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解黨話詞語系列(81)

伍新:解「魯迅『路是人走出來的』假哲理」

(兼論「『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並非是中國人自己走出來的」)「魯迅的『路論』歪理只能表明『社會主義道路是邪路』」

人氣 419

【大紀元2019年01月24日訊】【解體黨文化】之六:習慣了的黨話(上):中共盜用國家政權對民族文化和語言的深刻傷害,可以說前無古人。語言是思維的工具。被黨文化嚴重污染的語言,嚴重地損害了人們反思中共、反思黨文化、構思民族未來的能力。很多人都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人們用中共製造的語言批判中共,憤怒聲討中共的文章仍然稱中共建政為「解放」,有人在「退黨聲明」中仍然說「我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讓人簡直難以分辨他到底是要唾棄中共,還是要感激中共。在中共政權搖搖欲墜、人民亟待回歸正常人類文化的今天,認清附著在民族語言上的黨話,清除黨話,已經成為刻不容緩的任務。
——題記

殺騙一路罪,冥頑死不悔。毫無合法性,恣意走到黑。
時時找藉口,處處歪說謅。越走路越絕,理屈詞枯竭。
末路窮途盡,生存危機緊。旗幟不改易,老調重彈疲。
馬列臭難聞,惶惶抱魯迅。世上本無路,是人踐踏出。
歪理邪厥詞,黨魁今複讀⑴。金科玉律沒,教師爺也沒。
舌尖未卷回,抽腫自己嘴。言詞急不擇,亂拾餿牙慧。
權當急救藥,可惜早失效。白帽紅旗手,早已露馬腳。
文化大流氓,亦被剝偽裝⑵。一家扮兩門,裡外洗腦筋。
歪理邪說撐,邪路假理證。但因毒散久,不無仍昏頭。
遺毒已入心,假理猶當真。清源正其本,方能拔毒根。
說路人走出,鞋底代宏圖。哲理性似有,合法性亦就。
此理假在哪?牛角普世化。實把人鞋尖,當作牛角鑽。
腳趾拱洞穿,視若千里眼。唯物謊史觀,改頭換面版。
謬誤在何處?神佛目中無。路本稱道路,無道非正路。
言路人走出,天道給排除。似乎人間路,人之獨行路。
對外沒關係,人可自走出。好像人特牛,路可隨意走。
不管怎麼走,都會有奔頭。無論奔往哪,都能走瀟灑。
如入無人境,開路靠做夢。夢哪哪有路,夢見路自通。
魯迅路歪理,自成小體系。另有兩觀點,足見其奧秘。
歪歪斜斜路,發自貪便道。何以踏成路?走的人多了⑶。
便宜出發點,開路終為貪。毛言心相通,馬列同門宗⑷。
造反欠不還,教唆便宜占。甜餌釣胃口,苦海落無邊⑸。
誘圖一時便,文字亂簡篡。文化根切斷,麻煩繁無限⑹。
走的人一多,腳印顯擺闊。再邪也算正,自欺欺人哄。
過河摸石頭,鄧氏水路走。異曲而同工,手腳攪濁流。
基本原則一,利益足肉欲。手腳盲走摸,步塵黨腳窩。
騙眾一幫哄,洗腦說贊成。贊成不贊成,隨當標準定⑺。
黨文化現實,身心同梏桎。黨文化糞坑,熏慣忘臭腥⑻。
道路之自信,麻木加不仁。理論之自信,香臭不辨分。
什麼合法性?邪黨任邪性。跳出無神論,荒謬看倍清。
非天賦非選,合法性何談?實出黨需要,權欲癮火冒。
天人合一體,人間自有序。命運神安排⑼,人怎自駕馭?

