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幸福的理由

作者:高達宏

「知足常樂」是常常被人們掛在嘴上的一句話,人人都能體悟個中三眛!人人也都能有一快樂、美好、滿足的人生!(Fotolia)

  人氣: 28
【字號】    
   標籤: tags: , ,

當風吹過的時候,

一朵雲輕輕飄過,

一朵花輕輕搖晃,

那雲裡有妳的飄逸,

那花裡有妳的清香,

就在這一瞬間,

我決定要用一輩子來愛妳。

絲絲的細髮,淺淺的笑容,

我的心從來沒有模糊的妳,

晴天或雨天,白天或黑夜,

妳從來沒有離開過我的心,

我找到了幸福理由

我決定要用一輩子來愛妳。

妳,填滿了我的心。

 

二個人從戀愛到結婚,從青絲到白髮,愛情似乎漸漸的模糊的化成了親情,再化成了友情,一個家似乎也漸漸的變成了一棟宿舍,哈,裡面住著二個「同學」。

三、四十年後,也應該是重拾愛情的時候了。

如今兒女都有了自己的家。

我們也應該再次回到二個人的世界,再寫寫情詩,唱唱情歌,就像是初戀的時候。

二個頭髮開始灰白的人手牽著手散步,這是享受上天的祝福。@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第一場爆滿之後,2017年4月22日下午,神韻世界藝術團在巴黎國際會議中心的第二場演出,依舊迎來滿場觀眾,三千多人的劇院擠滿了熱切希望一睹世界第一秀風采的各界精英,人們被神韻純善純美的演出深深打動。
  • 楊學貴,原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總務科幹部,退伍軍人,曾在老山前線參戰,因修煉法輪功,2002年,他被蘭州市七里河法庭祕密判刑8年。2016年,楊學貴再次被國保關押,2017年2月15日,楊學貴被城關檢察院非法起訴至城關法院。 楊學貴的母親,一位72歲的老人,自兒子被非法關押之後,幾乎天天在國保大隊、檢察院、法院之間奔波,在公訴人及法官閉門不見的無奈之情下,老人只能以書信方式訴說一位母親心中的悲苦和冤情。
  • 要能看透「常人」的苦惱之源,必須跳出「常人之理」並且認清真正的「佛法」,否則,我們也只能繼續撿拾片段的、似是而非的價值觀念,安慰片刻的苦惱與失落,並繼續輪迴下去。
  • 夜色中,整個城市車流與霓虹閃爍,擦身而過的幾對情侶看來都那麼幸福快樂,為什麼她擁有的只有孤單?
  • 沉迷於貪求更多、求得最大化的心態,到頭來並不能讓它滿足,而只是創造出更多的慾求。沉迷於此,無濟於事。我們能做的,只是留意這種想要更多、想要全部完成的感覺,並且有意識地排斥它。放下奔忙的衝動。一旦你看到自己的習慣成問題,就用一種積極的方式來替代它吧,那就是:實踐慷慨。
  • 十一年前,一名叫Shawn的人在漫步紐約(Walking NewYork)網頁上貼了一張地圖,說明他在紐約曼哈頓所看到的「三個中國城」,分別叫:華埠(Chinatown)、正宗唐人街(Really Chinatown)和中國城(China)。該圖最近在社交媒體上引起華人熱議。
  • 我倆並沒有共同點,但當我們在一起的時候,話匣子一打開後就會沒來由地笑得飆淚。這,大概就是所謂投契的人在一起所產生的化學作用吧?
  • 人的一生總是在追求著幸福。但什麼樣的人格特質,能靠幸福最近呢?這是個重要的問題,因為它可以幫助我們決定應以何種姿態與人相處,甚至在文化層次面上,可以提升整個社會層級的幸福。
  • 詩人杜甫卻描繪了一個完全支離破碎的春天;在這個美麗的季節裡,觸目所見居然是一片荒蕪,雜草蔓生,連花朵都滴下了眼淚;唯一殘存的,大概就是那一絲始終不肯放棄的希望吧。
  • Ken不到15歲就成為小留學生,當時他還在臺灣讀國中三年級,就在90年代臺灣興起的「小留學生移民潮」中,與眾多超前「被獨立」的小齡留學生一樣,獨自一人從臺灣來到加拿大,居住在溫哥華市的一個寄宿家庭裡、並在住家區域內的學校裡繼續中學學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