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中國年輕人住進養老院的背後

人氣 6691

【大紀元2018年10月11日訊】年輕人住養老院,在如今中國大陸已不再罕見。從今年8月「第一批90後已經住進了養老院」,再到10月,「焦慮的95後住進養老院」,我們不難發現,以前駐紮在城中村、地下室、公寓隔斷中的大城市年輕人,已開始將自己的住所向養老院轉移。

中國房價與收入比遠超世界發達國家的惡劣生存環境下,不少陸媒對租不起房的年輕人還能有這樣的去處頻頻點讚。它們認為,「『年輕人入住養老院』是一種『雙贏』」、「年輕人住進養老院是個好創意」、「養老院住進年輕人 有三個可取之處」。在其看來,「這既可以減輕年輕人的租房負擔,也能提高老人們的養老質量」,是「一石二鳥」。

但值得一問的是,如此「一石二鳥」的好創意,為何要等到今時今日才出現?大城市房租高由來已久,而養老院也早已有之,二者此時才「攜手」是否晚了點兒?答案或許只有一個,那就是緩解「年輕人租不起房」以及「老無所依」的輿論壓力,已成為政府的燃眉之急。

儘管政府毫無降房價、降房租的意願和動力,甚至在明知剛畢業的大學生只租得起城中村、地下室、公寓隔斷的情況下,仍以打擊非法出租屋的名義,將這些地方填平、封鎖、拆除。在城市裡租不起房,即便找到了工作,也毫無意義。這無疑會加劇大學生「畢業即失業」的風險。老百姓若怨聲載道,政府又如何彪炳自己的「偉光正」呢?於是,當務之急就得投機取巧、以堵住悠悠之口。而這個臨時奏效、卻難以持續、更解決不了根本問題的辦法就是,讓年輕人住到養老院去。

之所以說「解決不了問題」,就是因為媒體無意中泄露的那句「與公立養老院一床難求相比,不少民營養老院『吃不飽』」。從這句話不難看出,能收留租不起房的年輕人的養老院並不是有實力的公立養老院,而是自己的生存都成問題的民營養老院。如果有空床的民營養老院是因為床位太貴而經營慘澹,那麼請問,它們又怎會願意長期「以極低的租金」租給年輕人呢?

還有媒體聲稱,德國的「在居住中提供幫助」的計劃,就可為大學生提供養老院或長者家中一間比較廉價的住房,而大學生只需要幫老人做家務、並提供力所能及的照顧來作為回報。但問題是,德國面向的只是少數大學生,而在中國,養老院(如果可能)需要容納的,則是大量的「蟻族」,哪怕這些人都是有工作、有收入的。更何況,中國包括「公立」在內的41700多個養老院又能提供多少床位,來滿足成百上千萬、租不起房的人員需求呢?

因此,就連陸媒也撰文稱,開始於去年12月的某養老院不過是在做「一場試驗」,並且要對遞交申請的年輕人進行選拔、最終只讓10位住進了這裡。就算養老院能按照這種方式長期進行下去,政府也無法堵住那些已不再年輕、卻同樣租不起房的工薪族的悠悠之口。要知道,中國人收入的增速、增幅永遠都趕不上房租、房價,原本就是由政策導致、調控促成,決非僅靠個人力量所能改變。

而如今,政府雖一廂情願的想讓養老院來背鍋,但那些質量參差不齊的養老院還真是背不了。條件好一點的,床位就太貴,年輕人也租不起;條件差的,只要便宜,就很難有空床。而且這些地方往往地處偏遠、設施簡陋,為了減少開支,甚至還有讓老人挨餓、挨凍等虐待老人的現象發生。這樣的養老院又怎會讓年輕人來給老人提供服務呢?

在大筆養老金被官員挪用、不健全的中國,養老機構本身就存在著諸多需要解決的問題。況且,年輕人租不起房是由政府的盤剝、體制性腐敗直接造成,養老院又如何能解決這種政治難題呢?有此心思的中共,顯然就是在推卸自己的責任而已。

二十幾年來,中共讓大學擴招,大學生「畢業即失業」;中共調控房價、打擊炒房,有工作、有收入的,也開始租不起房;中共承諾「政府來養老」,但老了的中國人仍是「老無所依」;那些生活在養老院的老人不僅無法「優雅老去」,甚至極有可能被折磨的早死,又或者因為一場火災而死於非命,不得善終。這其中無論哪一點,都如同今時今日讓年輕人住進養老院的計策一樣,除了暴露出中共的極端自私、極度缺德之外,再無其它。#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中國養老金空帳破2萬億 14省虧767億
中國養老金20年貶值近千億  一些省份收不抵支
養老金缺口擴大 朱鎔基舊部任新職「救火」
中國房價還漲嗎?聽聽潘石屹 郁亮等老闆在香港這麼說……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左媒露陷 巴爾想說什麼?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喬州大選舞弊聽證會
【財商天下】比特幣狂飆 中共重判「幣圈大案」
【新聞大家談】川普最重要演說釋何信號?
【直播】內華達法院「選舉欺詐」聽證會
【遠見快評】奪回美國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