人類本神造,環境密配套⑽。活動有範圍,定數都精到。
能力也有限,越線會危險。有形無形路,均靠其基礎。
棋路由人走,前提棋造就。棋手棋路磕,此說沒什麼。
世棋造化譜,今人自編出。棋手出此言,顯然太荒誕。
說路自走出,即此詭辯術。前提佯不管,定義域暗圈。
邏輯陷阱挖,誘馬前蹄趴。無視大前提,非蠢即詭計。
太陽遙可望,人永踏不上。人看太陽遠,眼力層次限。
眼力神限定,限定保護層。紅朝偽天眼,霍金幾告警⑾。
腳力亦一樣,不可瞎胡闖。火山誰架橋?泥沼路哪找?
海嘯潛艇避,百慕大船繞。無人區無路,荒漠中無道。
飛船航太線,遙無太陽站。言此非貶誰,是說應謙卑。
探險一超限,結局不堪看。灌輸無神論,人腦當球吹。
天高地厚忘,無法無天狂。人定勝天瘋,野馬脫韁猖。
創世主創世,規定世間秩。傳人以文化⑿,道德為心法。
世路神鋪展,走向應順天。東西南北方,道德路基夯。
正邪善惡分,文化路燈亮。逆天為邪道,背後隱魔爪⒀。
人離神眷顧,只會當魔奴。人若拒排神,必被拉鬼門。
欺人在迷中,命運說自控。再加唯物論,肉欲激旺盛。
理智欲火焚,順水舟推頻。還有進化論,人獸混叢林。
本是非人路,愣是冒人路。雖說路人走,實叫跟黨走。
無產最先進,可惜缺理論。黨為先鋒隊,天生帶路人。
路若真自走,屠刀眼前抽。為此八千萬,冤魂葬荒丘。
文化盡破壞,道德大敗壞。假惡鬥邪路,條條是通途。
盜黑黃賭毒,任人拓寬路。真善忍大道,死堵硬阻撓。
器官移植徑,活摘大興隆。人間天堂戲,引人入地獄。
社會主義路,到底什麼路?腳踩西瓜皮,走哪就算哪。
無論走到哪,走哪哪算它⒁。中國之特色,掩蓋黨邪轍。
今再談路論,臨死再蒙混。綁架苦難路,稱眾自踏出。
共黨當嚮導,人民願跟跑。非是被誘迫,而是自選擇⒂。
罪責推光光,共克時艱嚷。備戰又備荒,危機轉民扛。
一切皆手段,毀人總不倦。毀滅全人類,邪靈之目的⒃。
共產騙子黨,總玩鬼貓膩。中美貿易戰,公平就不幹。
但乏還手力,掙扎求苟延。改革也不敢,不改嘶聲喊。
自信早崩潰,抓權憑厚黑。皇帝新衣花,裸奔戴面紗。
生路皆堵絕,自找天地滅。艱時克共聲,內外漸回應⒄。
三退三億二,紅朝搖搖傾。改都機已失,現更只剩死⒅。
神佛在挽救,善惡定去留。神韻演正統,引領新復興⒆。
生死路兩條,由人自選挑。順天漂紅毒,新人新生路⒇。

注:

1、「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而是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必須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斷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改革開放40年的實踐啟示我們:方向決定前途,道路決定命運。我們要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就要有志不改、道不變的堅定。改革開放40年來,我們黨全部理論和實踐的主題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中國這樣一個有著5000多年文明史、13億多人口的大國推進改革發展,沒有可以奉為金科玉律的教科書,也沒有可以對中國人民頤指氣使的教師爺。魯迅先生說過:『什麼是路?就是從沒路的地方踐踏出來的,從只有荊棘的地方開闢出來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當代中國大踏步趕上時代、引領時代發展的康莊大道,必須毫不動搖走下去。」(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

上述習近平援引的魯迅那句所謂路是人「踐踏出來的」話,出自《熱風•隨感錄六十六•生命的路》。不止中共,不少人一直把它視為「哲理警句」,流毒甚廣。其實,完全是無神論的假道理、偽哲理,歷史唯物主義的邪說歪理。

