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時代的認識:司徒雷登論美國對華政策

作者:仰岳

1946年,司徒雷登於北京燕京大學校園行政大樓前。(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905
【字號】    
   標籤: tags: ,

(接前文 司徒雷登對共產黨的真知灼見

司徒雷登(1876~1962)是一位出生在中國,又在中國生活了五十年的美國傳教士,他創辦的名校——燕京大學為中國培養了近萬名優秀的知識分子。

除了教育家外,他也是一位外交家,在國共雙方交戰的關鍵年代臨危受命,擔任了美國駐華大使,試圖挽救中國局勢,可惜力有未逮。晚年的他離職返美,在貧病交加的生活中留下了著作《司徒雷登回憶錄——在華五十年》及附錄美國對華政策的建議。

在這對華政策的建議附錄中,他明白地指出共產主義的真實面目是一種惡魔的制度,它的慾望永無滿足之日,任何善意與溫情都不可能改變它的態度,同時又指出了美國目前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協助保衛台灣以防止共黨在全球的擴張,內容句句充滿真知灼見。在五十年代,世人們還普遍不了解共黨的時期,他就有此深刻的認識,在現今讀來,不禁令人感佩其預見的真知灼見。筆者謹摘錄全文精華,供讀者參閱:

美國對華政策的建議(精華節錄):

過去有許多人問我,美國應該採取何種對華政策?

其實政策兩個字涵義甚廣,要應付世界上這麼多不同的國家和區域,我們當然要運用各種不同的方法,中國雖是一個大國,但也僅是我們面對的眾多國家之一。在我看來,我們要進行任何對外政策時,首先要知悉美國的立國原則,那就是人民與國家有自由的權利,然而我們不僅要關切自身的自由與安全,同時也必須關注其他民族的自由與安全,這是神給我們國家的使命。

目前有一場全世界的戰爭正在猛烈進行著,這場戰爭中有一方正努力地逼迫全世界接受一種以奴役全人類為目標的邪惡政權,另一方面是以美國為主的代表的自由世界正反抗著它們。我們應該幫助一切尋求自由的人們對抗共產集團對世界的威脅。

共產主義是一種惡魔的制度,它們否定神的存在,也否定人有靈魂。它們宣布一切事物都是物質,一切的行動都是唯物主義。它們強迫全人類接受它們,並運用武力及欺騙手段達成其目的。共產主義要吞噬一切以達成自己的生存,它的慾望永無滿足之日,任何善意與溫情都不可能改變它的態度,對於這個擾亂世界的惡魔我們必須全力阻止。

對於中國的關係,我們美國人必須賡續自清朝以來的傳統,並同情他們的人民,協助維護他的主權及領土。我們美國人應該研究及了解中華民族的優點與才能,他們是一個有知識、毅力的民族。他有四億五千萬的人口,占世界的1/4,他的領土比美國還大,位置正在亞洲的中央,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美國了解他被稱為「中國」的文化意義,也應該學習他與美國之間的外交史,知悉近百年二國之間的一切交流,也應當理解中國的革命史,了解那個政府抵抗日本的侵略的成功、對同盟國集團的付出以及聯合國的貢獻。美國人也應該想到,雅爾達密約與波茨坦會議對中國政府的影響,想到蘇俄的背信棄義,扶植中共奪權的過程。也應想到現在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與中共的對峙,比較這二個政府對世界的貢獻。

中共政府驅逐了所有西方自由世界的人民,將過去我們在中國一切的文化、經濟、教育……等建設摧毀殆盡。中共政權是蘇俄共產集團的一部分,它們將中國的民眾關押在鐵幕中並將之成為赤化世界的幫凶,以侵略者的姿態侵犯了一個個鄰國。它們對外國傳教士以及信徒們百般毀謗並施加酷刑或殺害,又將大多數的外商驅除出境,且留了一部分作為「人質」。它抨擊一切非共產國家為帝國主義者,又說美國是其中的首領。

但是相對地,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接受了一切被中共逐出的傳教士,他們也開始在這塊土地上從事過去的一切工作。我們可以信賴中華民國可以在與共產主義的戰鬥中堅持到底,他使得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中國人抵抗的精神不墜,也讓中華民族主義在這場世界性的戰爭中站在自由這一邊。他也在亞洲各民族間燃起了抵抗的精神,他就是這樣與美國並肩戰立,對付一個共同的敵人。透過中華民國政府,我們也與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中國人,甚至在大陸的中國人保持聯繫。

自1950年6月韓戰爆發時,美國就擬定了要與共產集團作戰的決策,除了對韓國,我們也在亞洲各國菲律賓、越南……等地抵抗它的入侵,同時命第七艦隊協防台灣,自艾森豪總統開始也一連串地給予中華民國政府各方面的援助。美國一改了過去的態度與行動,我感覺這是一種健康的演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與美國一起對抗共產主義,站在自由世界的這一邊。他們不只給了亞洲也給了世界上其他對抗共產主義的地方豎立了絕佳榜樣,所以美國目前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協助保衛台灣,絕不可以讓他被共產集團奪去,他與美國在政經、外交、戰略各方面的影響是休戚與共。

1948年,司徒雷登擔任美國大使時。(公有領域)

近期美國又面對了一個老是被提起的兩個問題:一是美國是否要承認中共?二是中共是否該被允許進入聯合國?

這是顯而易見的問題,美國在很久以前就承認了中華民國,他不但是聯合國的發起國,同時也是常任理事國。現在的問題並不是承認中華民國的問題,也不是准許他進入聯合國的問題;而是要撤銷對中華民國的承認轉而承認共產黨政府的問題,從而將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次地位給共產黨政府的問題!!

