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中共暴力屠殺的多名人大校友

人氣 6907

【大紀元2017年02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思緣報導)中國人民大學(下稱:人大)碩士畢業生雷洋死亡事件餘波未了。人大前副校長謝韜的女兒謝小玲近期罕見發起聯署要求中共公布雷洋案真相。此前中共雖稱雷洋嫖娼及抗拒執法,但外界大多相信雷洋遭北京警方誣陷,並死於警方暴力毆打之下。

不止雷洋,在過去的那些人大校友中,出現過多名被中共暴力屠殺的人物,如林昭、張志新等。

雷洋被暴力毆打致死  人大校友聯署質疑中共判決

2016年聖誕節前的12月23日,中共公布對「雷洋案」的判決:對邢永瑞等五名涉案警察不予起訴。雷洋家人其後不堪壓力而放棄訴訟,獲中共巨額賠償,但公眾繼續追討真相。

人大校友雷洋是近期被中共警察暴力毆打致死的一個典型人物。

人大前副校長謝韜的女兒謝小玲,去年12月30日,發出公開信,並發起聯署,要求中共全國人大、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面對雷洋案帶來的嚴重後果,徹查案件,向社會交代真相。

謝小玲在給李克強的留言中質疑:雷洋案是產生重大國內外影響的公共事件,檢察院對涉事警察免於起訴以及對家屬以巨額國家賠款,公理何在?謝還要求中共釋疑。

人大校友群支持此行動,並積極參加聯署,有超過1600名雷洋的人大校友們聯署公開信,直書對中共判決結果「不同意、不認可、不接受」,抗議豐台檢察院的不起訴決定。聯署抗議活動在在大陸各界展開。

隨之而來的是,聯署行動被中共相關部門迅速破壞,各地警方和維穩辦,威脅參加聯署的人大校友,多人被約談。

此外,中共宣傳部門加強了對雷洋案質疑批評聲音的打壓,包括微信、微博等,全面刪除不利言論。這使得民間的憤怒與恐慌情緒一度高漲:「犧牲一個雷洋,下一個雷洋便正在路上。」

人大校友們的血與淚

早在60多年前,部份人大校友精英們就已經與中共分道揚鑣,並為之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時至今日,中共的這些屠殺故事中的暴力與血腥仍讓人不寒而慄。

最早的人大一度被視作中共在延安辦學的延續,在1950年代偏重意識形態和計劃經濟管理,曾被視作「第二黨校」。

然而,在1950年到1966年的16年間,這所以培養所謂「黨的幹部」為宗旨的學校,並未出現任何一名政治局委員級別官員。相反,在這16年裡,這個學校的多名校友脫離「延安精神」,開始與中共對抗。

1957年,對於人大而言是個里程碑式的轉折點,人大從那時起出現一批對中共來說「桀驁不馴」的校友,如林昭、張志新等。1989年的六四事件又導致多名人大校友遭中共殺害。

以下是幾名被中共暴力屠殺的人大校友的故事。

林昭:遭受長達180天的殘暴虐待

蘇州人林昭原名彭令昭。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林昭因公開支持北京大學學生張元勳的大字報「是時候了」而被劃為右派,成為北大第一批右派分子。1958年6月,林昭從北大轉學到了人大。

此後,林昭因言獲罪,在毛時代公開以人類普世價值挑戰中共極權主義而被迫害致死。

中共給林昭扣上「陰謀推翻人民民主專政罪」、「反革命罪」等罪名。從1960年起,林昭被長期關押於上海提籃橋監獄。在獄中,林昭曾多次絕食,並書寫了二十萬字的血書與日記。 她曾遭受了長達180天的殘暴虐待,成縷的頭髮被連血帶肉地揪扯下來。獄警曾多次企圖強暴她,為了尊嚴她只好把褲子和上衣縫在一起。獄警惱羞成怒,每天指使一大群女流氓對其進行長達幾小時凌辱式的批鬥。

1968年4月29日,林昭在上海被秘密槍決。次日,劊子手上門向其家人索要五分錢子彈費,其母隨即發瘋。後因醫院拒絕醫治,1975年在上海外灘自殺。而在此之前,林昭被捕一個月後,其父就已服藥自殺。

1981年,中共終宣告林昭無罪,但民眾每年祭奠林昭都被中共視為敏感行為。

林昭因言獲罪,在毛時代公開以人類普世價值挑戰中共極權主義而被迫害致死。(網絡圖片)
林昭因言獲罪,在毛時代公開以人類普世價值挑戰中共極權主義而被迫害致死。(網絡圖片)