2、「中共竊取政權之前,利用對中國文化抱虛無主義態度的變異文化人詆毀中國文化。這些人未必打著共產黨的旗號,卻起到了共產黨想起到、而當時還無法起到的作用。這種看似不來源於共產黨的聲音更能迷惑人。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魯迅。」「魯迅一生坎坷,怨恨之氣盛,自稱『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揣測中國人』。共產邪靈把這個『文化大流氓』的一腔怨恨引向了中華傳統文化。」

「毛澤東說魯迅『就是這個文化新軍的最偉大和最英勇的旗手。魯迅是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魯迅的方向,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四章 共產邪靈 毀人不倦)

3、「西關外靠著城根的地面,本是一塊官地;中間歪歪斜斜一條細路,是貪走便道的人,用鞋底造成的,但卻成了自然的界限。路的左邊,都埋著死刑和瘐斃的人,右邊是窮人的叢塚。兩面都已埋到層層疊疊,宛然闊人家裡祝壽時的饅頭。」(魯迅《呐喊•藥》)「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魯迅《呐喊•故鄉》)

4、毛澤東說過,我的心和魯迅是相通的。

5、「共產主義的中心指導思想就是鼓吹無神,無佛,無道,無前生,無後世,無因果報應。由此,各國共產黨都鼓勵窮人,流氓無產者無須信神,無須償還業力,無須安分守己,反而應該巧取豪奪,造反發家。」(《九評共產黨》之五)

共產黨的手法就是「先給人點甜頭,再讓人吃盡苦頭」:「到了今天,仍然在上演著這樣的戲碼。經濟發展給人帶來了甜頭,人們就只顧眼前利益,而忘記了道德。表面上看,人人都想賺錢,而且是賺快錢,『道德值多少錢一斤?』大家不在乎,或者在乎也沒有用,就懶得在乎,反正忙著撈錢就顯得這個社會充滿活力,『生機勃勃』、『風光無限好』。」

「這種『甜頭』的後面,是讓人的聰明用不到正道上,老用到歪點上。坑蒙拐騙,假冒偽劣,山寨抄襲,好大喜功,浪費資源,破壞環境,不計後果,處處體現出中國人的『精明』和『聰明』,就是用的不是地方。」

「邪靈的目的並非讓人過上好日子,也沒有安排什麼國家的復興,給人一點甜頭,苦頭還在後面呢。現代經濟起飛並能持續穩定發展的兩個翅膀——法治(而不是法制)和信用(而不是關係)——恰恰是中國最缺乏的,而『依法治國』和『信用社會』的根基就是道德。『因為不講道德,經濟才能暴發;因為沒有了道德,經濟必然垮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

6、貪圖便利,也是中共利用人們的懶惰、浮淺和近視,以所謂「文字改革」的名義,進行愚民的突破口。焦躁中的人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背後藏有天大的禍心:「因為漢字有通天的內涵,正體漢字承載著五千年傳統文化,要切斷中國人與神、與傳統的聯繫,中共處心積慮地要毀滅漢字。」「神傳的漢字是神物,簡化漢字,既違背了神意,也破壞了原來漢字的神奇之力。其結果是簡化漢字不倫不類,甚至帶有魔性,必然會出現亂象與不良影響。」

「簡化漢字的殘缺亂造的形態,和神傳的文字相差懸殊,破壞了原來正體字產生的能量,也散發著簡化後所產生的變異的能量。比如對『進『字的簡化:『進』:辵部,加上『佳』,即越走越『佳』之意。而當簡化為『進』後,『佳』換成了『井』,越走越陷到『井』裡去了。正能量變成了負能量。而一些帶負能量的正體字卻大多沒改:魔還是魔,鬼還是鬼,偷還是偷,騙還是騙,假還是假,暴還是暴,害還是害,毒還是毒,腐還是腐,黃還是黃,淫還是淫。」「中共以簡化漢字為名,抽走了中華神傳文化表現在文字中的靈魂和其背後約束、規範世人的正能量,讓人們在不知不覺中離神越來越遠;同中共有意破壞其它傳統文化的手法一樣,進一步割斷了人與神的聯繫。」(同上書 第五章 邪靈篡位 文化淪喪)而且連中共也未料到,將神傳文字「簡化」本身,也不過是一種虛妄的空想,因而不得不半途而廢。研究證明,簡化字對於「掃盲」和識字,並無助益。而其在閱讀、出版、印刷、翻譯、交流等方面所帶來的重複性勞作、資源浪費等諸多麻煩,卻是難以計量的。