也有人提出兩個中國的分裂辦法,但我看來這不可行,美國一向贊成一個中國的原則,現在世界的局勢已有25個國家把它們過去對中華民國的承認轉到中共那裡,在這局勢下美國當如何做呢?

我只能說美國的任何作為應當考慮我們國家的立國精神及宗旨,目前美國成了自由世界最有力的代表國家,所以美國千萬不能採取任何加強共產集團的行動。假如美國一旦承認中共,就將助長了全世界的共產國家,同時傷害了全世界的自由民主國家,也大大地增加了共產集團的力量,也會讓世界各自由民族對美國心灰意冷,讓他們心生懷疑美國的可靠性,減弱了他們與共黨對抗的意志。

我有充分的理由證明,也可從世界各共黨國家領袖的發言及行動中看出:無論它們占領哪個地方,哪個地方的共產政權都盡力消滅當地人民自由的原則與習慣,它們對宗教宣戰、對神宣戰,利用一切想得到的方法強迫世界各地人們接受無神論、唯物主義。每個對共產主義有力的行動都必將損害自由世界的利益,所以美國不只為了自己國家,也應當為了全世界的好處,應拒絕承認中共,也要阻止中共進入聯合國,同時也要反對與中共貿易的政策。

最後要再次提醒美國政府應當記取的歷史教訓:美國過去有好幾次容許自己與邪惡妥協,但是最後都沒得到任何利益,而這妥協都大大傷害了其他國家。我記得幾個例子: 1917年的「藍辛-石井協定」我們對日本讓步,1919年巴黎和會關於山東又對日本再次讓步,進而引發日軍侵華。1945年又在雅爾達會議上妥協,引發共產集團在全球擴張。我們當記取歷史教訓,任何外交政策切莫受到利益交換以及虛偽不實的承諾,一切政策應當建立在我們的立國基礎及精神。

參考史料:

《司徒雷登回憶錄——在中國五十年》司徒雷登著  新象書店發行 1984年2月     #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司徒雷登這名字在中國大陸幾乎家喻戶曉,他是一位出生在中國,又在中國生活了五十年的美國傳教士,他曾在自傳中談到,自己身上中國人的成分比美國人的部份還多。
  • 我們美國一直堅持著個人的民主自由,對神的信仰,對人類尊嚴的尊重。我們自由世界與共黨的理念絕對是不能並存的,共產黨已經宣布了他的社會目標,但卻採取了不擇手段的邪惡原則,他們將欺騙發展成最高藝術,依賴著武力、謊言作為手段。那怕它們能看出將人類推向地獄的深淵能有利於它們的目標,它們仍會豪不猶豫地進行下去。
  • 宋美齡提醒眾人,不能健忘共黨過去犯下的殘酷行為。今日,共黨雖然一時沉默,但是他們的存在對國家具有很大的危險性。共黨對國家構成的威脅的還沒有滅掉。更有人告訴宋美齡,共黨早已放棄了昔日的政策與行動。然而,宋美齡也不願相信這些無稽之談。她不僅提醒自己,也警戒西安人士,告訴他們勿要中了共黨的詭計。
  • 西安事變之前,張學良和中共有過數次密談,每次密談都會討論到是否能得到蘇聯的援助。他打算投靠蘇聯,聯合中共在西北割據。他想做獅子,不想做綿羊。因此公開叛蔣,發動了西安事變。然而,蘇聯為了自身的利益打算,犧牲了張學良,中共為了自身的生存,出賣了張學良,使張的計劃落空,造成他騎虎難下的局面。
  •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領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譯為福吉谷,也有直譯為鍛造谷,而這兩個名字,都蘊含著深刻天意,十分寫照現實。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陸軍的鍛造之地,淬火錘鍊之地,是絕境中的華盛頓將軍在白雪皚皚的森林深處,單膝下跪,獨自對天哀鳴禱告的祈禱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鍛造谷的大陸軍,已然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當後世的人們回望這場歷時八年的獨立戰爭,會油然慨歎:鍛造谷,的確是獨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宋美齡一行抵達張宅後,張學良即問她,是否要馬上見蔣委員長。宋美齡說她先喝杯茶,以此表示她對張的信任,願意將個人安危全都寄託在他的掌握之間。所以,蔣介石還不知道宋美齡已經抵達西安。宋美齡不想讓他焦急等候,所以提前告誡眾人,不要去通報。
  • 當時宋美齡對解決西安事變做了一個比喻,譬如修建一間屋子,顧問端納已經打好了地基,兄長宋子文已經樹好了柱壁,至於上梁、蓋頂這些最後的工作,實在是她責無旁貸之事。
  • 1924年5月2日,蔣公受孫中山任命,擔任黃埔軍校校長,兼任粵軍總司令部參謀長。蔣公身為一校之長,處處言傳身教,為學生做表率。他上任伊始,發表過二篇訓詞,一則是《犧牲為革命黨惟一要旨》,另一則是《怎樣才是真正的革命黨員》。
  • 華盛頓將軍高貴的純金一樣閃亮的人品,在軍隊裡擁有的絕對的感召力,也是國會的諸位議員們所畏懼看見的——他們既忙著趕走一定要對他們行使統治權的英王喬治三世,也提防著喬治·華盛頓成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這樣一種微妙心態下導致的制衡和對華盛頓將軍的壓制,在獨立戰爭期間從來沒有停止過。
  • 兵變當天凌晨,張學良的機要祕書劉鼎就把蔣公被扣的消息發給了中共。而南京國府一直到下午,才收到蔣公失蹤的消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