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南疫苗受害家庭的苦難歷程(二)

河南信陽鄒萬里的孩子接種了北京天壇和武漢生物的脊髓灰質炎疫苗,上下肢神經受損,兩條腿不會動。(受訪者提供)

人氣: 6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李新安採訪報導)疫苗安全觸動了中國人的道德底線,疫苗事故給受害者家庭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

他們的孩子因疫苗致殘、癱瘓,有的獲得了很少的補償金,有的甚至還被沒有確認賠償,卻不斷遭到官方「維穩」。他們到北京給孩子治病,花費數十萬,想盡一切辦法給孩子做康復,有的實在撐不下去停止了治療。

大紀元記者採訪了多位疫苗受害者家庭,他們講述了各自悲慘的遭遇。以下是三位家長的自述。

河南周口疫苗受害家長金麗麗

2017年9月1日,滿三週歲的兒子去周口項城王明口鎮衛生院打流腦疫苗(雲南玉溪霍森藥廠生產)。9月5日上午,打完疫苗後第四天起,孩子上下肢癱瘓,大小便失禁了。完全不能走路,坐在輪椅上。

最開始孩子說腿疼,帶他去醫院沒檢查出什麼病來。省城的醫院說可能是脊髓炎,然後就住院了,看了三個月整,不見好轉。2017年12月5日到的北京,一直在北京博愛醫院住院。

北京的醫院一個月大概要三萬左右,還要租房,房租、水電費都很貴,在醫院附近租的二室一廳,五千。

北京診斷也差不多,因為在鄭州有片子,三甲醫院都認可。還是上下肢癱瘓,沒有感覺,大小便失禁。

大夫講可能跟疫苗有關注,我們自己也查了,脊髓炎跟疫苗接種有關係,因為沒有其它疾病原因,我們感覺疫苗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剛開始走了彎路,現在我們在協商各個部門給孩子做一個正規的調查診斷,還沒有確認是不是疫苗造成的,已經向疾控申請了。

在北京花了好幾十萬的自治費,大部分靠自己。我們就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和親戚朋友借,都借了三十萬了。從9月1日已經快一年,在鄭州就是三萬,還不包括吃住,我們中藥、西藥能用的都給孩子用上了。

我愛人也沒有工作了。靠以前的積蓄,親戚朋友的幫助,以及當地政府陸陸續續救助七八萬元。

打算孩子康復兩年,看有什麼好效果,因為最佳康復期是兩年,不行的話不能耽誤孩子上小學,已經耽誤上幼兒園,不能再耽誤他上小學,讓他回家上學。等到假期再帶他進行康復。

河南信陽市疫苗受害家長鄒萬里

我孩子是2016年8月份在周口市沈丘縣邢莊鄉衛生院接種的疫苗,然後渾身沒勁,剛開始發燒,燒退掉後兩條腿一點都不會動。帶他到河南省人民醫院去看,醫生診斷是上下肢神經受損,後來專家診斷是腦脊髓炎,現在一直在北京按摩兒童醫院做康復。

孩子打的是脊髓灰質炎疫苗,是北京天壇、武漢生物的。打的兩針中間相隔四五天,都是國家強制性接種的,都是一類疫苗,國家免費的。打了疫苗過了十多天以後開始發燒、嘔吐,渾身沒力了。

孩子現在兩歲多,打疫苗的時候是五個多月,這個疫苗應該三個月的時候打,當時沒有疫苗,後來來了電話通知我,所以帶孩子去打的。

我是河南信陽人,孩子出事是在周口,我們當時在周口做了小生意,所以把孩子都帶過去了,我孩子是兒子,唯一的一個兒子,現在搞成這樣。

疫苗出了很多事情,在河南省目前有三十多家,這是我所知道,還有好多出了事不知道是疫苗害的。

孩子現在的情況就是腿沒勁,神經傷了,腿和腳萎縮得快,比較小,比較細,走路的姿勢太難看了。剛開始發病的時候做了一個磁共振,感覺孩子大腦沒什麼問題。上下肢比較嚴重。

河南信陽鄒萬里的孩子接種了北京天壇和武漢生物的脊髓灰質炎疫苗,上下肢神經受損,兩條腿不會動。(受訪者提供)