7、鄧小平說過,要把「人民擁護不擁護、贊成不贊成、高興不高興、答應不答應」作為制定各項方針政策的出發點和歸宿,作為衡量一切工作得失的根本標準。他說,「我們的路走對了,人民贊成,就變不了」,「凡是符合最大多數人的根本利益,受到廣大人民擁護的事情,不論前進的道路上還有多少困難,一定會得到成功」,「人民是看實踐。人民一看,還是社會主義好,還是改革開放好,我們的事業就會萬古長青」。

其實,這又是個政治流氓大騙局,是把被中共強姦了的所謂「民意」當作「偉光正」的「托兒」,與其歷來「代表」自己煽動起來的「民憤」殺人同出一轍(「中共使用過各種各樣的殺人方式,不同時代有不同的模式。絕大多數的殺人都是『輿論先行』。共產黨常說的一句話是『不殺不足以平民憤』,倒好像是共產黨應老百姓的要求殺人一樣,實際上,『民憤』卻是中共煽動起來的。」——《九評共產黨》之七)。

8、「有信仰的人都知道神度人,都有相對應的天國世界。黨也模擬著為中國人造了一個黨文化的生活範圍,一個封閉的沒有上天的人間物質環境。」(《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五章 邪靈篡位 文化淪喪)

「在其他文化系統中,終極價值觀都來源於一個超越世俗的最高權力存在。在古代社會中,擔任這個角色的是神,在現代社會,則由神和法律共同擔任。和所有傳統文化不同,共產黨的價值觀,是一種不斷變動和調整的動態系統,其核心簡單地說就是權力和利益。在黨文化下,我們祖先留下的半神文化,似乎離我們已經無限遙遠,人們不相信那些美好的事物曾經存在過;祖祖輩輩教給我們對天地神明的敬畏,今天已經被戰天鬥地所取代;殊勝的修煉文化,今天被扣上了封建迷信的帽子;歷朝歷代的先人賢哲,被輕易地用階級立場一腳踩翻在地;幾千年來重德行善、仁義禮智信的美好價值,被當成了封建糟粕,成為譏笑嘲諷的對象。取而代之的是一套中共的反天、反地、反人性的邪惡黨文化系統。在這裡,道德原則的最高標準是黨的權力和利益。中國人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無時無刻不被這個黨文化左右著,人們深受其害而卻難以察覺,更難以擺脫與歸正。」(《解體黨文化》緒論)

「糞坑文化」:「中共在破壞傳統文化的同時,代之以國教化的邪教,在封閉環境下給中國人洗腦。八十年代以後,國門打開了,但是中共並不想把海外的主流文化展現給中國人,反而引進了大量西方、日本、港台不好的東西。中共通過對網路、衛星電視、出版物的封鎖,控制什麼樣的東西讓中國人看到,什麼樣的要遮罩在外。性解放、黑社會、西方的變異生活方式等等被有目的地引進中國,加上中共的黨文化,各種污穢骯髒的『文化』開始沉澱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之內。這造成了黨國的文化環境如同一個很久沒有清理的糞坑,進的都是穢汙。這個糞坑文化是一個封閉的體系,隨著時間的流逝,沉澱了原教旨共產主義、經過多次混合變形的黨文化、中共有意搜集散播的中國歷史文化中的各種糟粕、西方的變異生活方式等等,這些穢物隨著時間的沉澱和發酵越來越厚重,使人更難以擺脫。」