張志新:被虐殺前臉扭曲得沒了人形

1975年4月4日,一聲淒慘的聲音劃破了中國大地。一個已經瘋了的女人,被監獄的管理人員強行按倒在地,在頸背上墊上一塊磚頭,為防喊口號,一把生繡的小刀割斷了她的喉管。

「他們慘絕人寰地切割了她的喉管,又把一段三寸長的不銹鋼管插進氣管裡,再用線將刀口縫上」。一個女管教員,看著,聽著這慘不忍睹的暴行,經不住慘叫一聲,昏倒在地。

45歲的張志新在瀋陽大窪刑場被殺害。

45歲的張志新在瀋陽大窪刑場被殺害。(網絡圖片)
45歲的張志新在瀋陽大窪刑場被殺害。(網絡圖片)

張志新出生於天津的一個大學音樂教師的家庭,酷愛拉小提琴,之後曾在人大學習。在文革期間,張因批評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被捕入獄。

張志新的妹妹張志勤曾回憶說:一般蹲小號的時間就是一兩個星期,否則精神就失常了,人也廢了。張志新竟然蹲了一年零七個月,為了不再受強姦犯強暴這種難以啟齒、極其低級的侮辱,姐姐竟然把糞便抹在自己的身上,臉上。

45歲的張志新在瀋陽大窪刑場被殺害。(網絡圖片)
45歲的張志新在瀋陽大窪刑場被殺害。(網絡圖片)

中共黨媒《光明日報》曾發表了一篇有關張志新案件的文章,文中描述了張在獄中受到的非人待遇:她屢遭強姦/輪姦,她被逼瘋,整天在只能一個人坐的 「小號」裡,一個人只能坐,不能躺睡的特殊小牢籠裡;她被迫用窩窩頭沾著月經血吃,在小床上大小便;雖然已經瘋了,但她都沒有做瘋子的權利,監獄工作人員將女病人的情況向上報,上面沒有任何司法調查,就回答:「裝瘋賣傻。」

她的監禁生涯從1969年到1975年一共持續了6年。1979年3月1日,張志新被遼寧省瀋陽市中級法院發文宣布「徹底平反昭雪」,但關於張志新的筆錄目前尚未被中共公安部公開。

肖傑:戒嚴部隊的子彈從後背穿過前胸

肖傑,人大新聞系86級學生。1989年6月5日已購得回成都的火車票,下午2點10分行至南池子南口,被戒嚴部隊的子彈從後背穿過前胸,眾多民眾用平板車將其送到公安醫院搶救,2點55分死亡,年僅21歲。

肖傑的父親肖宗友在「六四」25周年紀念時,在其《肖傑,我的好兒子》一文中說:「二十五年來,無時無刻不想念我的好兒子肖傑。兒子自幼懂事,學習努力,成績優秀。以成都五中狀元、數學滿分的優異成績考入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大學期間經過自己努力,成績也名列前茅。⋯⋯是的,他若還在世上,也是中年人了,我們現在該是兒孫滿堂,過著夢寐以求的晚年生活。如今我們都是古稀之年,膝前冷清,每日淚水相伴,沉浸在思念和噩夢之中。思子之心,讓人絕望!令人悲哀!一切心灰意冷,空悲切!蒼天啊,你太不公平了!若不是親朋好友苦苦相勸,真沒有勇氣活到今天!」

「二十五年來,當局非但不正視事實,還欺騙全世界,說甚麼『天安門廣場沒打死一個學生』、『那些人是暴徒』,掩蓋自己的殘忍屠殺愛國學生的凶手面目,繼而又羞羞答答迴避,撇清自己,甚至派人監視難屬,可以說是各種卑鄙手段用盡了。⋯⋯事實總有一天會站出來說話!」肖宗友期待著兒子平反昭雪的一天。

1989年6月4日也成為無數家庭心中難以磨滅的傷痛。

肖傑,人大新聞系86級學生。(網絡圖片)
肖傑,人大新聞系86級學生。(網絡圖片)

