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美交鋒之際 中共為何急於拉攏以色列

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本週訪問以色列,簽下技術和科學領域的重要協議,引發關注。有輿論指,在美歐收緊審查中國投資高科技領域後,中共正尋求將以色列作為獲得高科技的後門。而這在以色列國內已引發安全隱患擔憂。圖為以色列的最高法院。(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氣: 151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本週訪問以色列,簽下技術和科學領域的重要協議,引發關注。有輿論指,在美、歐收緊審查中國投資高科技領域後,中共正尋求將以色列作為獲得高科技的後門。而這在以色列國內已引發安全隱患擔憂。

王岐山的這次訪問被媒體定調為是18年以來中共對以色列的最高級別訪問。同樣受到關注的是,他還帶了多位部長和副部長以及一個大型商業代表團,包括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

從雙方在24日所簽署的協議來看,王岐山的這次訪問聚焦以色列的高科技和創新。他稱讚以色列在電子資訊科技、現代醫學等技術範疇的領導地位。

此外,今年5月的「中以物聯網與人工智能論壇」,8月的「中以創新峰會」、10月的「中以創新合作聯委會第四次會議」等科技會議的頻繁召開也凸顯中共對以色列高科技的重視。

那麼,中、美交鋒之際,為何地處中東的小國以色列成了香餑餑?吸引外國投資本來是件好事,而為何中共的投資卻在以色列國內引發爭議?以色列媒體此前做了一個長篇調查報導,披露中共在以色列獲取商業機密的種種方式,以及對以色列的滲透手段,有力說明了以色列人對中、以合作感到擔憂的原因。

以色列為何具有吸引力?

「如果你到中東尋找石油,那你不用在以色列停留,但若你尋找的是智慧,那麼你無須繼續前行。」 全球知名投資家巴菲特(Warren Buffett)曾這樣形容以色列的人才資源。

位於中東的以色列,有一半以上的國土被廣袤無垠的內蓋夫沙漠覆蓋。而在沙漠以外,高原、山地又占去了大量面積。因對資源的依賴性較小,高科技產業成了以色列的選擇。其利用特有的滴灌技術將大片沙漠變成綠洲,不僅解決了自身糧食問題,還能出口水果、蔬菜等。

以色列以其人才資本、顛覆性技術、世界級企業而聞名全球市場。其在軍事、科技、電子、通訊、軟體開發和航空等領域具有先進的技術水平。以色列的電子監控系統和無人飛機與美國有深度的技術交換,在世界範圍內擁有很高的口碑。

圖為以色列的魏茨曼科學研究所。(Niv/Wikimedia commons

世界上最早出現的即時通訊軟體之一 ICQ,就是 1996 年誕生於以色列的 Mirabilis 公司。

中共官媒新華社盛讚以色列是「初創國度」,在研發創新上具有顯著核心競爭力。高科技領域的初創公司數量超過6千家。

隸屬於中共商務部的「走出去公共服務平台」的網上文章說,以色列被視為「矽谷二號」、「創業的國度」。作為全球創新中心,以色列吸引了超過300多家知名跨國公司在以設立研發中心,包括英特爾、谷歌、蘋果、微軟等。

中共軍事曾從以色列獲得軍事技術

以色列的研發產業中最知名的就是軍事科技產業,而這也是中共最重視的領域之一。在1992年正式建交之前,中、以之間就建立了軍事關係。《南華早報》稱,自從1980年代,中共軍隊就花數十億美元獲取以色列的武器和技術,來製造戰鬥機、導彈、衛星和潛艇等。

國際新聞社「Inter Press Service」稱,中國的YF-12A, YJ-62和YJ-92巡航導彈,HQ-9/FT-2000地空導彈,以及無人機的開發,均離不開以色列的軍事技術。

國際知名市場研究和分析及企業增長諮詢公司Frost & Sullivan在2003年所發布的一份評估報告指出,中共在軍工發展上自身存在很多問題,如質量控制差,技術整合不一致,武器開發周期長等,若靠自身發展,要想拉近與美國的距離,還要走很長的路。而以色列對中共轉讓的敏感技術已經落實到了具體的,先進的武器項目,適度提高了中共整體的軍事能力,包括製造下一代戰鬥機。

報告還披露了中共殲10戰鬥機的由來。報告說,在過去的40年裡,美、以建立了非常密切的夥伴關係。以色列空軍幾乎完全配備了美國戰鬥機。以色列在1980年代有一個叫獅式戰鬥機(IAI Lavi)的項目,在美國公司的幫助下,他們開發了一個和美國的F-16很相似的戰鬥機。由於對美國的F-16C 和 F-18C構成競爭威脅,因此以色列不得不在1987年放棄了該項目。

