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齊桓公稱霸以後,又過了六年,賢相管仲生了重病,眼看不治。齊桓公很著急,親自去看望他。桓公問他:「大臣中誰可以繼承您的位置呢?」管仲說:「君主應該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臣子,您應該知道得很清楚。」
上古中國禮儀文化並非僅指人們的社交禮儀,其範圍涵括了上至國家的政治制度、律法典章,社會的道德倫理、思想文化;下至黎民百姓的做人準則、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的規範,無不包含在內。中國禮儀文化是自天而來的文明,源自於神的智慧,內涵博大精深。
三峽工程36計
「苦肉計」,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三十四計,敗戰計其中之一。原文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順以巽也。」
三峽工程36計
當水庫發揮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時,許多沒有被計算為三峽工程移民、沒有搬遷的居民該怎麼辦?長江水利委員會認為,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謂的「跑洪」,等洪水過後,再回到被洪水淹沒過的家中。
三峽工程36計
文化大革命期間(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員會和水利部,向毛澤東提出修建長江三峽工程的建議。毛澤東本來是竭力支持以建設大壩和水庫來治理中國河流的想法,但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的失敗,使毛澤東火冒三丈,以致對大壩工程的熱情驟然大減,便以戰備為由,拒絕修建三峽工程的建議。
劉佐護送母親和弟弟們一起北上,渡江時大風驟起,當時劉佐十五歲,他哭著禱告上蒼說:「我願意替代我的母親和弟弟們去死。」風愈刮愈猛,劉佐準備投水自盡,以自身去替換母親和弟弟們的平安。撐船的人死死抓住他不放。
蕭統病逝時,年僅三十一歲。粱武帝親自來到東宮,扶著太子的棺柩失聲大哭。太子仁義有德,人人皆知。死後,朝野都都感到惋惜。京城男女,都到太子宮去憑弔,滿路上都是哭泣的人;全國各地的百姓和守衛疆土的士兵,聽到他死去的消息後,都十分悲痛。
漢武盛世後,自漢元帝以下,歷代皇帝或優柔仁若,或耽於癖好,或短祚夭壽,出現宦官、外戚先後專擅朝政,導致綱紀紊亂、吏治腐敗的亂象。西漢從輝煌強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漢,迅速走向敗亡。
東漢末年至晉初年,全國性大瘟疫共有二十多次。漢桓帝在位二十年,中原地區流行瘟疫高達十二次;漢靈帝時發生過一次;漢獻帝時發生了兩次。京師洛陽的瘟疫高達十六次之多,曹操有《蒿里行》詩云:「鎧甲生蟣虱,萬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據《後漢書‧羊續傳》載:羊續,後漢泰山平陽(今山東泰安)人,為官清廉奉法。靈帝中平三年(公元186年),羊續被任命為南陽郡太守。在此之前,江夏兵趙慈反叛,殺死了原任南陽太守,並攻陷元縣,一時間人心惶惶。羊續毫不畏懼,身邊只帶一個小書僮微服前往,他「觀歷縣邑,采問風謠,然後乃進。」到任後,快刀斬亂麻,迅速平定叛亂,人民歡欣鼓舞,得以安居樂業。
明成祖下令遷都北京後,經過精心的選址,紫禁城建在北京的中心位置,因為皇帝是上天在人間的代表,必然要居於人間的中心。從我們現在看到的故宮的朱牆黃瓦、雕樑畫棟、簷牙高啄,一景一獸無不透露著豪邁、大氣;它的金碧輝煌、雄偉壯觀、肅穆莊嚴也無不體現出天子的至尊。
《舊唐書·音樂志》記載:《龍池樂》是唐玄宗所作。在他還未做皇帝之時,住在隆慶坊。宅子南部突然有泉水湧出,變成了一個大水池,可以在裡面泛舟。會望氣看相的人深以為異,認為有「天子之氣」。後來玄宗登基做了皇帝,就將舊宅改為興慶宮,而池水更多了,瀰漫數里,該池被稱為「龍池」。為此,玄宗作了《龍池樂》,以記此事。
在軍事上,秦始皇南征百越、北擊匈奴,基本奠定了後代中國的版圖,同時他修萬里長城,保住了中原地區不受到遊牧民族的侵襲,所以秦始皇的作為對後世的影響其實是非常大的。
