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林:北京長安街上特務多(上)

人氣 11292

【大紀元2018年11月29日訊】我第一次知道長安街特務多,來自一個老友的經歷。1983年他到北京找工作,晚上去天安門廣場轉轉。

他那天穿著風衣,在一排報欄前溜達。旁邊一個似乎跟他同樣的遊覽者,突然迎面摟住他的脖子,另外兩個也在看報紙的人,轉身過來扭住他的手,把他牢牢控制住。

他被驚呆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無法相信,在天安門廣場!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這些人要幹什麼?

正當他發愣,不到一分鐘,就有一輛吉普車駛過來,那些人把他塞進車裡,一左一右兩個人按住他搜身。這時他才反應過來,問他們是誰?為什麼這樣?

一個人厲聲威脅到:一會兒你就知道了,不問你,不許再說話。

吉普車開進一個院子,他被拉出來,旁邊的兩個人似乎才放鬆地拉著他進入一間辦公室。然後他們才問他姓名、年齡、哪裡人?在天安門廣場想幹什麼?為什麼從安徽到北京來?

他一五一十地回答了所有問題,最後被關到一間屋子裡。直到第二天,才有一個警察把他帶出去,指著他的行李說:我們已經調查了你的背景,現在決定釋放你,趕快去火車站買車票回家吧。

被無端折騰了整整一夜,他對北京已經充滿了恐懼。從那以後,他再也不敢輕易去北京。他生性怯懦,沒有參加過任何危險的活動。

2002年,在和美國駐華大使館外交官電話約定見面時間地點後,我和女友坐火車去北京,住在北京站附近的鐵路賓館。放好行李,我們就去附近的王府井商場。

經過賓館登記室時,我注意到一個正在看報紙的短髮年輕人抬頭掃了我們一眼。那目光很特別。出門之後,我就跟女友說,那個年輕人是監視我們的。

她不信。我拉著她快步走到一個拐角,然後猛停下來。那個年輕人匆匆忙忙趕過來,看到我們瞪著他,嚇了一跳,狼狽不堪地繼續向前走。

但是我後來又發現至少三個跟蹤者。我感覺他們這樣跟蹤,可能會影響我們與美國外交官的會面,就與女友小聲商定怎樣擺脫他們。

我們去人流最密的東安商城,樓上樓下亂竄,在人叢中拚命擠出去。折騰了一個小時,確認甩掉了所有跟蹤者之後,我們才從一個小門溜出商場。

正當我們洋洋得意於我們的反偵察能力時,我的眼尖的女友,卻發現遠處一個黃衫女子似曾見過。我們急忙拐了兩個彎,確認了那個黃衫女子始終如影隨形地跟著我們。

我以前也跟許多民運朋友討論過北京特務的偵查方式,這回親身證實了。一旦北京特務接到跟蹤一個人的任務,這個人基本上是無法擺脫的,即便有豐富的反偵察經驗。

一個標準的北京監視小組有九個特務組成,一個指揮者和一個電訊聯絡員坐在一個監視設施齊全的麵包車裡,裡面有必要時使用的自行車,甚至有專門穿胡同的摩托車。#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謝田:美國大選僵局持續 神仍在考驗我們
金浴鳳:論脫貧
伍新:習近平祝賀拜登 「竊選合作」被聚焦
顏智華:美國社會存在一個天使和一個魔鬼
最熱視頻
【重播】點評:川普為何要連線賓州聽證會
【思想領袖】愛潑斯坦:科技巨頭操縱選舉
【遠見快評】六個州激戰 川普都有哪些高招?
【拍案驚奇】共和黨浪潮 川普曾預言國會取勝
【新聞看點】習賀拜登何意?川普聯軍五線反攻
【有冇搞錯】數字極權主義侵襲 最後的自由之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