圖為獅式原型機側面。(Bukvoed/Wikimedia commons

但在1990年代,中共從以色列那裡獲得了有關獅式戰鬥機的軍事機密,於是生產了和該機非常相似的殲10。Frost & Sullivan評估報告還具體列出了殲10的哪些系統來自以色列的獅式戰鬥機。

除了殲10外,中共的霹靂-8空空導彈也被指是以色列「怪蛇-3」(Rafael Python 3)的仿製品。「怪蛇-3」是1980年代全球最先進的空空導彈之一。

Frost & Sullivan指出,以色列的技術轉移,使得中共大大加強了中國的工業能力。並為中方節省了數百萬研發工時。

美國曾力阻以對中的軍售

《紐約時報》報導,美國中央情報局曾在1993年提交給參議院的一份書面評估指出,中共十多年來一直從以色列獲得先進的軍事技術,用於開發噴氣式戰鬥機,空對空導彈和坦克等。美國情報專家日益擔心,中共正在尋求利用以色列獲得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拒絕向北京出售的先進軍事技術。

情報界還擔心,中共獲得先進的軍事技術後,再將其出口到巴基斯坦、伊朗和其它國家。這對西方國家防止危險武器的擴散構成重大挑戰。

2000年,在美國的要求下,以色列取消了向中共出售「費爾康」預警雷達的交易。

2004年,小布什政府要求以色列放棄為以色列在1994年出售給中共的「哈比」無人機升級。美國官員稱,以色列的做法將帶來安全隱患,並說無人機系統含有美國技術。以色列官員當時拒絕美方的警告。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稱,這件事促使美國暫停了以色列參與聯合攻擊戰鬥機(JSF)項目,這個項目最終促成了美國知名的F-35隱形戰鬥機。美國當時還要求時任以色列國防部長Amos Yaron辭職。雖然幾個月後以色列能夠重返JSF項目,但其為此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國防部必須建立一個部門監督國防出口;國防部長Yaron也已經辭職。有報導稱,以色列最終也沒有為中共對「哈比」無人機進行升級。

圖為美國的F-35閃電II式。 (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中共在2017年亮出的ASN-301無人機多被外界質疑是「哈比」 無人機的山寨版。

「以色列國防」(Israel Defense)新聞稱,以色列在1990年代向中國出售了哈比無人機,二十年後,他們有了自己的「哈比」。中共的ASN-301與以色列產品驚人的相似。

中共國防專家似乎並不避諱ASN-301和「哈比」的關係。《科技日報》2017年8月9日引述國防科技大學國家安全與軍事戰略研究中心主任朱啟超的話說:「中國反輻射無人機的研發,始於本世紀初從以色列引進的『哈比』無人機,第一代國産反輻射無人機確實是中國科研人員在以色列技術基礎上進行研製的。」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說,美、以兩國的軍事關係包括軍事演習、情報分享,以及38億美元的美國軍事援助。因此,美國在限制以色列對中共軍售上仍占有強勢。

在了解以色列的科技價值以及以色列的軍事技術對中共發展軍工的重要作用後,也就不難理解中共為何在從美、歐國家獲取技術受挫後,轉向擁抱以色列。

中共對以色列的網絡攻擊

中美貿易戰自今年7月開打後,以色列新聞Ynetnews在7月底發表長篇調查報導,披露對以色列網絡傳播疾病的操手不是伊朗而是更大的玩家。而這個玩家要比伊朗更危險。

報導說,幾個月前,具有豐富情報背景的以色列高級官員Ophir在離職去做一名私人網絡安全專家後,又被以色列情報機構叫了回來。Ophir的任務是和他的專家團隊檢查以色列管理機構的計算機(電腦)基礎設施和服務器的安全,找出可能被常規網絡安全團隊忽視的漏洞和問題。

該調查團隊由以色列的一個政府情報和信息保護機構的成員組成。他們一直以為,以色列所遭受的網絡襲擊的直接嫌疑人是伊朗。但這次的調查結果出來後,Ophir驚呆了。他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定是出錯了,數據一定是出錯了。他們又去檢查了一次,結果一切都是正確的。」 Ophir說,檢查這份報告的其他專家也得出類似結論,那就是,執行這些複雜攻擊的並不是伊朗,而是中共和俄羅斯。

