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懷疑

作者:周平沙

如果能拒絕「再安排」,只有放下那些禁錮自己的宿命,尋找純淨無為的天地,不再懷疑。(fotolia)

  人氣: 1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卡通《麵包超人》裡有一個「反話精靈」──心地好卻被角色賦予說反話的本性。有時會懷疑丈夫是否是「反話精靈」上身,對我說話總是反著說。我們結婚超過二十年了,兩人仍然「話不投機半句多」,對他說話的習慣,不但不能習慣,還越來越「懷疑」他的「用心」。

星期日,我語帶妒嫉與諷刺地對他說:「小妤兒真的是你的女兒喔!為甚麼星期六她媽媽打電話通知你:小妤兒感冒去看醫生,而不是通知我?再怎麼說,平常帶她的是我,又不是你!她是你生的嗎?」

「反話精靈」終於不說反話了,無辜地丟出莫名其妙的話:「你不知道他們星期六要加班嗎?」他們是誰?加班跟打電話報告乾女兒感冒看醫生又有甚麼相關?這個「反話精靈」怎麼越來越難理解了?過一會兒他又加上半句解釋:「重點就是小妤兒生病要看醫生,她媽媽帶她看完醫生再去加班!」

小妤兒的母親雖然是先生多年的同事,但我從不過問他們工作的內容。他的下屬星期六要加班我如何得知!但是,後半句話我突然聽到了「重點」,他關心的是乾女兒生病去看醫生,所以只挑重點跟我說,我卻用不信任的「疑心」看待他們的互動!

真相是:平日白天由我照顧的乾女兒,星期五晚上回家後半夜發燒了,她的母親星期六加班前先打電話向我先生(上屬)請假。我想聽的重點落在母親「請假」這件事上?而先生一開始只說「小妤兒生病去看醫生了」。

我在害怕甚麼?擔心甚麼?早已認定丈夫變成陌生人,這樣的結果,是隨著角色扮演後之必然!?而我的「疑心」又起始於何時?何地?

突然明白了一點–我們的衝突、話不投機來自對他的懷疑。曾經發生的「不信任事件」讓我對他不再信任,害怕被背叛的恐懼轉為憤怒,近十年來,他不被信任的自尊被我的訕笑汙辱著;被我歇斯底里的發怒痛扁著。他在忍讓贖罪,而我也覺得自己已忍無可忍。

似乎,一生被安排著,循著某個軌跡前行。我的原生家庭對我的冷漠忽視,令我不知如何學習愛人。從小孤僻、多愁善感的我早有自知之明──不可愛的我不會有人愛。長大後,不相信能得到幸福的我,賭氣跟著當時年紀稍大的同班同學走下去,心裡面想著自己並不是一個可愛的女生,不理想的對象正可以抵銷自己的劣勢,讓自己不那麼自卑。

年輕時總有算命的說,將來我會嫁個「好丈夫」,不信命理的我姑且聽之。但是,我錯了!二十多年後才發現他是老天賦予的那個「好丈夫」。下班在家的他看見我熬夜趕稿寫東西,白天睡大覺。洗衣、燒菜,家裡的雜事他會全部撿起來作;對外則認真工作,怕被裁員,深怕妻小沒有好日子過。

安逸變多疑?其中的傲慢令人難以忍受,他卻忍受至今。沒能設身處地從他的講話邏輯理解他,總是拿自己的習慣、邏輯去分析他,結果自然是誤解頻生,哀怨四起。而「懷疑別人的真心」、「懷疑自己值得別人疼愛」是我與生俱來的宿命?

從小就不喜歡自己,厭惡自己,也害怕親近別人,想當然耳,覺得別人不會喜歡我這個不起眼的醜小鴨!長大後還以為自己比別人放得下自我,放得下情,但隱約懷疑自己如果是個無私、無我者,為何生不出慈悲心來,那種大善的心性?

為何計畫跟不上變化?因為老天的安排自有其道理。要跳出這個安排,首先得明白自己被哪些情緒障礙著,這些情緒或者來自原生家庭,或者來自前世的記憶,或者是源自生生世世無名的業障,如果能拒絕「再安排」,我想,只有放下那些禁錮自己的宿命,尋找純淨無為的天地,不再懷疑!◇#

──原載自看雜誌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平時應該多屏蔽些負面情緒,把反話正說,這樣就能避免很多不愉快的場面。
  • 「中郎」本為官名,可惜,此「解元」連這也不知道,當即大罵古人粗率,竟將「郎中」(醫生)印成「中郎」。
  • 筆者發現,〈殷其靁〉不僅是一首勵志的詩篇,它還是一首預言詩。本詩以雷動於南山之陽起興,預示了甚麼呢?《易經.豫》:「雷出地奮,豫。」根據《說文》的註解,「豫」的本義為「大象(大道)」所以,《易經》的這句話大意是:「天雷響而大地震動,大道(開傳)。」
  • 不論是龍還是皇帝,不管是顯貴還是平民,每個人都有不願被觸及的痛處、缺點和隱私,只要被直擊揭露,都是件令人傷痛和氣憤的事。如果你懂得以慈悲寬容對待他人,就更該用加倍的同理和善心,尊重自己最親近的伴侶。
  • 禮貌是德育的一部分,教小孩子禮儀、禮貌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孩子出生以後就是一張白紙,很容易受到環境的影響,變好或變壞。
  • 我們會如此難過、鬱悶、生氣或受傷,是因為我們心中有些「故事」,向我們講述著發生了什麼。我們不能不想這些過去的事,它們不斷在我們頭腦中回放。假使我們能夠放下過去,專心致志於每個當下的時刻,情況會怎樣?
  • 鐵血將軍巴頓在二戰中的故事早已為多數軍迷所熟知,他堅定、狂熱甚至有些魯莽、一根筋的形象也深入人心。巴頓最終成為這樣一位獨特的軍人,與他的童年、青少年時期的經歷以及初入軍營時所受到磨練有很大的關係,下面我們就來梳理一下巴頓將軍是如何從一塊「粗鋼」被煉成「合金」的過程。
  • 因此一九六二年的那個早上,我告訴自己:就讓別人說我的想法瘋狂吧……繼續跑下去就對了,永遠別停腳。甚至連想都不要想,直到抵達那兒,千萬不要把過多注意力放在「那兒」是哪裡。不管碰到什麼,繼續跑下去就對了。
  • 但是,兒子大一結束的這個暑假回來,我們母子無話不談的那個深夜,這才發現,當年母親的心情似乎可以觸及、可以體會──憂鬱的母親怎麼能帶給孩子幸福?那條把孩子帶大的心路歷程,忙碌又憂鬱,只覺得路途漫長、絕望。不知母親當年是否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