《東周列國志》在寫到六國滅亡時,最後有一首詩作為總結,這詩是這麼寫的:「卜世雖然八百年,半由人事半由天,綿延過歷緣忠厚,陵替隨波為倒顛,六國媚秦甘北面,二周失祀恨東遷,總觀千古興亡局,盡在朝中用佞賢。」
孝文帝為了實現他的文化理想而遷都洛陽,但因匆匆規劃洛陽的新都,許多平城建築色彩,被塗抹在洛陽的設計之中,這些色彩分別表現在洛陽的宮城建築,與都市計劃的坊里制度方面。
所以這段歷史,從軍事方面,它是一個軍事史上非常重要的時期;從政治方面,它是從世卿世祿到官僚制的轉變,從分封制到中央集權制的轉變;在文學史上散文的發達;哲學上是先秦諸子的出現。所以這段歷史,這個五百年的變局是中國五千年歷史中一個非常大的,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變化的時期。
《舊唐書》記載:「康國樂,工人皂絲布頭巾,緋絲布袍,錦領。舞二人,緋襖,錦領袖,綠綾渾襠褲,赤皮靴,白褲帑。舞急轉如風,俗謂之胡旋。」
清人繪《雍正十二美人图》之消夏賞蝶,人物以那拉氏為原型。(公有領域)
她死後,雍正傷心至極。從皇子到貝勒爺、和親王,再到皇帝,多少凶險和風雨,都是她陪雍正走過來的。
秦兵幾乎如摧枯拉朽一般,橫掃六國統一了天下,春秋戰國長達五百年,這一場歷史變局使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社會管理方式、官制等等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
等到三晉、燕國和楚國被滅掉之後,就剩下齊國了,齊國才感覺到自己的危險,這才開始準備做一些防禦,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秦國大兵壓境,齊國四十多年沒有經過戰爭,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只是幾個月的時間,秦國就完全占領了齊國。
我們看到法家的代表人物都不得善終,商鞅、李斯、韓非子三個法家最著名的代表人物,商鞅是車裂、李斯是腰斬、韓非子被毒死。
當年秦穆公稱霸的時候靠的是百里奚、蹇叔、丕豹、公孫枝,他們有的是謀臣、有的是勇將,都不是秦國人;後來商鞅從衛國來幫助秦國變法圖強,張儀從魏國來幫助秦國解散了諸侯之間合縱的聯盟,范雎從魏國來幫秦國制訂了遠交近攻,統一天下的策略,所以外籍的客卿對於秦國的貢獻是非常大的。
當時蔡澤跟范雎之間有一場辯論,蔡澤的辯論,如果總結起來就是四個字,就是勸范雎「功成身退」。他舉了三個非常有名的大臣:一個是幫助秦國實現富國強兵的商鞅;一個是幫助楚悼王實現富國強兵的吳起...
呂不韋通過遊說華陽夫人和安國君,將異人從一個階下囚變成了秦國的王位繼承人,又將絕色美女趙姬送與異人為妻,秦昭襄王四十八年正月,即西元前259年,趙姬產下一子,因為是正月在趙國出生,所以取名趙政,他就是三十八年後,統一天下的秦始皇。
最能反映柳宗元清峭風格的詩當然要首推他的代表作《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是平原君前往楚國求救,在毛遂的威脅下,楚王答應救援趙國,但出兵後卻駐軍武關,魏國的援軍則駐紮在鄴城,救兵不至,趙國已精疲力竭,無力再守,那麼趙國能躲過這一劫嗎?
毛遂自薦說服了楚王,同意建立合縱聯盟,於是楚王派春申君黃歇帶領八萬士卒前往救趙,同時魏王也命令將軍晉鄙帶領十萬人前往邯鄲,那麼諸侯聯軍能夠戰勝秦國嗎?
長平之戰,趙國屢屢決策失誤,趙國接受上黨本身並不是錯,秦趙之間的戰略決戰也不可避免,但是趙國在西元前262年接受上黨後,竟然兩年內不做戰爭準備,這是第一個失誤;到西元前260年,秦國進攻上黨時,趙國又在和戰之間首鼠兩端,向秦國求和而不是向諸侯求救,這是第二個失誤...
唐代大部分皇帝或信道,或信佛,因此也製作了一些崇道尚仙類的舞蹈。德宗貞元年間(785-804),就製作了《八卦舞》。從舞蹈的名字就可以看出,這個舞蹈與道家有著密切的關聯。
戰場上的情況是千變萬化,瞬息萬變的,作為一個將軍,你肩負得不僅僅是一個戰爭的輸贏,而且是所有士兵的生命,一個錯誤的決策就可能把幾十萬的士兵送入死地,這是一個多麼重大的責任。所以作為將軍應該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上一樣,要非常地謹慎小心,同時要博諮於眾,廣泛地徵求各方面的意見,即使這樣還生怕有甚麼不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