「我在網絡防禦方面做了很多年了,從來沒有看到這樣的事情。」 Ophir說,「許多計算機受到感染,包括學校,醫院,內政部,國家基礎設施等處的計算機,都感染上了惡意軟件及其子系列,這些惡意軟件在操作上和形式上非常複雜。」

研究人員驚訝地發現,一些惡意軟件已經被植入了以色列的中央計算機系統。消息人士說,執行攻擊的實體投入了巨大的資源和人力。這絕不是某人的愛好,也不是兩個,三個或四個團體發動這些攻擊。這是「一個國家在投資它所擁有的一切來執行這些攻擊。」

以色列情報界最神祕的部門之一,以色列安全局Shin Bet的一位前官員說, Shin Bet今天正面臨更大的挑戰,這些挑戰就是中、俄。最近一些年來,他們正試圖用不同的方式攻擊以色列,和他們針對西方國家的手段類似。

特拉維夫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網絡研究講師和協調員Nimrod Kozlovskishuo說,中俄現在使用的傳統情報的替代方式是用一個中國公司製造的聽力設備。這種設備被稱作「後門」或「邏輯炸彈」,可被植入通信設備內。因為它是這些設備的一部分,因此很難被發現。以色列高級官員的電話上就可以被植入這種裝置。

這種間諜對以色列構成威脅,以色列一家私營公司的前安全官員解釋說,這是因為以色列國防建設的大部分活動都是外包給開發機密系統的私營公司。

黑客可以瞄準那些外包公司的物流或營銷人員或者是不在前線的學術人員和高科技員工,而這些人往往不會想到自己會是被攻擊的對象。

《耶路撒冷郵報》稱,中共的間諜活動主要是以網絡戰的形式展開,由中共軍隊情報部門的數十萬黑客大軍實施。目的是為中共政府從西方國政府、公司和研究機構盜竊信息、技術訣竅和科技。

「中共情報機構的手段在西方被稱為『吸塵器』,吸入所有的東西,然後將其整理出來。」霍隆技術學院(Hol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網絡系主任、以色列安全局Shin Bet的前官員Harel Menashri說,以色列也是中共瞄準的對象,因為以色列擁有先進的高科技以及與美、歐的密切關係。

報導說,儘管以色列擁有先進的網絡防禦能力,但其並未免疫於中共的黑客行為。

中共黑客曾經侵入以色列三家頂尖國防承包商的公司網絡,竊取以國最先進武器系統的機密。這三家遭攻擊的公司分別是埃利斯拉集團(Elisra)和以色列政府擁有的以色列航天工業公司(Israel Aerospace Industries)和拉斐爾先進防禦系統公司(Rafael Advanced Defense Systems)。

根據電腦系統保密防護公司CyberESI交給BBC的一份報告,攻擊發生在2011年至2012年之間。CyberESI的報告說,黑客竊取了以色列「箭3」導彈、無人飛機以及彈道火箭等方面的數據。黑客的另一個目標是盜竊「鐵穹導彈防禦系統」(Iron Dome Missile Shield)的數據。這是一套全天候、機動型防空系統,可實現對來襲火箭彈的自動探測,並發射導彈在空中攔截目標。

圖為鐵穹系統在雲柱行動進行攔截。(Israel Defense Forces and Nehemiya Gershoni/Wikimedia commons

以色列的問題是對中共間諜的公共意識認識不足,機密文件很容易被具有不良動機的人弄到。近期,以色列安全官員對一個機密設施處進行了調查,檢查是否信息會通過社交媒體被洩漏。安全官員們用假身分登陸網絡,在短時間內就設法獲取了相關的機密信息。

Begin-Sadat戰略研究中心的Roie Yellinek試圖通過建立一個特別論壇來提高人們對中共威脅的認識。

在過去的幾年裡,在以色列安全局Shin Bet的指導下,以色列的公司已開始實施各種應對中共間諜活動的措施。Shin Bet阻止一家大的中國電話公司參與為以色列通信系統提供基礎設施的招標。

在印度總理使用了一家中國公司提供的服務器被發現感染了複雜的病毒之後,一些以色列安全公司已禁止其員工使用中國手機。種植這些病毒背後的黑手對外交、經濟和政治機密等方面都感興趣。

為了更好應對這些新挑戰,Shin Bet的反間諜部門開始從過去認為不必要的各個領域招聘人力資源:經濟學家,計算機工程師,高科技員工,簡而言之,所有知道如何應對這種新威脅的專家。#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10-26 9: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