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

孝悌與仁德兼備的劉佐

作者:陸真
「做人不能不顧別人的死活,而只圖個人的幸福……」──劉佐的這番話,講得多好哇!(fotolia)
  人氣: 276
【字號】    
   標籤: tags: , ,

劉佐,是明代中部縣人。長到五歲的時候,正值發生大饑荒,有些饑民在集市出賣華美的衣服,他的祖母準備用一升米前去交換。劉佐問她:「換衣服作什麼用?」祖母說:「準備給你穿。」劉佐道:「現在米和衣服哪一個重要?要是沒有米,就會餓死,那還要衣服有什麼用?」祖母對他的聰明,非常驚奇。劉佐當時只有五歲啊!

後來,劉佐護送母親和弟弟們一起北上,渡江時大風驟起,當時劉佐十五歲,他哭著禱告上蒼說:「我願意替代我的母親和弟弟們去死。」風愈刮愈猛,劉佐準備投水自盡,以自身去替換母親和弟弟們的平安。撐船的人死死抓住他不放。不久,風就停了,他們都渡過了江。一起乘船的人講:「這是劉佐感動了上蒼的結果。」

明正德二年,由州縣推薦赴京應試的解元邵升,他還沒有成年就考中了,由於才華出眾,劉瑾就將堂孫女許配給他。正德五年秋天,劉瑾出了事,官府以為邵升被捲進劉瑾的案中,就追捕邵升。邵升急忙投奔劉佐,劉佐將他藏了起來。

過了幾個月,為了安全起見,劉佐又把他藏到另外一個地方。有人勸他:不要這樣冒險救友,這樣做不值得。劉佐說:「邵升之所以投奔我,是因為他信任我能明辨是非,救他活命啊。邵升原本沒有參與劉瑾的事件,我很瞭解他。如果不考察是非曲直,就輕易地背棄朋友,難道是仁者所為嗎?做人不能不顧別人的死活,而只圖個人的幸福。人要堅持做好人,是須要勇氣的。做事憑良心,是值得的;做事不憑良心,才是不值得的。」

後來查清了,邵升確實沒有捲進劉瑾的案子。劉佐終於把邵升救了出來。

「做人不能不顧別人的死活,而只圖個人的幸福……」──劉佐的那番話,講得多好哇!

正是:

劉佐仁德眾皆尊,
我獲此友最堪欣。
何不我效劉佐行,
劉佐是人我亦人!
臨淵羨魚須結網,
欽仰古人淨我心。
眾性純明均有德,
淳風萬里樂太平!

(事據明代朱國楨《湧幢小品》)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蕭統病逝時,年僅三十一歲。粱武帝親自來到東宮,扶著太子的棺柩失聲大哭。太子仁義有德,人人皆知。死後,朝野都都感到惋惜。京城男女,都到太子宮去憑弔,滿路上都是哭泣的人;全國各地的百姓和守衛疆土的士兵,聽到他死去的消息後,都十分悲痛。
  • 漢武盛世後,自漢元帝以下,歷代皇帝或優柔仁若,或耽於癖好,或短祚夭壽,出現宦官、外戚先後專擅朝政,導致綱紀紊亂、吏治腐敗的亂象。西漢從輝煌強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漢,迅速走向敗亡。
  • 東漢末年至晉初年,全國性大瘟疫共有二十多次。漢桓帝在位二十年,中原地區流行瘟疫高達十二次;漢靈帝時發生過一次;漢獻帝時發生了兩次。京師洛陽的瘟疫高達十六次之多,曹操有《蒿里行》詩云:「鎧甲生蟣虱,萬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 據《後漢書‧羊續傳》載:羊續,後漢泰山平陽(今山東泰安)人,為官清廉奉法。靈帝中平三年(公元186年),羊續被任命為南陽郡太守。在此之前,江夏兵趙慈反叛,殺死了原任南陽太守,並攻陷元縣,一時間人心惶惶。羊續毫不畏懼,身邊只帶一個小書僮微服前往,他「觀歷縣邑,采問風謠,然後乃進。」到任後,快刀斬亂麻,迅速平定叛亂,人民歡欣鼓舞,得以安居樂業。
  • 明成祖下令遷都北京後,經過精心的選址,紫禁城建在北京的中心位置,因為皇帝是上天在人間的代表,必然要居於人間的中心。從我們現在看到的故宮的朱牆黃瓦、雕樑畫棟、簷牙高啄,一景一獸無不透露著豪邁、大氣;它的金碧輝煌、雄偉壯觀、肅穆莊嚴也無不體現出天子的至尊。
  • 《舊唐書·音樂志》記載:《龍池樂》是唐玄宗所作。在他還未做皇帝之時,住在隆慶坊。宅子南部突然有泉水湧出,變成了一個大水池,可以在裡面泛舟。會望氣看相的人深以為異,認為有「天子之氣」。後來玄宗登基做了皇帝,就將舊宅改為興慶宮,而池水更多了,瀰漫數里,該池被稱為「龍池」。為此,玄宗作了《龍池樂》,以記此事。
  • 在軍事上,秦始皇南征百越、北擊匈奴,基本奠定了後代中國的版圖,同時他修萬里長城,保住了中原地區不受到遊牧民族的侵襲,所以秦始皇的作為對後世的影響其實是非常大的。
  • 《東周列國志》在寫到六國滅亡時,最後有一首詩作為總結,這詩是這麼寫的:「卜世雖然八百年,半由人事半由天,綿延過歷緣忠厚,陵替隨波為倒顛,六國媚秦甘北面,二周失祀恨東遷,總觀千古興亡局,盡在朝中用佞賢。」
  • 孝文帝為了實現他的文化理想而遷都洛陽,但因匆匆規劃洛陽的新都,許多平城建築色彩,被塗抹在洛陽的設計之中,這些色彩分別表現在洛陽的宮城建築,與都市計劃的坊里制度方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