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文人
景帝時期,二十幾歲的董仲舒即被選拔為博士,據說他埋頭讀書,整整三年足不出戶、目不窺園。中規中矩的董仲舒受到四方學士的尊重,司馬遷也曾拜他為師。講學時,董仲舒「下帷講誦」,即掛上一幅帷簾,他在裡面講,弟子在簾外聽。
蔡文姬生於公元177年,名琰,字昭姬,後為避司馬昭諱,改為文姬,是東漢陳留郡圉縣(今河南杞縣人)。蔡家是圉縣的大戶人家,家境十分富裕,圉縣人傑地靈,歷代名人輩出。其父蔡邕是一位大文學家,生平藏書甚富。他的《蔡中郎集》流傳於世,他參與書寫的「熹平石經」,為後世校訂儒家七經的刻石。蔡邕的書法「骨氣洞達,爽爽如有神力」,蔡邕還精於天文數理、妙解音律,是中國古代四大名琴之一焦尾琴的製作者。
一個二十歲浪蕩兒怎樣脫胎換骨變成晉朝的大儒者?在晉朝著書之多無人能出其右,他的稱號「玄晏先生」成了後代隱逸高士的代稱。他是誰呢?
公元1089年,蘇軾以龍圖閣學士的身分,赴任杭州知府。剛一到任,就碰到瘟疫大流行,病患腹痛腹瀉、發熱惡寒、肢節疼腫,不少人因此死亡。杭州城裡的百姓到處在大街小巷裡求醫問藥。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清、真之氣,飄溢於太白詩中,成就了全方位的輝煌:音韻、句式、物象、意境、內涵,縱橫開闔,異彩紛呈。復古中有創新,恢弘中見深情。
李白遍遊名山,潛心修道,陶然忘機。詩人筆下,每每仙氣四溢,神采飛揚。修煉的奇妙,在《感興八首》【其五】中可見一斑。
在湖北省安陸城西的煙店鎮,有一座白兆山,也叫「碧山」。據清光緒年間《德安府志》記載,此山因為「有白氣」而得名。白兆山曾是一處道教聖地,山上松柏長青,雲海蒼茫。
鳳凰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祥瑞,李白登臨此台,將眼前景色、歷史典故以及滿懷的感慨揉合於詩中,傾瀉出古今相接的深沉詠嘆。
劍膽琴心,笑看紅塵。不屈服於權貴,不為名利所迷,這位盛唐的遊俠、逸士、文學大師,引來無數欽羨的目光以及心靈的追隨。
晉朝的庾袞,字叔褒,是明穆皇后的伯父。年少時庾袞即好學,精通《詩》《書》,他孝順父母,友愛兄弟,一言一行皆尊法度,非禮非道則不言不行。
唐朝中葉,貝州清陽(今河北清河)有一宋氏人家,世代書香門第,到了宋庭芬時,更是滿腹經綸,頗有辭藻。宋庭芬生了五個女兒,個個聰慧機靈,名字依次為若莘、若昭、若倫、若憲、若荀。
縱觀古典詩壇,李白,無疑是最響亮的一個名字,最耀眼的一顆星。「詩仙」美譽,唯其獨享。什麼樣的詩,什麼樣的境界,才稱得上「仙」呢?
上官婉兒是甘肅天水人,祖先是先五帝之一顓頊高陽的後人,該祖所生的兒子為楚國的上官大夫,後來以官名為姓,子孫故姓上官;該祖所生女兒,是漢昭帝的皇后,他們的後代襲爵多富。上官婉兒的曾祖父上官弘,曾任隋江都宮福監;其祖父上官儀是唐高宗李治時的宰相;父親上官庭芝,官至唐左千牛,匡扶王室兩代。
「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跡。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宮土花碧。魏官牽車指千里,東關酸風射眸子。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攜盤獨出月荒涼,渭城已遠波聲小。」雖然很多人對這首《金銅仙人辭漢歌》未必熟悉,但對「天若有情天亦老」這千古名句一定耳熟能詳,而這首詩的作者正是唐代天才詩人李賀,他為後世留下的名句還有「黑雲壓城城欲摧」、「雄雞一唱天下白」等。
謝道韞生於名門望族——東晉的謝氏家族。她家的盛狀,可以從古人的詩句中一窺蹤跡。唐代詩人羊士諤在《憶江南舊遊二首》中說:「山陰道上桂花初,王謝風流滿晉書。」劉禹錫的《烏衣巷》更為有名:「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謝家的男兒名流輩出,約百餘人見於史傳,女子中最出類拔萃的,就是謝道韞。
黔婁,魯國人,戰國時齊國的賢士、隱士和道學家。他出身貧寒,從小飽讀詩書,勵志苦節。施良娣是魯國世襲太祝的女兒,當時太祝為帝王家掌握鬼神的祭祀之禮,非常受人敬重。出身貴族世家的施良娣不僅知書達禮,而且容貌美麗,她看重黔婁的德才,甘願放棄榮華,嫁給了家徒四壁的黔婁。
