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克萊門茨稱黃向墨想見肖頓 否認經手捐款

澳大利亞新州工黨前祕書長克萊門茨(Jamie Clements)

圖為新州工黨前祕書長克萊門茨(Jamie Clements)資料照。(AAP Image/Joel Carrett)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天睿澳洲悉尼綜合報導)澳大利亞新州工黨前祕書長克萊門茨(Jamie Clements)否認曾從中國房地產富商黃向墨手中接過10萬澳元現金捐款,但他承認,那筆現金捐款存入銀行前兩天,他與黃向墨的確在新州工黨總部會面,並指證黃想見時任聯邦工黨領袖肖頓。

新州工黨社區關係主任肯里克·謝(Kenrick Cheah)此前曾指證,2015年3月工黨籌款晚宴後不久,被禁止做政治捐款黃向墨拿著一個裝了10萬澳元現金的Aldi超市購物袋,來到新州工黨總部,並把這些錢交給時任新州工黨祕書長克萊門茨,然後克萊門茨將這些錢交給肯里克·謝查點。

週四,克萊門茨繼續就非法政治捐款調查案接受盤問。克萊門茨否認從黃向墨手裡接過一個裝滿錢的購物袋,但有「可能」黃向墨在會面期間,給了他一份禮物,「只可能是紅酒之類的東西」。

克萊門茨的證詞顯示,黃向墨和一名同事的確曾於2015年4月7日,去過新州工黨位於悉尼莎瑟街(Sussex Street)的總部辦公室和他會面。兩天後,也就是2015年4月9日,10萬澳元現金存進了工黨的戶頭。

克萊門茨對廉署說,在他們10到15分鐘的會面中,黃向墨提出了與時任聯邦工黨領袖肖頓會面的要求。「他們坐在那裡的時候,我就給肖頓打了電話。」

廉署律師羅伯森(Scott Robertson)問克萊門茨,當時黃向墨是否拿了一個袋子到新州工黨總部辦公室。克萊門茨回答說,他不記得了,但有可能。他否認袋子裡有捐款表格和現金,也表示對10萬澳元現金捐款送到新州工黨總部辦公室的事情不知情,儘管當時他的職位是新州工黨祕書長。

克萊門茨回答會面的細節問題時,廉署署長豪爾(Peter Hall)對克萊門茨的記憶力表示懷疑。「你看上去對許多事情的記憶力都挺差的。」豪爾說。

克萊門茨的律師站起來表示反對,並指「這是不合理的推測」。豪爾對該律師說:「你能坐下嗎?」然後他又對克萊門茨說了一遍,你對許多事情的記性好像都挺差的。廉署獲悉,黃向墨和克萊門茨在新州工黨總部會面數周之後,肖頓和黃向墨共進晚餐。

克萊門茨的證詞還顯示,涉及10萬澳元可疑捐款的籌款晚會結束三天後,克萊門茨和時任新州工黨下議院議員王國忠(Ernest Wong)曾去過黃向墨在悉尼莫斯曼(Mosman)區的豪宅飲茶、吃飯。

廉署正在調查,其他證人所指證的黃向墨給新州工黨總部送去的10萬澳元現金捐款,是否是假借籌款晚宴名義、利用12名假捐款人,繞過新州禁止地產商捐款的法律,進入新州工黨帳戶的。

澳洲永居身分被取消、身在香港的黃向墨否認捐錢,但拒絕提供證據。

**
責任編輯:李熔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