「當代中國人身上的種種惡劣習氣,很大程度上是被中共創造的這種封閉的糞坑文化所反復循環薰染造成的。『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因為長時間浸泡在這樣的環境中,很多人對此渾然不覺,甚至樂此不疲,根本無從想像不同的社會文化,更不要說清洗破除中共的糞坑文化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六章 以「恨」立國 國已不國)

9、「中華大地獨一無二,是神所選定的中心之國,末世拯救世人的法將在這裡傳出。因此中國的一切,從表面上的自然環境、人口分佈,到深層次的歷史發展過程、文化的奠定,以及對各種宗教和修煉法門的認識等等,都來自神系統有序的安排。」(同上書第一章 中心之國 神傳文化)

10、「神不只是造就了人類,也為人類安排了生存的自然環境。特別是在中土神州,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及其通天的內涵,也體現在自然環境中,這正是傳統文化中天人合一的具體體現。名山大河中其實都有山神、河神維繫著人類生存的自然環境。」(同上書 第三章 暴力殺戮 惡貫穹宇)

11、據媒體報導,中共策劃組織在貴州平塘於2016年9月25日落成啟用的世界最大單口徑射電望遠鏡FAST,號稱「天眼」。據說,要借其跟外星人聯繫。對此,英國著名物理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生前曾幾次警告,那樣做會有危險。

12、「中華傳統文化是通天的。中華傳統裡,『天』遠不止是現代人所理解的『大自然』。『天』是有生命的,天地間萬物被稱為「造化」,亦即被創造化育的。而創造化育者乃是宇宙天地之主宰,稱為『天帝』、『昊天上帝』,民間稱為『老天爺』——至高無上的神。中國人把自己的家園叫『神州』,中國人稱皇帝為『天子』。人的歸宿,是通過道德提升回歸神的天國。」

「神的意志叫做『天意』,天地間萬物遵循天意而行,是為『天道』。天意通過天象顯現。中華文化中,天帝通過降災異譴告那些背離天意的人,現祥瑞嘉許那些以德配天、順從天意的人。上天還安排聖皇先賢下世,教化萬民,讓人看懂天象、讀懂天意。」

「據古籍記載,被中國人奉為『人文初祖』的軒轅黃帝完成教化萬民的使命之後,得道飛升,回歸天庭,從此給人留下了人回歸神的修煉文化。後人將黃帝飛升之前的衣冠葬於橋山,起塚為陵,為黃帝陵,供奉至今。」

「在此後歷代皇朝中,神不斷下世轉生為華夏民族的聖皇先王,在漫長的歲月裡,一步步建立和豐富中華神傳文化的文明體系。中華文化源自於神的智慧,內涵博大精深,充滿天機與神跡。」(《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一章 中心之國 神傳文化)

13、「共產黨宣揚『無神論』,不僅要否定人的生命來源於神,還有一層含義,是掩蓋它自己不是神而是『邪靈』的真實本質。具體而言,有兩個方面:」

「第一,人如果相信有神,就相信有魔。在任何一個宗教中『上帝—撒旦』和『佛—魔』都是對比著出現的,因為神度人的時候必然會告訴人:人會在信仰中遭到磨難,這些磨難很多都是魔的誘惑。因此共產黨就告訴人『沒有神』,這樣也就等於告訴人『沒有魔』,從而掩蓋了它是魔的真相。

「第二,當人不相信有神的時候,人就放棄了神的拯救。這樣,即使神要救人,人也不接受,神最終被迫放棄人。這時候人自然就落到了魔的掌中。」(《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五章 邪靈篡位 文化淪喪(上)

14、「人是神造的,慈悲的神一直守護著他的子民。魔鬼深知,要想讓神不再管他創造的人類,唯有切斷人和神的聯繫。它為了毀滅人類,採用的最主要方式是破壞神傳給人的文化,並敗壞人的道德,把人變異到神難以挽救的程度。」(《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共產黨的幽靈並沒有隨著東歐共產黨的解體而消失(2)》同上書(2)緒論,大紀元2018年05月20日)

