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冤民致函兩會代表 籲關注上訪權利

人氣 473

【大紀元2017年03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綜合報導)每年兩會召開期間都會帶來上訪潮,成千上萬的「受害冤民」趕在這期間向人大代表們遞上陳情書,希望有機會讓他們或其家人的冤屈得蒙昭雪。

訪民受難日,官員發財日

3月11日,山東、湖南、湖北、河北、河南等各地訪民,在北京南站等地發起連署簽名行動,向出席兩會的全國政協委員與人大代表發出公開信,請求人大代表向中央領導反映訪民現狀,敦促代表們關注底層民眾的疾苦和上訪權利。

公開信稱,國家信訪局出台的「屬地管理」政策,導致駐京辦、地方政府截訪官員動用公安、刑警、黑社會、閒雜人員,非法對訪民進行攔、堵、截、抓、打、關、甚至非法拘留、刑拘、判刑。北京員警也參與非法抓捕、關押及毆打訪民,其中豐台區看守所仍羈押著多位訪民。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山東訪民張東陽在公開信中表示,她因為其丈夫命案賠償款執行問題,上訪已有四五年,被送至久敬莊訪民接待站超過100次,見證了從中央到地方各級信訪部門的不作為。

湖南訪民胡光強,因村支書貪污兩千多萬元上訪四年,去北京16次了。他說:「到現在,我們在兩會期間要上訪,在婁底有幾十個人堵住我們,我們坐另外一班火車走,半路上又把我們堵住了。」

河南訪民劉家文,上訪五年了,到市里 、省裡、國家信訪局及公安部,他們都互相推脫,說到基層去解決,但一直不給解決。

湖北南漳縣武安鎮的鄭玉林,因為其兒子的冤案,從2012年起逐級上訪,但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她還被法院判刑,拘留及關黑監獄達十多次。兩會期間她到北京上訪,在北京南站被截訪人員拉到荒山野地拋棄。

無錫訪民丁紅芬數日前從北京被強行帶回家鄉,她試圖逃出他們的視線,準備再去北京反映情況,但是,她還沒能逃出去。她說,無錫訪民謝近永(音)到北京失蹤了;另外,訪民張女士夫婦也告訴她說,他們已被拘留了。

據希望之聲報導,河北訪民馬麗君2004年的案子,2007年就贏了官司,人大的信開來開去,她的案子至今未得到解決。她揭露,每年兩會、黨會,相關部門從國家得到的24萬「維穩費」統統被官員侵吞,因此他們永遠不解決訪民的訴求,失去訪民就失去48萬。

馬麗君說:「聽我們家有一個在公安幹的(工作)說:『你知道你們這些(上訪)的,為什麼不給你們解決?像這兩會,一個會給24萬,還有一個黨會,一年48萬!要給你們解決了,那錢誰給?肯定這個錢大傢伙就花了!拿錢買官的,肯定不給你解決』。」

有訪民反映,當地訪民給兩會代表寄出很多信,但被轉到國家信訪局,之後便無人過問。

此外,湖南訪民楊靈華,也因為其父親抗議土地遭強徵被人打死,她計劃在這次兩會期間上訪北京,為其父伸冤。英媒BBC記者原本要貼身採訪她,以紀錄片形式沿途拍下上訪經過,無奈記者連採訪對象都沒有見到,就遭遇到暴力、威脅,被強迫簽署了一份認罪書。

兩會維穩 製造「零」上訪假象

據報,今年兩會前夕,就已經有逾萬人湧進北京國家信訪局排隊登記上訪。信訪局附近的酒店布滿了截訪警察,各地方政府也都派人進京截訪,湖北省更啟動24小時接訪,要求基層政府對兩會期間進京上訪人士,務必第一時間接回穩控,試圖人為造成「零」上訪假象。

北京警方還要求租客自購攝錄鏡頭「監控自己」,安裝完後把SN碼及型號設備帶到轄區派出所,再給予辦理居住卡。內地網絡還傳出兩會期間,網絡要實施二級封網,但未獲官方證實。

在中共控馭的上訪系統,訪民獲得成功的可能性其實微乎其微,但大多數訪民還是認為,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即使再多的磨難與挫折,也仍堅持上訪。#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中共軍隊維穩人員被稱「閹狗」屢遭官兵毆打
程曉容:退伍軍人成維穩對象 反思江澤民遺禍
「維穩」密電曝光 大學生村官擬集體上訪遭控
高智晟等3名維權人士被提名競逐諾貝爾和平獎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世界為何對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時事軍事】日本三款導彈 對準中共海軍
【馬克時空】澳洲改買美核潛艇 維吉尼亞級核潛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