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國時期賢母 鍾繇夫人張昌蒲

作者:杜若

三國時期,有一位賢惠的母親,是「楷書鼻祖」鍾繇夫人張昌蒲(西元199年─257年)。張昌蒲為人端正,遵循禮義,注重修身養德,哪怕對位卑的僕役,也都很講信用,鍾家上下都很尊敬她。

鍾繇(西元151年─230年)的另一夫人孫氏,出身貴戚,在鍾家後庭居於正位,管理鍾家內務。孫氏善於論辭,說起話來滔滔不絕。但其心地不善,嫉賢妒能,常常信口雌黃詆毀他人,凡是自己犯下的過錯,只要她辯解一番,就能掩蓋過去。

孫氏嫉妒張昌蒲的賢明,想詆毀她,但始終都沒有辦法傷害到張昌蒲。張昌蒲懷孕時,孫氏越發妒嫉,居然動起惡念,她趁人不備,在張昌蒲的飯菜中下毒。張昌蒲吃了一口,覺得不對勁,就把食物吐了出來,但還是受到毒藥的影響,一連頭暈目眩了好幾天。

張昌蒲遵循禮義,注重修身養德,哪怕對位卑的僕役,也都很講信用,鍾家上下都很尊敬她。圖為清代康濤作品。(公有領域)

張昌蒲的僕人勸她,最好將此事告訴鍾繇,但她只是低調地處理此事。張昌蒲說:「自古以來,正室和側室互相傷害,會破家害國,古今都引以為戒。假如我對夫君說了此事,但他不肯相信我,誰又能為我證明此事呢?況且孫氏會認為,我一定會將此事先告訴夫君,既然事情由她引起,就由她去說吧,這樣或許好一些。」於是張昌蒲稱病不出。

果然不出所料,孫氏以為張昌蒲已經將此事告訴鍾繇,就對鍾繇說:「我想使張氏生一個男孩,所以暗自給她下了一些生男的補藥。現在,她反說我用毒藥去害她。」

鍾繇聽後很吃驚,他獨自思量著:「得到生男之藥是好事,但如果把藥偷偷地放在人吃的食物裡面,這不是人之常情。」於是鍾繇把僕人叫來,詢問了一番。鍾繇獲悉實情後,就把孫氏休了,逐出家門。魏文帝曾下詔,令鍾繇收回休書,迎接孫氏回家,鍾繇誓死不從。

鍾繇曾問張昌蒲,為什麼被人毒害,卻忍隱不說?張昌蒲表示,一家人互相傷害,會破家害國。鍾繇聽罷,十分敬佩張昌蒲的賢德。張昌蒲生下鍾會(西元225年─264年)後,更加受鍾繇敬愛。

鍾會出生後,張昌蒲越來越受到寵愛。清 任頤《弄璋圖》。(公有領域)

張昌蒲懂詩書,鍾會4歲時,就教導他讀《孝經》;7歲時讀《論語》;8至14歲時,早慧的鐘會就已讀遍《詩經》、《尚書》、《易經》等著作。在母親的教育下,鍾會從小穿著簡樸,親自管理家事,懂得節儉,成人為官後,凡是得到的賞賜,他都還給公家。

鍾會擔任尚書郎時,大將軍曹爽(?─西元249年)專權,每天縱酒享樂。一天宴會結束後,鍾會的兄長鍾毓(西元210年─263年)回到家,講起此事。張昌蒲認為曹爽酗酒縱樂,不是長守富貴的辦法。

鍾會,字士季,潁川郡長社縣(今中國河南省長葛東部)人,三國時期曹魏大臣,官至司徒。曹魏太傅鍾繇的小兒子。(公有領域)

兩年之後,司馬氏父子和曹爽爭權,發動高平陵之變,當時鍾會也參與其中。眾人都為此擔心,張昌蒲卻是神情自若。

中書令劉放、侍郎衛瓘、夏侯和等人,平日都和鍾會有交往,看張昌蒲如此鎮定,不免好奇地問她,鍾會陷入危難,她為什麼就不擔憂呢?

張昌蒲平靜地說:「曹爽大將軍生活奢侈,沒有節制,我常常為其憂心不已;太傅(司馬懿)(西元179年─251年)發動政變並不是要危害國家,而是針對大將軍。何況我的兒子就在帝王身邊,有什麼可擔心的呢?聽說司馬懿他們這次出兵,並沒有大軍重器,想必一定不會久戰。」

戰事情況發展,果然如張昌蒲所言,時人紛紛稱讚張昌蒲的賢明。後來鍾會也得到司馬師、司馬昭兄弟二人的重用。@*#

司馬懿題跋立像。(公有領域)

事據《三國志.鍾會傳》卷二十八

責任編輯: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