「共產黨說要建立一個『人間天堂』,從一開始就到處散播彌天大謊,製造了無數『人間地獄』。」(同上書(13)第八章 政治篇:魔鬼在禍亂我們的國家(下),大紀元2018年06月02日)

「毛時代『社會主義』是『在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繼續革命』,鄧上臺的時候提出貧窮不是『社會主義』,江時代可以讓資本家入黨。那麼,到底什麼是『社會主義』?其實說白了——凡是共產黨搞的,都是『社會主義』。」 (《解體黨文化》之六)

15、「中國共產黨不斷給中國人民灌輸:歷史選擇了中國共產黨,人民選擇了共產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是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還是共產黨結黨營私,逼迫中國人民接受?我們只能從歷史中找答案。」「參加中共一大的代表共有13人,後來死的死,逃的逃,有人投靠日本人做了漢奸,有的脫黨投靠了國民黨,成了叛徒或機會主義份子,到1949年中共掌權時,只有毛澤東和董必武兩人還留在中共黨裡。不知這些中共建黨人當時有沒有想到,他們從俄國請來的這個「神靈」卻是一個邪靈,他們找來的這劑強國之藥卻是一付烈性毒藥。」(《九評共產黨》之二)

16、「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和低層空間的各種敗物構成,實質是一條蛇,在表層空間的表現形式是一條紅龍。出於恨,它屠殺了超過一億人,破壞幾千年的輝煌文明。出於恨,它肆無忌憚地敗壞人類道德,引誘人遠離神背叛神,達到最終毀滅人的目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結語)

17、「《管子》曰: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迷信武力和金錢的中共,不理解道德人心對於長治久安的作用,面對人性惡在今天中國社會極度複雜的表現,它根本就無計可施了。如果說在歷史上,外敵入侵曾使中華民族面臨亡國滅種的危險,那麼今天,中共造成的人心全面失控的現實,則使中華民族面臨著更可怕的、前所未有的危機。」(《解體黨文化》之五)

「但物極必反!最黑暗的時刻,也是離光明最近的時刻。神對歷史和未來自有安排。神在等待人的覺醒,神的誓言正在兌現之中。時間在分分秒秒地逝去,這個世界的舊秩序正在瓦解,新秩序正在建立;舊的勢力正在潰退,新的力量正在走向歷史的前台。」(《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結語)

「西方國家開始反思近百年來共產主義對社會的滲透和對傳統文化的顛覆,逐漸從法律、制度、教育、外交等方面清理共產主義因素和現代變異文化。各國政府開始警惕並反擊共產政權及其扶植的黑手,共產勢力在全球的擴張受到強有力的遏制。」(《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共產黨的幽靈並沒有隨著東歐共產黨的解體而消失(28)》結束語,大紀元2018年12月27日)

去年,中共剛提出「共克時艱」時,坊間即倒讀為「艱時克共」,並廣為傳佈。2019年一開始,民間「倒共」趨勢更見明朗化。據大紀元2019年01月12日訊,北京大學社會學教授鄭也夫在網上發表文章《政改難產之困》指出:「今後中國共產黨的領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載入史冊的大事情,就是引領這個黨體面地淡出歷史舞臺」;引發如潮好評,反響相當熱烈。

據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1月13日訊,隨著北京政權幾乎民心喪盡,一些敢言中國學者開始公開聲討中共。新年伊始,北大教授鄭也夫一篇「中共應當淡出歷史舞臺」的文章,曾引起輿論關注。1月10日和11日,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又發長文,《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上下兩篇。文章稱,中國已成為一個超大型的極權國家,但目前北京又強調「鬥爭」,並叫喊「解決臺灣問題」,有走上「紅色帝國」的趨勢。但中國不曾、不必、不該、也不可能是一個「紅色帝國」。直指「紅色帝國」是一條不歸路,呼籲憲政民主。文章指出,這凸顯了北京政權對人、歷史、權力、國家與世界的「認知障礙」,包括:一是了無蒼生意識;二是毫無現代權力文明意識;三是毫無對於文教風華的領悟鑒賞心性,尤其缺乏對於燦爛文明的仰意識。