吳國鋒:凝固的血漿裹住了整個頭部

在六四事件中,已知的7名人大校友死者中,因攝影而慘死的就有3名:蕭傑、吳國鋒、陳來順。

1989年6月3日夜,人大86級工業經濟系學生吳國鋒,在北京西單附近被戒嚴部隊的子彈打中後腦倒地。據他的同學回憶說,當時戒嚴部隊的士兵上來搶他手中的照相機,在爭執中,被戒嚴部隊的士兵用刺刀向下腹部捅了一刀。 他雙手握在刀口處,雙手手心留有明顯的刀痕,被送到醫院當即離世。遺體可見刀口有2寸長。

吳國鋒父母經歷過中共搞的各種運動,曾寫信勸其子不要參與抗議中共的政治運動。 勸說信發出後,吳國鋒沒再回信。吳國鋒父母只能在家裡關注著北京學運的事態發展,心懸著兒子。最終他們接到了兒子被害的通知。

在郵電醫院,吳國鋒父母看到兒子渾身是血,凝固的血漿裹住了整個頭部,身上也是一道一道的血印,眼睛睜著,彷彿在發出他生命的最後抗議。夫婦倆悲痛欲絕。

2003年,大陸「天安門母親」群體發起人之一、丁子霖在《刺刀下的冤魂--人民大學學生吳國鋒的慘死》一文中寫到:「吳國鋒的遇難給吳家帶來了深重的災難:爺爺奶奶想念孫子變成了半瘋狀態,常年生病,生活不能自理;父親經不起這麼大的打擊,肢體麻木,幾乎癱瘓,很長一段時間無法獨自走路;母親得知兒子遇難後跌倒在地,頭部留下嚴重創傷,落下腦痛後遺症,一想起兒子就頭痛,一見到國鋒的同學就哭,引起視力嚴重下降,從此失去了勞動能力。」

林希翎 :至死仍是「大右派」

林希翎,原名程海果,1935年出生,浙江溫嶺人。1953年由部隊保送入人大法律系。曾被當時擔任共青團中央書記的胡耀邦譽為「最勇敢最有才華的女青年」。

當時,程海果以「林希翎」三字為筆名,發表了一系列文學論文,引起爭論並受到中共批評,她不服,進行反駁。

由於她「頑固抗拒」,被定成「極右分子」,文革時期又被作為「反革命」而逮捕判刑入獄。

當幾乎所有的右派都經複查確認當年屬於「錯劃」而得以「改正」時,林希翎的平反卻阻力重重,其判決一直不被中共「改正」。此後,林希翎被迫流亡海外。至死,她仍是所謂的「大右派」。

中共體制是一個殺人的體制

中共在歷史上對中國民眾的屠殺遠遠不止這些。

中共自己都稱文革這段時間為「十年浩劫」。胡耀邦後來對南斯拉夫記者說:「當時有約一億人受株連,占中國人口的十分之一。」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報告承認,「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420萬餘人被關押審查;172萬8千餘人非正常死亡;13萬5千餘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鬥中死亡23萬7千餘人,703萬餘人傷殘;7萬1千2百餘個家庭整個被毀。」而專家根據中國縣誌記載的統計,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達773萬人。

文革是中共瘋狂殺人的時期,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展示「革命性」的表演,因此對「階級敵人」的虐殺就極其殘酷和野蠻。

此後,中共仍在殺戮民眾。

1989年的六四血案,坦克追著將學生壓成肉醬的屠城錄像在海外電視台播出; 10年之後,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無數法輪功學員被虐殺,甚至被活體摘除器官。

李林一表示,毛澤東掌權27年,中國民眾非正常死亡8000萬。這個邪惡的體制在今後仍會殺人,這是中共本性決定的。對中共來說,只要感覺有威脅就會不惜大開殺戒。對人大校友是這樣,對六四學運是這樣,對法輪功團體也是這樣。沒有傳統文化、信仰約束的中共,會以政權穩定為其首要任務。

李林一說,在大陸,今天受害人是雷洋,明天或許是你,也可能是體制內的高官,誰都難以倖免。這個邪惡的政權必須解體,中國人才有希望。#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杜斌新書《天安門屠殺》 揭中共殺人史
《九評》揭中共殺人本質 大陸各界三退 盼其滅亡
李沐恩:法輪功洪傳23周年看中共殺人罪行
曹長青:打開中共殺人檔案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李克強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嘯
【秦鵬直播】反擊黨媒圍攻 特斯拉拋「黑匣子」
【新聞看點】習講話兩版本 中共大使巴國驚魂
【時事縱橫】氣候峰會成吹牛會?蓬佩奧發警告
【有冇搞錯】博鰲論壇越來越冷 習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視界】海外餐館爆竊密 習自曝7致命弱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