柳下惠本姓展,名獲,字子禽,出身魯國公族,是魯孝公的五世孫。公元前720年11月18日午時,展子禽降生在魯國的柳下邑(今屬山東省濟寧市鄒城)。當時天象異常,火光入室,文鳥起舞。
紀昀,字曉嵐,晚號石雲、道號觀弈道人。雍正二年六月,出生在河間府獻縣崔爾莊對雲樓。他出生即伴異象。朱珪在《紀曉嵐墓誌銘》中記載,紀曉嵐出生時,「天雨則汪洋成巨浸,水中夜夜有光怪。」紀曉嵐出生後,「光遂隱」。紀曉嵐的祖父紀天申也夢見有光團潛入對雲樓中,人們紛紛傳說,紀曉嵐是靈物轉生的。
唐高祖武德二年(619),駱賓王出生在浙江義烏李塘鎮的一戶世代書香家庭。父親外出求仕,小駱賓王就跟著祖父一起生活,得益於祖父對他的教育,駱賓王「少善屬文」。
李清照出身望族,1084年生於山東濟南,家學淵源,其父李格非進士出身,官至禮部員外郎,是蘇軾的學生,深受賞識,為「蘇門後四學士」之一。其母王氏,是狀元王拱辰之孫女,精通文章。李清照自幼天資聰穎,家中藏書甚豐,李清照常手不釋卷,少女時代,就以「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等妙句名動汴京。
王夫之繼承了父親家教的優良傳統,也很注意子孫們的教育。王夫之曾以詩歌的形式,教育兒子立志,注意不受世俗的壞影響。
陳陶(約812年—約885年?)字嵩伯,晚唐著名詩人。其詩「無一點塵氣。于晚唐諸人中,最得平淡」[1],《隴西行》為其傳世名篇:「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可伶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2]大中時,遊學長安,後隱居南昌西山。有詩集十卷,已散佚,後人輯有《陳嵩伯詩集》一卷。《全唐詩》存錄其詩二卷[3]。
我豈是久處草野的碌碌無為之輩?比喻躊躇滿志、高度自信的心態。語出李白《南陵別兒入京》。
蘇軾19歲時,娶了同鄉16歲的少女王弗。王弗是眉州青神人(今四川省眉山市青神縣),1039年出生於一個書香之家,是進士王方之女。
三國時期有一位「醜妻」,頗爲聰慧,即曹魏大臣許允的妻子阮氏。唐 周昉《仕女圖》。(公有領域)
1071年,蘇軾在杭州擔任通判,負責刑獄和司法。在一次宴會上,他認識了王朝雲。朝雲是杭州錢塘人,1063年出生於貧寒之家,因有姿色,能歌善舞,精通樂器,後成為西湖歌伎。古代稱以歌舞為業的女子為伎,「伎」是技藝、才能之意。
上個世紀50年代,中共搞「統戰」,派錢穆的老師呂思勉及其侄子錢偉長勸錢穆回大陸。錢穆給老師呂思勉的回信中寫道:「回來雖無刀斧之刑,但須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這是學生萬萬做不到的;我在香港看見馮友蘭、朱光潛這兩位教授,在知識分子思想改造當中檢討,要我像他們這樣做檢討辦不到,等於是行屍走肉,喪失了人的尊嚴,我完全做不到。」
奕繪,字子章,號妙蓮居士,中年後號太素道人,他是乾隆帝第五子榮純親王永琪之孫、榮恪郡王綿億長子。榮親王、榮郡王學問深厚,精通漢文、滿文、西洋算法及書法繪畫,兩代都有著作留世。榮王府上下文風濃厚,古董藏書眾多,在當時很有名。
錢穆,原名恩鑅,字賓四,清光緒廿一年(1895年7月30日)生於江蘇無錫的七房橋。他7歲入私塾讀書,1911年因辛亥革命,中學學校停辦,他輟學後自學。18歲後,錢穆當了十年小學教師, 1922年以後,他又當了八年中學教師。
心安定的地方,就是我的故鄉。比喻逆境中安之若素、樂觀豁達的心態。語出蘇軾《定風波‧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
五代時期的荊浩和關仝代表的北方山水畫派,開創了大山大水的構圖,善於描寫雄偉壯美的全景式山水。李成和范寬是北宋初期山水畫家的代表,上承荊浩以水墨為主的傳統,以表現北方雄渾壯闊的自然山水為主,在五代、北宋初期,李、關、范的畫風,風靡齊、魯,影響關、陝,實為北方山水畫派之宗師。可以說是「三家鼎峙,百代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