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史實】誰在對日抗戰?誰在藉機發展?

作者:李靖宇

人氣 4316

【大紀元2018年05月15日訊】根據共產黨的長期宣傳和學校教育灌輸,是「中共領導了抗日戰爭」、「中共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這到底是真是假?

凡是為中共辯護的文章,絕大部份都沒有寫出對日抗戰國、共兩方的傷亡統計,也許是擔心一寫出數字就再難造假。本文就先從統計數字切入。

抗日戰爭中,中國國民政府軍兵力最高時達500萬人。中國國民政府領導下的國民政府軍與日軍共有22次大型會戰、1,117次大型戰鬥、小型戰鬥38,931次。[1]

據中華民國國防部1946年統計,國民政府軍作戰傷亡3,227,926人、病亡422,479人,總計損失3,650,465人;軍令部統計自七七事變以來陸軍陣亡1,319,958人、負傷17,601,135人、失蹤130,126人,空軍陣亡4,321人,海軍艦艇全部損失、損失戰機2,468架。[2]抗日戰爭期間國民黨的部隊百分之七十左右全部耗損,僅計入死亡人數,約有1,328,501人。[3]

根據近年發布的官方正式統計,自民國20年,日軍製造「九一八事變」開始,至34年日本無條件投降為止,國軍對日奮戰,歷經大小戰役4萬餘次,官兵傷亡321餘萬人,殉國將領268人,與早年統計數字大致吻合。[4]

至於中國共產黨呢?根據中共自己的《中共抗日部隊發展史略》記載,中共抗日部隊人員死亡160,603人、負傷290,467人、被俘45,989人、失蹤87,208人,損失共計約584,267人。

對比共軍傷亡約58萬人,國軍傷亡約321萬人,是它的5.5倍。如果只計算陣亡軍人數目,國軍約132萬人,共軍約16萬人,國軍陣亡人數是共軍的8.25倍。

無雍置疑,對日抗戰的主力是蔣介石委員長領導的中華民國國軍,而號稱「拯救了中國」的共產黨在抗戰期間置民族存亡於不顧,甚少參戰。

除此之外,中共還藉中日戰爭之機發展壯大。中共雖然在表面上同意與國民黨共同抗日,實際上卻設法保存實力並壯大自己。曾任中共中央委員、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毛澤東兼職秘書的李銳曾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回憶錄中證實毛澤東主張共軍和日軍夾擊國軍。此意圖在1937年8月毛澤東陝北洛川會議講話中表露無遺:

「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避開與日軍的正面衝突,繞到日軍後方去打游擊。要想辦法擴充八路軍,建立抗日游擊根據地。要千方百計地積蓄和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對政府方面催促開赴前線的命令要以各種藉口予以推拖延。只有在日軍大大殺傷國軍之後,我們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奪取國民黨政權。我們中國共產黨一定要趁著國民黨與日本人拚命廝殺的天賜良機,一定要趁著日本占領中國的大好時機,全力壯大發展自己,一定要在抗戰勝利後,打敗筋疲力盡的國民黨,拿下整個中國。」

「有的人認為我們應該多抗日,才愛國,但那愛的是蔣介石的國,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蘇聯)。我們共產黨人的方針是,要讓日本軍隊多占地,形成蔣、日、我,三國志,這樣的形勢對我們才有利,最糟糕的情況不過是日本人占領了全中國,到時候我也還可以藉助蘇聯的力量打回來嘛!」

「為了發展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在戰後奪取全國政權。我們黨必須嚴格遵循的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任何人,任何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

隨著毛取得中共最高領導權,中共軍隊開始秉持毛的思想,「讓日本人多占地」、「讓日本人和國民黨去拚個你死我活」,偶爾在日軍薄弱的地方打游擊戰、地道戰。

游而不擊,儘量避免正面交火,保存實力,這成為共產黨的抗日方針。靠著在抗戰期間全力發展,中共在1945年抗戰結束時,已經在全國建立了16個根據地,控制人口達到一億,軍隊達到120萬,黨員達到120萬。憑藉這股力量以及蘇聯的支持,中共最終打敗了疲憊不堪的國民黨,坐擁天下。

這也難怪中共黨魁毛澤東曾幾次公開表示感謝日本的侵略。

1956年,毛在接見日本社會黨訪華團時,曾說:「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

1972年8月,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就日本侵略中國向毛道歉時,毛卻說不用道歉,「是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們戰爭賠償!」

