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醫學生不願穿「白大褂」的背後

人氣 2528

【大紀元2018年10月14日訊】近日,北京協和醫學院有教授公開表示,「我國每年培養60萬醫學生,但真正穿上白大褂的只有約10萬人」。有陸媒分析稱,這是「各地醫學院普遍擴招」引起的。本科畢業生「質量不高」,導致「省級醫院基本只招博士、碩士,地市級醫院至少要求碩士學位」,更導致這些應屆畢業生「多數不能從醫或找到理想的醫院就業」。

一方面,大量的醫科學生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另一方面,卻有越來越多的庸醫在中國大小醫院濫竽充數。從各地頻發的醫療事故以及由此升級為屢見不鮮的「醫鬧」、「殺醫」事件就可見一斑。如今,中國的患者們已處在「十年怕井繩」的狀態了。有實習醫學生甚至看到「患者拿『百度百科』指揮醫生治病」;「有的病人不做安排的檢查,還質問醫生是誰規定的」。

不難看出,治不了病、甚至治死了人的庸醫在中國醫院頻現,已造成大量患者對醫生極度不信任。作為醫生,若得不到病人的信任,那還算是真正的醫生嗎?曾經的「白衣天使」,如今臭名遠播,不僅使越來越多的從醫者對自己的職業喪失了信心,還導致中國出現了另一個極端,那就是想要從醫、甚至學醫的人越來越少。

陸媒稱,「今年1月公布的《中國醫師執業狀況白皮書》顯示,45%的醫師不希望子女從醫」。甘肅某大醫院有數據顯示,「醫護人員的孩子學醫比例不到10%」。庸醫製造醫療事故,導致患者對醫生喪失信心;從此醫生惡名在外,讓整個社會都對醫生失去信任。而這一切全是由體制腐敗、監管失靈所導致的惡行循環。

中共極權的腐敗從上至下、從政治、商業領域迅速蔓延到具有非營利性、基於民生保障的醫療領域。醫生見錢眼開、唯利是圖,不僅與醫院本身對醫生的績效考核制度有關,更與衛生、監管部門一直對醫院從藥品以及醫療設備中牟利的默許和縱容直接相關。

在這種大背景下,醫療事故頻發決非偶然;事故發生後未得到妥善處理,患者索賠艱難、遭到不公對待,也決非稀罕。中共從醫療領域牟取暴利,不僅造成庸醫治死人的慘劇發生,更迫使部分醫術精湛的外科醫生泯滅良知、淪喪道德,用手術刀干出殺人害命的勾當來。

如今,中國「非法販賣器官」的醜聞,是連中共衛生部的官員們都不再避談的。在這種罪惡的買賣中,販賣者要想達到目的,就必須讓醫術精湛的外科醫生參與其中。由於器官的匹配難度極大,因此,主動捐贈或售賣自己器官的供體根本就無法支撐中國龐大的器官販賣市場。要想完成中共承認的器官移植數量,非得靠偷盜以及強制活體摘除不可。

未經同意就摘取他人器官、甚至從活人身上摘取,這就是赤裸裸的殺戮。從中國不少醫院都以超短時間能找到器官為賣點來看,「按訂單殺人」極有可能發生在公立醫院、甚至是有著精良的設備以及高學歷、高醫術醫生的三甲醫院。

醫生淪為劊子手,醫院淪為活體器官庫,這才是如今中國的醫療狀況最令人恐懼的一面。與在小醫院工作的醫生即便過勞死、也掙不到多少錢的情況有所不同,進入大醫院工作的醫科碩士、博士,在多年從醫之後,雖然會有較高的職位和薪水,卻極有可能被捲入一場針對無辜生命的殺戮之中。

總之,在中國當醫生不僅意味著前途黯淡、不被人理解、信任與尊重,甚至還有可能遭到利用、從此淪為殺人犯。既如此,想要從醫的人越來越少,也就不足為奇了。穿上白大褂,若不能救人,就會飽受污名;醫生一旦殺了人或被迫以殺人來牟利,醫院、醫療界、乃至整個中國,也就處境堪憂了。不幸的是,這令人堪憂的處境已經出現了。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內蒙古醫學院學生公寓爆炸六人受傷
江西醫學院學生持刀刺殺七人自稱患精神病
江澤民為販賣器官解除法律責任
杜陽明:中共體制下的白衣天使、救死扶傷(2)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中共重提上海金融戰 二十大有變數?
【秦鵬直播】美六大招對抗中共 北京2招回應
【橫河觀點】拜登說軍事介入保衛台灣是口誤?
神韻推出線上影音平台:神韻作品
【新聞看點】傳習訪港縮水 如何隔離幾百萬人?
【探索時分】美國向烏克蘭提供魚叉反艦導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