過完年一直在北京那邊做康復,做了四個多月,效果比省內的好。今年開「兩會」的時候我們去了,結果地方打電話,怕我們上訪,出了事都是這樣,他們都是「維穩」。

信陽這邊「維穩」,周口那邊不管不問。在北京看病在門診看,在外面租房子住,每次有重要會的時候,地方政府打電話,不讓我們去上訪。

專家鑑定的傷殘等級是二級乙等,按照我們河南的補償辦法,疫苗異常反應,領了一個省補24萬元,再也沒有了,今年開兩會信陽這邊求助了兩萬塊錢。從孩子犯病到現在已經花了三四十萬了,借都借不到,家都不像家了,家都快散了。

河南信陽鄒萬里的孩子接種了北京天壇和武漢生物的脊髓灰質炎疫苗,上下肢神經受損,被鑑定為「異常反應」二級乙等。(受訪者提供)

孩子好的時候我是開工廠加工大理石,在鄉鎮上做的。我愛人幫我幹。孩子發病以後沒有心情做了。

積蓄都花到孩子身上,都是為了孩子。現在經常不在家,別人來找的話不在家,別人也不做了。孩子發病後就基本沒有收入了。

我四個小孩,三個姑娘,最小的就是這個兒子,想盡一切辦法給做康復。孩子康復成正常人這樣基本不可能,傷到神經了。

剛開始對疫苗都不了解,沒有想到這麼大的後遺症。北京每月治療費用在3萬元左右。

我心裡恨,痛恨疫苗毀了我兒子,因為國家的疫苗犧牲了一生健康,卻沒有治療費用,沒人給孩子保障。整天想這事,死的心早有了。

河南新鄉輝縣疫苗受害家長張蘭青

孩子是2015年的時候吃的糖丸,沒吃多久腿就癱瘓了。我兒子叫仁嘉新,他是2015年6月17日出生,出生三個月後9月10日服了脊灰質減毒活疫苗,22日孩子發燒出現症狀,25號腿就癱瘓了,開始給孩子治,一直到現在,孩子三歲多了。

河南省就賠償了三十萬,當時鑑定報告是疫苗引起的異常反應,屬一級一等傷殘,都有鑑定報告。我們孩子一直在北京按摩醫院治療,治了將近三年,花了一百多萬,現在家裡是一貧如洗。

我兩次去過中南海,市政府和信訪局是多次跑,電話手機費都交不起,孩子被迫停止治療從北京回家,一個月了,我現在還在找市政府。暫時還沒有給結果。

一年在北京就得三十多萬,連一年的費用都不夠,三歲多了不能自己走路,成天在地上爬。

河南新鄉輝縣疫苗受害家長張蘭青吃了脊灰質減毒活疫苗糖丸,雙腿癱瘓,不會走路。(受訪者提供)

在北京按摩醫院這種糖丸事故的孩子有幾十人。糖丸疫苗不是導致癱瘓,就是傻了,要麼就是死了,沒有輕的,都是挺嚴重。這種糖丸有風險的。

我和我愛人沒有工作,開始是做個小生意,為了孩子在北京治療,在北京租房子住,沒有住院,在北京費用一個月三萬多左右。

費用是賣房子,四處借錢。打算讓政府給孩子治療,讓地方政府給一定的補償,省裡的三十萬肯定不行,我孩子一生殘疾,治不徹底,如果不治孩子更糟糕,治的話生活質量會好一些,能夠自理,如果不治的話自理都不行。

肯定還得去北京,河南賠償是最低的。我家庭非常困難,實在撐不下去停止了治療。

我們整天罵那些人,恨他們,恨也沒有用,中國的疫苗技術現在太落後,出事是早晚的事,我們也管不了這麼多,已經出事了,國家應該保證我們孩子的治療,家庭受到傷害,你要給一定的保障,國家沒有給疫苗立法,我們維權路太難。#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8-08-10 11: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