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文鞭影》五微(1):敬叔受餉 吳佑遺衣

正見神傳文化編輯小組
清廉的何敬叔貼告示接受饋贈,幾天之內得到二千八百石的米,他將米全部拿去代繳百姓的欠租。(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250
【字號】    
   標籤: tags: , ,

【原文】

jìng shū shòu xiǎng ,wú yòu wèi yī 。
敬叔受餉,吳佑遺衣。

ㄐㄧㄥˋ ㄕㄨ ㄕㄡˋ ㄒㄧㄤˇ,ㄨˊ ㄧㄡˋ ㄨㄟˋ ㄧ。
敬叔受餉,吳佑遺衣。

【注釋】

(1)敬叔:即何敬叔,南北朝南齊東海郯人。曾在梁朝擔任長城令。
(2)餉:贈送他人東西。
(3)吳佑:字季英,西漢陳留長垣人。
(4)遺:贈送。

【語譯】

何敬叔貼告示接受饋贈,將所得拿去代繳百姓的欠租。吳佑贈衣給屬下的父親。

【人物故事】

何敬叔

何敬叔擔任長城令時,為政清廉簡約,從不接受任何饋贈。有一年農作物收成不佳,夏季到來,一些貧困的百姓拿不出米交租稅,他忽然在衙門貼出告示,表示接受大家的贈禮。幾天之內得到二千八百石的米,何敬叔將米全數拿去代替貧困的百姓繳交租稅。之後有人要贈送東西,他仍堅持不再接受饋贈。

何敬叔年輕時就信奉佛法,他得到一塊栴(zhān,ㄓㄢ)檀木,準備雕刻成佛像來供俸。佛像即將雕刻完成,卻一直找不到好的光材(做佛像頭頂圓光的材料)。有一次,他在睡夢中夢見一位和尚,穿著袈裟拿著錫杖前來,告訴何敬叔說:「縣府後面的何家有一桐盾,十分適合做佛像的光材,何氏極為珍惜,如果你向他苦求,應該可以得到才是。」何敬叔醒來後,到縣府後方尋訪,果然有一何氏人家。他上門請求買盾,何氏說:「家中的確有此桐盾,我們十分珍惜,您怎麼得知的?」何敬叔詳細說明夢境,何氏非常驚訝,奉送給何敬叔當做佛像的光材。(《冥祥記‧卷四》)

吳佑

吳佑擔任膠東相,為政崇尚仁德簡約,以身作則。如果百姓之間有爭訟,他每每先關在房間裡自責反省,然後才斷定訟案的是非對錯。或者親自到鄉里的百姓家,對他們曉以大義,希望他們重新和解。從此,爭訟息止。

有一個名叫孫性的小吏,負責掌管聽訟、稅賦,他私下向人民收稅,買了一件衣服送給父親。孫父非常生氣地訓斥他說:「有一個這麼好的長官,你怎麼忍心欺騙他呢?」督促他回去自己請罪,孫性很害怕,於是拿著衣服向吳佑自首。吳佑屏退左右,詢問其中原由。孫性詳細說明父親的告誡。吳佑說:「屬下因為孝敬親人的原因,甘心接受污名,這就是孔子所說的:『觀過,斯知仁矣』 。」吳佑赦免了孫性的罪,讓他回去向父親道歉,並且把衣服送給孫父。

安丘地區有一名男子毋丘長,和母親一起去市集,在路上遇到醉漢侮辱他母親,憤怒之下殺死了醉漢,逃亡在外。後來在膠東被抓到。吳佑喚毋丘長,告訴他說:「你的母親遭受污辱,一般常情都覺得是可恥的事。但是孝子憤怒時思慮難以周密,行為不應該拖累尊親。現在你背離親人,逞威發怒,在白日殺人,如果赦免你不合義理;又不忍刑責你,該怎麼辦呢?」毋丘長自縛請罪,說:「國家制訂法律,我觸犯法令應該被囚禁。您雖然哀傷憐憫,但恩無所施。」吳佑問毋丘長是否已娶妻?毋丘長回答:「有妻但尚未有子。」於是,吳佑將他的妻子從安丘請到膠東,讓毋丘長與妻子同宿獄中。不久,他的妻子便懷孕了。到歲末行刑前,毋丘長哭泣著對母親說:「我辜負母親,應該要以死謝罪,但拿什麼來報答吳君的大恩呢?」於是咬下一節手指吞下肚,含著血說:「妻子如果生兒子,就取名『吳生』 ,告訴他我臨死前吞指發誓,囑咐兒子將來要報答吳君。」然後自縊而死。(《後漢書‧列傳五十四》)

——轉自正見網

(點閱【龍文鞭影】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