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右眼失明 廣州73嵗老婦上訴受阻

人氣 448

【大紀元2018年01月26日訊】廣州市天河區法輪功學員武揚珍,2016年11月被天河區林和街道綁架到洗腦班,遭酷刑迫害,導致右眼失明。2017年她向法院控告林和街道,被駁回,對此她提起上訴,遭一審法官黃征阻止,近日她向法院起訴了該法官。

據明慧網報導,武揚珍控告林和街道被駁回後,她不服一審裁定,提起上訴。一審法官黃征阻止二審立案,不將案卷材料移送上一級法院,侵犯武揚珍的上訴權。為了維護控告人的合法權益,武揚珍向廣州市鐵路運輸檢察院起訴了一審法官黃征。

廣州鐵路運輸檢察院的吳萬榮檢察官接待了武揚珍和律師。吳萬榮官收下了律師遞交的材料,對一審法官黃征扣留上訴狀覺得無法理解,讓律師再找一審法官進行溝通。

2018年1月19日上午,律師攙扶著武揚珍來到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打算和一審法官黃征溝通。門衛給了律師放行條,但看到武揚珍的名字後,立即又將放行條從律師手中奪了回去,不讓律師和武揚珍進法院。

後來保安把兩人帶到訴訟服務中心,一位立案庭的年輕女法官過來,問了情況後,說去找黃征了解情況,就走開了,一個小時後仍沒有回來。等待過程中來了一個穿便衣的男子,但他似乎並不關心案件,只是仔細地查看了律師的證件。

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是目前為數不多的沒有對外聯繫窗口的法院,外界找不到法院的電話,更找不到法官的電話。武揚珍的律師便詢問工作人員黃征的電話,所有人都拒絕給他,之前聲稱去找黃征的女法官也一直沒回來,律師只好攙扶著武揚珍離開了法院。

當日下午,武揚珍和律師來到與鐵路運輸第一法院一牆之隔的廣州市鐵路運輸中級法院,要求立案再審。門衛一看到武揚珍就說:「不能讓你們進去,你們上午是不是去那邊了?」律師解釋是過來立案的。門衛一臉無奈地說:「確實不能讓你們進去,如果讓你們進去了,我明天就不要來這裡上班了。」

律師感慨:想不到廣州這樣一個現代化的都市,在法律上竟然連表面的程序都不走了。

最後,律師和武揚珍來到郵局,給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郵寄了再審申請。

控告江澤民遭迫害 右眼失明

武揚珍,今年73歲,廣東省計量科學研究院退休員工,家住廣州市天河區名雅苑小區。

她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在過去十幾年中,曾被非法關押在白雲區戒毒所洗腦班、三水洗腦班、白雲區景泰街看守所遭受迫害,還曾在槎頭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了一年半。

自2015年5月起,中共法院立案登記制實施以來,有二十多萬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了前中共主席江澤民。

2015年7月3日,武揚珍也以自己親身受迫害的事實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刑事控告書》,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2016年,林和街道華新社區居委會主任黃小蘭和另一張姓男職員多次上門騷擾武揚珍。

2016年7月11日,黃小蘭帶著洗腦人員徐少奇、李勇軍和另外一個北京氣功協會的女士等五人強行進入武揚珍家中,恐嚇她,說訴江是違法的,會被判刑等等。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武揚珍開始頭疼並嘔吐,右眼不停流淚,幾天後右眼視力開始減弱。

11月2日下午5時,林和街辦事處王主任等一行十幾人強行闖入武揚珍家中,另有兩輛警車停在小區門口,企圖綁架她。她的家屬頂著巨大的壓力不讓來者帶走她,僵持了幾個小時。最終,居委欺騙武揚珍及其家屬說,讓她出去療養幾天,有吃有喝的,很快就會送回來。晚上10點多武揚珍被居委會人員帶走。

武揚珍隨即被帶到位於廣州天麓馬術(騎術)俱樂部內的黃埔洗腦班,被非法拘禁於樓下靠近二號沙池的房間。她被兩個包夾人員(專門管制法輪功學員,強迫他們放棄修煉)日夜監視,不許拉開窗簾,不給她提供任何日用品,包括牙膏、肥皂、洗髮水等。

設於廣州天麓馬術(騎術)俱樂部內的黃埔洗腦班。(明慧網)

洗腦班每天有專車從外面至少拉來五個人:一名醫生和四個包夾人員(包夾人員兩個一組輪班),每天都是不同人員,半個月的時間,動用了一百多人。

洗腦班裡的包夾徐少奇、戴豔梅及另一個林姓潮汕人每天對武揚珍進行高壓洗腦,強迫她看誣陷法輪功的錄像,武揚珍拒絕,被罰站兩天。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罰站(明慧網)

期間,徐少奇指著一張床,告訴武揚珍:「許慧珠(女,天河區法輪功學員,78歲,2016年8月從洗腦班回家不久離世)當時睡的就是這張床,她從這裡回家幾天後就死了。」

武楊珍在洗腦班遭受了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黃小蘭等綁架者不但拒絕告知她的家屬非法關押地點,反而欺騙家屬說:「武揚珍生活得很舒適,吃好的、喝好的,家屬盡可放心。」

11月16日,武揚珍被轉移到位於龍口西路的廣州市天河區委黨校接待室二樓的一個房間。窗戶被床墊和櫃子完全擋住,兩個包夾人員對她24小時監控。

廣州市天河區委黨校(明慧網提供)

11月17日,徐少奇和林某兩人從晚上7點開始,逼武揚珍罰站3小時。

到晚上10點,徐少奇撕了一條白床單,對武揚珍實施強制雙盤腿捆綁酷刑。他們按煉功的雙盤反向把她的雙腿盤上,再用床單捆綁,一小時後鬆開十幾分鐘,又接著綁,反覆捆綁了四次。由於盤腿方向和煉功姿勢相反,武揚珍疼痛難忍。至凌晨4點,武揚珍出現看東西模糊不清的症狀,他們才停止了捆綁酷刑。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強制雙盤腿捆綁 (明慧網)

徐少奇說武揚珍眼睛看不見是裝出來的,20日,欲繼續行惡,遭武揚珍嚴肅警告。洗腦班人員找醫生檢查後,發現武揚珍的右眼已經失明,左眼視力模糊。武揚珍要求家屬陪同到醫院檢查。

21日上午,醫院檢查結果為:眼壓分別為75mmHg和50mmHg,為正常值的三至五倍,右眼已失明,左眼嚴重傷害,需要急診。

當時已72歲的武揚珍,遭連續7小時罰站和捆綁,導致右眼失明。至此,洗腦班林姓人員還威脅她,說她態度不好,要送她去市級或省級洗腦班。

直到11月21日晚上,武揚珍才被放回家。#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另一個廣州: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一)
曙光:中共迫害法輪功「見不得人」的罪惡
廣東10歲女孩隨媽媽奔走營救爸爸
正在發生:就在你面前 眼睛承受的酷刑之痛(上)
最熱視頻
【微視頻】習防螞蟻爆雷?傳楊雄忘帶紅卡死亡
【時事縱橫】拜登引戰狼咆哮 習為何連隱11天
【遠見快評】中共軍方疫苗洩底 拜登台海踩平衡?
【新聞看點】拜登被迫上架?美稱中共威脅空前
【秦鵬直播】拜登罕見派密友訪台 中共氣炸軍演
【思想領袖】鮑爾:向信仰宣戰 中共欲霸世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