共產黨不只消極抗日,更誇張的是,在國軍奮勇作戰的同時,共產黨居然在延安生產鴉片,毒害國人,並因而致富。

蘇聯的一名共產國際駐延安聯絡員彼得.巴菲諾維奇.弗拉基米洛夫於1940年代派駐延安,他記錄了1942年5月到1945年11月期間的所見所聞,由其子出版《延安日記》,該書中記載:

「1942年8月2日。毛澤東要教尤任打麻將。在玩牌的時候,尤任問道:『毛澤東同志,特區的農民往往由於非法買賣鴉片受到懲辦,而現在甚至連共產黨領導的軍隊和機關也在公開生產鴉片,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毛澤東沒吭聲。鄧發回答了這個問題。他說:『以前特區只是把鹽和鹼運到國統區。我們一掛掛大車滿載著鹽出去,帶回來的錢袋卻是癟癟的,而且還只有一個錢袋!現在,我們送出去癟癟一袋鴉片,就能帶回滿滿一車的錢。我們就用這些錢向國民黨買武器,回頭再用這些武器去收拾他們!』」

中共元老謝覺哉寫的日記中也暗示延安生產鴉片的事實,日記中頻繁出現一個神秘的字眼,叫「特貨」,且謝將「特貨」與「鹽」並列,表明二者不是同一物品。《抗日戰爭時期陜甘寧邊區財政經濟史料摘編》裏同樣多次提到這個神秘的「特貨」,並且和食鹽分列,「特貨」的出口額竟占到總出口額的68%(第二名食鹽連14%都不到),其平均價格是食鹽的四千倍以上。

《新華網》寫得更直白。其《民主革命時期的鎮原縣邊區政府》一文直接在「特貨」後標註一個括號,寫上「大煙」。《中共中央西北局文件匯集》中的《南泥灣調查》一文裏亦在「特產地」下標註「收煙數」。

不但在延安,共產黨控制的其它地區也在販賣鴉片。中共冀魯豫邊區的一個縣公開發布《煙土稅征收與管理暫行辦法》,明文征收鴉片煙土稅,允許鴉片煙合法經營。《湖南省大庸縣志》裏記載:「在大青山一年能收兩萬多兩幹板子大煙,作為軍餉的主要來源。」《包頭文史資料選編》裏的《回憶大青山抗日戰爭與綏中地區財經工作》一文中更是幹脆赤裸裸的歌頌起鴉片來了:「大煙!大煙!支援抗日救國的經費。」

陳永發教授在《紅太陽下的罌粟花:鴉片貿易與延安模式》一文中說,共產黨在延安基本是山窮水盡、入不敷出,因征糧數太高導致農民大批出逃,就在這時「特貨出口」橫空出世,迅速扭轉了局勢。

尤其是後來中共這鴉片種得越來越熟練,對走私的打擊越來越嚴格,一九四三年中共還入超二十多億元,一九四四年則通過「特貨」的出口,瞬間轉變為出超一百五十億,「特貨」成了中共的核心產業。

用事實說話,共產黨就是中國的毒瘤。

[1] 方軍、陳剛(2017)《最後的尊嚴 浙江寧波的抗戰老兵》台北:崧博出版社

[2]  方軍、陳剛(2017)《最後的尊嚴 浙江寧波的抗戰老兵》台北:崧博出版社

[3] 日中戦争における中国側犠牲者数の考察

[4] 《從戰爭到和平:抗戰勝利暨臺灣光復七十週年紀念冊》
http://aode.mnd.gov.tw/Unit/Content/520?unitId=165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陳破空:誰領導了抗日戰爭?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51) 中共對蔣的誣衊
【祕檔】南泥灣「大生產運動」種植罌粟
【祕檔】百團大戰、皖南事變的真相
最熱視頻
違背原著的查抄榮國府
【紀元播報】傳任志強堅持自辯 全攬下涉案人刑責
【紀元播報】王赫:反制中共三絕招 川普或不戰而勝
【重播】川普8·8發布會:簽署4項救助令
【薇羽看世間】 制裁中港官員 推倒中共防火牆
【新聞看點】胡編稱等著擦槍 中美衝突誰勝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