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河

作者:柳青青

河,流動著生命世界的美好,帶給我們一個生機勃勃的世界。(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48
【字號】    
   標籤: tags: , ,

是不是每個人的內心,都有著一段與河刻骨銘心的記憶?我想到那條深藏心靈深處的童年之河,她就在我家門前。曾經,她帶給我們歡樂與嚮往,神秘和憂傷……那條家鄉的童年之河,現在,她雖近在咫尺,卻已經遠在天邊了。

溪水從山裡流出,出了溝,匯入大河,大河的上游靠南砬子根兒的水最大,水深沒頂。河北岸有一大塊沙灘,周圍長著一片高大的枰柳林子。一到夏天,這裡就成了孩子們的天堂。

「命命」(一種蟬,叫聲是「命命迷啊」)一叫,孩子們的心就活了。傍晌兒,我們這些半大小子, 「扒拉」兩口飯,便三五成群的匯到這裡,水潭頓時熱鬧起來:仰泳、狗刨、踩水(直立水中,腳不觸水底的浮水),玩的久了,還要換換花樣的,扎猛子、水中捉迷藏、打水仗,直到累了,才在岸邊滾熱兒的大石板上烙起肚皮。

沙灘上的遊戲也絕對少不了,翻跟斗,摔跤,把身體埋到沙子裡曬太陽,從枰柳樹上折些柔軟的枝條,編個草帽罩在臉上,享受著陽光的愛撫,相互講述著有趣的故事。常常玩到日頭偏西。

母親擔心我的安全,總是囑咐我別去玩水,說:「淹死會水的,打死犟嘴的。」可我更深信我的泳技,自然,母親的話就成了耳旁風。

每當這個時候,女孩子們也不甘寂寞,常常結了伴兒搶占男孩子的領地。她們往往靠著人多勢眾,這時我們也識相的讓出地盤。要是連續幾天,我們可就不幹了。

不知誰想出的主意,大伙兒都脫光了下水,約摸女孩子要來了的時候,就爬到岸上,屁股對著太陽,趴在石板上。這一招還真靈,女孩子遠遠望見,就落荒而逃。但次日,被認出的光腚子男孩可就慘了, 「流氓」成了代號,「流氓」,那可不是誰願意聽到的。

為了佔有陣地,我們豁出去了。但這一次卻學乖了,將編的柳條帽把整個臉罩上,女孩子看不到廬山真面目,可憐巴巴的只能在遠處的淺水處戲水了。

整個夏天,我們一個個曬得黝黑黝黑。

那條童年之河,曾經,農民用來澆地,飲牲口,婦女洗衣,孩子們戲水,捉魚,聽取蛙聲一片……她是那麼美,那麼美!

那時候,不管我們走出去多遠,渴了,趴在家鄉的河邊,「咕咚咕咚」就可以一頓飽飲,哪個出門的山裡人,用帶個水瓶子?我們喝著童年甜甜的河水長大了。河,流動著生命世界的美好,帶給我們一個生機勃勃的世界。

從什麼時候,大河的沿岸,建起了一座座工廠,窮苦的日子,似乎也離我們遠去了。但河水卻日漸幹涸,污染日趨嚴重。我們的河水,再也不能遊玩了,不能捉魚,不能洗衣,不能再喝,而要喝著昂貴的純淨水、礦泉水。在今天,走到中國的任何地方,人們都要喝著花錢的礦泉水,像我童年的河還有嗎?

當這個世界把正常變成不正常,並把不正常視為正常的時候,世界還正常嗎?

當美麗化成回憶,不知道那是幸福還是痛苦?

──轉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第一次讀《孽海花》,賽金花和名臣洪鈞的故事,書中誠然情節起伏,然而,看寫到張佩綸,才頓時激動起來——呀!這是張愛玲的祖父呀,他在這裡呀!
  • 我的眼裡為什麼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的深沉。這樣優秀的詩詞出自艾青,過去數幾十年,這樣的詩詞曾經撥動無數人的心弦,而在今天,重溫這段詩詞,卻有另一番感受——對這片土地愛的深沉,是因為這片土地常使我留下傷心的淚水。
  • 在長春城的記憶裡,有一段異常黑暗的歷史。累累白骨之上,浮動著飢餓難耐的絕望。六十九年前的悽慘,揮之不去,成為永遠的噩夢。
  • 絕大多數父母都希望孩子有個快樂的童年。而我們的社交媒體、無量的圖像資訊,可能都使我們以為,給孩子買東西、開創機遇,就是讓他們幸福的關鍵。而我相信,要讓孩子快樂,父母要做的比這簡單得多。
  • 11名來自法拉盛公立第20小學的五年級學生,以小說形式,寫出自己出生不久就離開父母被送回中國大陸撫養的故事,這些像「衛星」一樣「發射回國」的孩子被稱為「衛星寶寶」。昨(5月22日),由優勝者的作品集結成的《衛星寶寶》(Satellite Baby)一書,在該校舉行新書簽名活動。
  • 在08年的汶川大地震中,廖智被活埋26小時後獲救,成為那倒塌的樓層中唯一的倖存者。但在被救出來的同時,她失去了雙腿、女兒,最後連婚姻也失去了。但廖智堅強地說:我沒有一分鐘,為失去而哀悼...
  • 既然我們是一家人,我們就要在這個世界上和諧相處,甘苦與共。當你需要的時候,我們會作出無私的奉獻;當你快樂成長的時候,我們為你高興;當你任性不聽話的時候,我們也會打你的小屁股。同時,當我們想自由生活的時候,也希望你和你的父母能夠理解。可愛的小寶貝,希望你看懂我們滿滿的祝福和關愛!
  • 這裡正是19世紀英國著名風景畫家約翰·康斯太勃爾的家鄉。康斯太勃爾的許多傳世名作:《費來福磨坊》、《白馬》和《乾草車》都是描繪這裡寧靜淳樸的田園風光。尋著畫家當年的足跡,泛舟河上,劃入康斯太勃爾鄉村深處。兩百多年過去了,這裡的風光和當年康斯太勃爾畫中的幾乎沒有任何變化。
  • 我應該陶醉在期待裡,不斷想像這個神祕人物在我的體內慢慢成形。但是我沒有,因為我早就認識他了。一知道懷孕,我就感覺到肚子裡是個男孩,而且我知道他會跟他爸爸一樣金髮碧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