辯護,而遭到該法院強行非法送公安局,並以「違反法庭秩序」為由將其拘留10天,後因引發各方媒體熱議關注,以及有百餘名中國律師連署抗議,要求官方公開現場錄影並對其予以釋放,其才於3天后提前獲釋。

受到當局打壓的王全璋,非但沒有退縮,反而越戰越勇。2014年初,他奔赴黑龍江建三江聲援被抓捕律師,再被警察施以暴力。王全璋律師因辦案而挨打已經是家常便飯,但他從不屈服。一次,一個地方的警察為了不讓他說話而打他耳光,王全璋堅持說話的權利,而挨了100個耳光。

多少次挨打,王全璋都不對自己的妻子提及,一次被打得鼻青臉腫,無法再與妻子如約視頻了才被妻子知道。愛家愛妻子兒子的王全璋律師像一個空中飛人,整日奔赴在全國各地進行維權辯護,很少有回北京休息的時間。他在視頻中看著兒子長到兩歲多,被稱為「視頻爸爸」,在被抓捕之前他一直與妻兒在北京租房生活。

維權律師王全璋入獄後,他的妻子李文足漸漸了解了王全璋工作的意義而為他感到驕傲,她戰勝了內心的恐懼孤獨,身體力行追求心中的愛、自由與公義。在獲得2017年度「傑出公民獎」時,李文足說:「我們盼望團圓,更盼望公義在這個國家被高舉!唯有公義被高舉,我們的國、我們的人民才是有福的!對我們來說,沒有公義,何來真正的團圓!」

責任編輯:于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