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
清朝中晚期,福建上杭縣有個劉姓之人,年少時就誠實守信,從不打誑語。雖然家境貧寒,但卻樂意幫助他人,周濟急難者。二十歲那年,他的父母雙亡,無奈之下,他決意投奔一位在廣東某地做縣令的親戚。帶著賣房子的數十金,他動身南下。
有一個山西富商,住在京城信成客店裡,衣著、跟隨的僕人和馬匹,都很華麗,他這次進京的目的是:將要按照當局的有關規定,花錢買官當。
曹彬是北宋開國名將,韓琦是北宋的社稷之臣,唐臨是貞觀時期掌管全國刑獄的最高法官。這幾位大臣輔佐帝王,治理天下。他們心懷輔國大志,平日為人又不失小節。在待人的細節上,體現著他們為人著想,寬厚仁愛的一面。
全城女子聽了都大受鼓舞,立刻回到家裏拿好工具,像男子一樣去挑泥土,修整城牆,熱火朝天,幹勁十足。很快,岐州的城牆就修好了,她們幫助軍隊的士兵,在戰爭中取得了勝利。
因為在古代中國人很重視文章詩賦方面的才藝,特別是當官的都是通過科舉考上來的,文化水平都不錯,往往都有一顆愛才之心。趙抃一聽覺的她還挺有文采的,更喜歡她了,正所謂「憐香惜玉而心動者」,一時之間就沒有察覺這顆愛才之心背後隱藏著的色慾邪念。
一個國家的安全、昌盛,是在於德政,而不在於地理形勢。
古代儒家推崇仁義禮智信。那麼何為「義」?《孟子》中云:「義,人之正路也。」韓愈《原道》中說:「行而宜之之謂義。」通俗地講,「義」是指人們的思想和言行符合一定的道德標準。在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史中,追求「義」並踐行「義」的人並不罕見,而那些在危難中不顧危險,依然堅持正義、選擇行義之人尤為可貴。
像我這樣的人,不管死在哪裡,都是死得其所。先前,如果我葬身草野,雖然自己光明磊落,無愧於心,但不能據此在君王和祖先面前掩飾自己的過失,否則,他們該怎樣看我啊!實在沒有想到,我逃回宋朝後,又重新穿上故國的衣服,重新見到宋朝皇帝,使自己早晚都能歸葬故鄉,我還有什麼遺憾呢?我還有什麼遺憾呢?
瘟疫洶湧肆虐,看似可怕,似乎又很有章法。在民間的傳說中,瘟疫不只是疾病,還是生命,瘟神奉天命,行瘟布疫,役使諸鬼行疫,並非肆意傷人。歷代對瘟疫產生的原因,瘟神和疫鬼的由來,哪些人可以免遭疫毒,均有不少介紹。
蕭統病逝時,年僅三十一歲。粱武帝親自來到東宮,扶著太子的棺柩失聲大哭。太子仁義有德,人人皆知。死後,朝野都都感到惋惜。京城男女,都到太子宮去憑弔,滿路上都是哭泣的人;全國各地的百姓和守衛疆土的士兵,聽到他死去的消息後,都十分悲痛。
文品如人品,只有憂國憂民的人才能寫出千古流芳的文字,文品之淵源在於道德學養之純正,詩文必承載至道,才能達到最佳的弘道效果。做人要高標立世,在任何環境中意志超然,不與黑暗勢力同流合污,維護天理、正義和良知。
孔子弟子三千人,而特別賢能的,有七十餘人。他的學生大多於學問之外,又十分注意修身養性,恪守禮儀,行為高尚。
俗話說:「雁過留聲,人過留名。」誰都想青史留美名,隨著道德潮流下滑的人們,很少有人去思考如何做才能流芳千古。金錢、財富、權勢僅僅是一時一世,有的甚至一生沒有走完,就被後起之秀取而代之。研究古今中外的歷史都很容易得出結論:唯有善舉才能青史留美名,才能流芳千古。
王旦叩頭辭謝說:「這是父輩留下的舊宅。當年只能勉強遮蔽風雨,現在我修繕得已經有點過分了。每當我想起父輩,我總是感到心中有愧,哪裡敢再麻煩朝廷呢?」
明太祖朱元璋戎馬得天下後,洪武元年(西元1368年),太祖敕令京城設立國子學堂(國家的最高學府「國子監」,或稱太學),令九品以上官員的子弟及民間通文義的少年俊秀到國子學堂當學生。天下平定後,太祖詔令恢復科考制度,各府、州、縣考選秀才及舉人入國子學。並特地賜給少年舉人(14歲左右)李擴、趙惟一、董昶等衣服蚊帳等日用品,其中特別聰慧的李擴等人還被召入文華殿及武英堂說書,太祖謂之曰「小秀才」。
寇準俸祿雖多,卻不肯建造宅第。隱士魏野,為此特意贈送給他二首詩,其中有句道:「有官居鼎鼐,無地起樓台。」稱讚寇準雖位居顯要,卻不肯建造宅第。
回溯二千多年前,春秋時期打仗的場面,是怎樣的畫面呢?兩國對陣,有國君擔心敵軍士兵是否受傷,特派使臣前去問候。為救下臣,有國君闖入敵軍大營,還被護送了出來。敗軍逃跑,兵車陷入泥坑,勝軍在後面追擊,還教敗軍如何逃跑……風趣的春秋戰場,貴族應有的風範,消弭了敵我。
春秋時期,執政卿趙簡子夢到裸體的童子唱歌跳舞,鄭文公姬妾燕姞夢到天使贈蘭,權臣孔成子夢到開國之君立儲。每一個夢的預示,都成為現實。
如果把歷史當成劇本,每個人的一生都是一場真人秀,每個人的故事,都是自己粉墨登場上演的劇目。在歷史的大戲,換了王朝時空,變了生活場景,改了角色和容貌,但劇情似乎沒有多少改變,譬如焚券,似乎是命運之神青睞的劇本,曾在很多朝代上演過呢!