在國際上,越來越多的人越來越清楚地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正義力量圍剿中共的新的「神聖同盟」正在形成。據新唐人2019年01月17日訊,美國副總統彭斯16號出席美國國務院駐外使節會議,在25分鐘的演說當中,彭斯多次提到中共。批評中共是「流氓政權」(rogue state),無視國際法,同時利用不公平的貿易手段擴大影響力。彭斯表示,面對中共,美國不會坐視不理。在貿易領域,川普政府將對中共加大壓力。在美國的帶動下,西方和台灣的反共立場從新堅定起來。

18、「共產黨要以『恨』征服世界、毀滅包括人類在內的一切,在此過程中它自己也必然會被毀滅。這就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及其實現方式。」(《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六章 以「恨」立國 國已不國)

「中國雖然集中了共產邪靈最主要的力量,但千千萬萬中國人在堅持信仰和普世價值,和平抵抗共產暴政;在《九評共產黨》引發的『三退』(退出共產黨、團、隊組織)運動中,三億多人勇敢選擇從精神上脫離共產枷鎖。這種個人發自心底的選擇,正在解體共產黨於無形。」(《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共產黨的幽靈並沒有隨著東歐共產黨的解體而消失(28)》結束語,大紀元2018年12月27日)

19、「在世界上,以藝術形式傳播傳統文化和普世價值的神韻藝術團巡演五大洲,在全球範圍內帶來了精神的覺醒和道德的回歸,引領著復興傳統文化的潮流。」(同上)

20、「反思近兩百年來人類社會的軌跡,不難發現魔鬼得逞的原因。人們沉湎於技術發展帶來的物質享受、任由無神論氾濫,其實是在主動背棄神的眷顧、把大門向魔鬼敞開。人們之所以被社會主義、自由主義、進步主義及其它形形色色的共產主義變種和現代變異觀念所迷惑,是因為人類已經大面積偏離了神給人留下的傳統之路。傳統文化是維繫人類道德、讓人在末劫最後關頭能夠得救的保障。破壞了傳統文化、顛覆了人類應該遵守的普世價值,就等於切斷了人與神之間的聯繫,使人無法聽懂神的教誨,魔鬼就能無所顧忌地禍亂人間。當人類道德敗壞到不符合做人的標準時,就只能被神忍痛拋棄,最終被魔鬼帶入深淵。」

「物極必反,邪不勝正,是人間永恆的規律。共產邪靈逞兇一時,那是因為人們暫時被其狡猾所欺騙、被其表面的強大所恐嚇、被各種誘惑所蒙蔽。人性雖然有弱點,但也有善良的本性、千百年來承傳的美德與道德勇氣。這就是希望所在。」

「慈悲的神一直在看護著人類。人們因為背離神而招致災禍,只有回歸神指的路才能獲得神的救度。人只要能冷靜地識破魔鬼的真實面目,守住心底的善,遵循神給人規定的思想行為標準,重新找回傳統道德與文化,神就會幫助人擺脫魔鬼的控制,共產邪靈對人靈魂的侵蝕就無法得逞,它毀滅人類的企圖也就註定走向失敗。」

「我們應當感謝神。神為人鋪就了擺脫魔鬼、走回傳統、回歸神的道路,現在就看人自己的選擇了。」(同上)

責任編輯:蕭明

相關新聞
伍新:解「行業與事業」(兼論「外行領導內行」——「異類異化人類」)
伍新:解「政審」
伍新:解「紅歌《紅色娘子軍連歌》」
伍新:解「韜光養晦與不折騰」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俄軍投降視頻曝紅 曝作戰重大變化
【秦鵬直播】揭密:李文亮最後時刻如何度過
【探索時分】烏軍向赫爾松進軍 俄軍南線潰敗
【財商天下】聯合國:停止加息 否則衰退將甚於08年
【新聞大家談】廖亦武:世界性災難源於此
【馬克時空】俄軍被打懵 烏軍閃電戰為什麼能成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