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移民澳洲做體力工 會讓 「祖宗蒙羞」?

(Pixabay)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萬梓清墨爾本編譯報導)澳洲一些初來乍到的亞洲移民,曾經在自己國家從事有身分有地位的工作,可是來到澳洲後,或因為語言不過關,或資質與澳洲標準不匹配,因此不得不從事一些低工資無保障的工作。那麼,他們的心態如何呢?

據澳廣新聞(ABC)報導,埃德溫·庫蘇馬(Edwin Kusuma)和麗塔·庫蘇馬(Rita Kusuma)是一對來自印度尼西亞的夫婦,八年前他們從雅加達來到悉尼。

在此之前,庫蘇馬先生是印尼銀行的一名IT官員,而庫蘇馬太太則是一家供電公司的財務主管。

來到悉尼後,庫蘇馬太太成了一名公交車司機。她覺得這項工作的時間很靈活,也不用像辦公室的工作那樣需要經常無償加班,這給了她更多與家人相處的機會。

雖然他們認為這樣的工作幹起來很有意思,但是,當她換工作的消息傳到印尼老家後,她的親戚朋友就開始議論紛紛了。

庫蘇馬太太說,她的一位親戚甚至說她讓「祖宗蒙了羞」,因為在印尼擁有一個有身分有地位的工作會給人帶來自豪感。

今年29歲的靈庫姆(Roydeh Lingkum)也是一名來到澳洲後轉行的馬來西亞移民。以前他在沙巴是一位道路維護監工,手下有許多員工。

來到墨爾本後,靈庫姆做起了麵包師工作。同樣地,他也遭到了馬來西亞一些親戚朋友的非議。不過,靈庫姆對此並不在乎。

他說:「只要我能獨立,我就不會在乎別人怎麼說。我對澳洲的工作和機會充滿好奇心,這使我不再考慮什麼職業聲望。」

靈庫姆表示,除了他的家人,並沒有多少人責怪他換工作一事,因為在澳洲,那些被馬來西亞人認為不怎麼好的工作,工資卻很高。

儘管有些亞洲移民可能對他們在澳洲找到的低技能工作感到滿意,但是,也有大量移民不得不放低身段才能在澳洲找到工作。

據非營利機構亞洲女性在職協會(AWatW)協調員卡巴羅(Lina Cabaero)透露,該機構中就有很多不得不降低要求以獲得工作機會的移民。

她說,AWatW中有一名成員是一位會說俄語的中國醫生,由於她的英語水平不高,最後她只得改做服裝製作外包工。

還有一名AWatW成員索菲(Sophie)說,她在中國時是一名機械設計師,但是來到澳洲後,由於語言不過關,她成了一名加工廠工人,後來又在旅店做清潔工。

她說,她在中國從未做過藍領工作,但在澳洲她別無選擇,因為她需要養家餬口。

墨爾本大學(University of Melbourne)2017/18財年澳洲多元文化青年普查(Multicultural Youth Australia Census)對澳洲大約1,920名年齡在15-25歲之間的多族裔青年進行了調查,結果發現,如果他們的父母仍然從事著低技能工作,那麼受訪者最關心的問題是社會流動性問題。

一位受訪者說:「由於我父母還沒有在這裡穩定下來,也不認識什麼人,而且他們倆從事的都是比較低級的工作,例如工廠工人和餐飲業兼職招待,所以很難知道如何找到工作,或是在哪裡工作。」

另一位受訪者表示,相比其他與當地社區聯繫密切的同齡人,他們的移民背景使他們在找工作時處於「不利地位」。

不過,社會流動性在澳洲是個很複雜的問題。對於像庫蘇馬太太這樣的移民來說,公交車司機的工作可以讓她的孩子「在沒有任何壓力的情況下去追求自己的夢想」。

庫蘇馬太太認為,澳洲仍然可以為那些學習成績不佳的人提供高質量的生活。她說:「我是這樣想的——如果你幾乎沒有時間陪伴家人或父母,那麼獲得一個高級別的工作或職位是為了什麼呢?」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