有風骨者,亦可以說有氣節。有風骨者,不僅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而且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還是「處其厚,不居其薄;處其實,不居其華」的大丈夫。在中國漫長的歷史中,有「風骨」的大丈夫歷朝歷代都並不少見。本文就說說西漢末年兩位有風骨的人物。
晉國大夫趙盾曾作一夢,夢中先輩趙叔帶,撫著腰,哀聲痛哭。一會兒,他又破涕為笑,一面拍手為節,一面大聲高唱……趙盾頓時自夢中醒來,馬上占卜,結果顯示「兆絕而後好」。
民國九年(1920年),皖系段祺瑞和直系曹錕開戰之際,中華民國第二任大總統徐世昌請人測了一個「定」字。一位奇人就字論字,僅從字義看穿了戰爭結局。測字之際,飛來一隻蟲子,這位奇人順勢將蟲子與偏旁組合,道出了段祺瑞的親信徐樹錚所組織的安福俱樂部,最終命運會「滾蛋」。神奇的漢字攜帶的全息特性,道出命運中的包羅萬象。
君子是儒家學說提倡的理想人格。在孔子看來,「仁愛」是君子首要具備的,是以孔子曰:「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還必須襟懷坦蕩,要「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面對利與義,「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意即君子更看重「義」,但君子並非不重利,而是取之要符合道義。此外,君子要言行一致,能自我要求、約束自身,即「君子求諸己」「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宋廷芬生有五個女兒,都聰慧過人,善於作文章。長女宋若莘,次女宋若昭,這兩人特別有才華。其餘三女,分別是宋若倫、宋若憲、宋若荀。五個女兒性格相似,都生性素雅高潔,鄙薄華妝豔抹,謹守婦道。
中國民間一直有「百善孝為先」的說法。事實上,對於孝德,無論是天上還是人間都是十分看重的,古代孝德動天的例子一直都有流傳。除了流傳甚廣的「二十四孝」外,今天再說說史書上記載的兩個故事。
人們常以「出淤泥而不染」來讚揚那些身處惡劣環境而潔身自好的人。乾隆後期的兩江總督岳起就是這樣一位品德高尚的人。他在吏治腐敗、官場貪污成風的情況下,依然提倡為官節儉,並能以身作則,為世人樹立了榜樣。
晉元帝任用鄧攸為太子中庶子,後又任命他為吳郡太守。鄧攸自己帶著米糧前去就任,不肯接受俸祿,只飲用吳郡的水而已。當時吳郡正鬧饑荒,鄧攸上書請求朝廷賑濟,但沒有得到朝廷的回覆。為了不讓百姓餓死,鄧攸私自下令開倉放糧。這時朝廷派來賑濟災民的官員也到了,同時來了解鄧攸從政的好壞。有人彈劾鄧攸私自放糧之罪,但是朝廷很快赦免了他的罪過。
圖為明 杜堇《十八學士圖屏之畫》。(公有領域)
古弼為人忠厚謹慎,善良正直,曾經因為上谷的皇家苑囿佔地面積太大而請求減去一半面積,賜給貧民百姓。
「有權不用,過期作廢」似乎是不少現代人對公權力在握的一種解讀,在社會道德日益下滑的今天,這種解讀也幾乎成為行使公權力者的座右銘了。然而在道德普遍高尚、敬畏天地神靈的中國古代,官吏們多潔身自好、仁義善德,演繹的是「身在公門好修行」的傳統佳話。
孔子說:「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民無信不立」。在人與人的交往中,誠信是不可或缺的,千百年來無數中國人都在切身踐行著。在史籍中,也記錄了很多仁義誠信的故事,供後人借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