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美教育部長:如何修復教育系統

人氣 2375

【大紀元2019年11月30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Jan Jekielek採訪/李同編譯)川普政府一直在推動放鬆政府監管,這對教育部意味著什麽?

我們知道教育部長貝特西·德沃斯(Betsy DeVos)長期以來倡導特許學校及自由擇校,那麽,她對於大學和高等教育有什麽計劃呢? 尤其是在美國就業市場蓬勃發展的情況下。

比起國外學生,美國學生表現顯得遜色,她採取何種措施加以改善呢?

這是「美國思想領袖」,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今天,我們和教育部部長德沃斯坐在一起,談論了她「教育自由」的理念、她和教育部採取了何種方法促進和實施這一理念、以及對她一些批評的回應。值得注意的是,德沃斯概述了她的計劃旨在使所有美國人(不僅是富人)都有能力為子女選擇合適的學校。

楊傑凱:德沃斯,很高興您能夠做客「美國思想領袖」!

德沃斯:非常感謝你,楊,很高興來這裡!

楊傑凱:我們想了解教育部正在做的事情,特別是我非常想了解您所做的事情背後的理念。我們會談到很多東西,您能不能談一談您用什麽核心方法來實現您的目標呢?

德沃斯:好的。三十多年來,我一直倡導賦權給學生,使他們找到適合自己的教育。那麽最重要的就是更多的教育自由。這對於幼稚園至12年級(K-12)的學生和讀完高中的學生來說都適用。本屆政府及川普總統都支持並鼓勵通過多種途徑獲得高等教育,以實現成功的職業生涯。為此,我們想非常有意識地提供最好的方式,為學生提供這樣做的自由和機會。

楊傑凱:您對教育自由的熱情來自哪裡?

德沃斯:在我長子讀幼稚園的時候其實就開始了,他現在已經37歲了。當時,我在我們城市市中心的一所小型宗教學校做志願者。我涉入越深就越意識到:對於所有在那裡的學生和家庭來說……他們代表了10到20個其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那所學校上學的家庭。我很快意識到,通過獎學金並希望這個問題能自行解決的想法行不通。根本問題都圍繞著政策。我可以給我的孩子們做出這些決定,但其他家庭、其他父母則不能——這是不公平的。這讓我真正投身於給家庭更多教育自由並給家庭賦權的事業中。

楊傑凱:很明顯,您的靈感來自於K-12教育……我想談談高等教育。至少在我看來,在您任職期間,在高等教育方面已經取得了一些進步,您能稍微說一下嗎?

德沃斯:好的。本屆政府和川普總統深深相信,學生們在高中畢業後需要找到對他們最好的人生道路。今天,美國有800多萬個工作崗位空缺,其中許多不需要四年制大學學位。

但現在存在著不匹配的情況,不同的教育路徑之間確實存在著障礙,我們的目標是幫助打破這些間隔,打破這些障礙,讓學生們能夠真正地接受正確的教育,包括各種職業和技術教育。我們認為高等教育就像一條高速公路,有許多出口和入口——從一個出口走出去,去獲得額外的學習或培訓及技能,再回到高速公路,選擇其中一個車道,並在未來有能力再次從出口出去。我們現在真需要把教育當作終身學習。但高等教育的方法缺乏變化。因此,我們正在通過監管工作以及政府支持的一些法定舉措,為高等教育帶來更多的創新、創造力和自由。

楊傑凱:請談一談教育和商業夥伴關係是如何發展的。

德沃斯:商界和業界眼下有一個日益嚴重的實際問題,那就是雖然有就業機會,但是無法招聘到足夠的人手。因此,在我訪問過的許多地方,由於商界正在以一種新的方式接觸教育界,我看到商界和教育界之間長期以來的間隔開始消失。我認為很多地方的教育工作者開始意識到,他們必須與企業合作,為當今存在的機會提供正確的教育,並放眼未來。因為教育不是一成不變的,今天的機會可能在5或10年後就不覆存在。這是一個快速變化的世界,教育必須像其它領域一樣,靈活並跟上時代。

川普放鬆管制 教育提供更多選擇

楊傑凱:川普總統經常談論放鬆管制的措施並予以了全面實施。教育部是怎麽做的?我知道您也一直公開支持這件事。

德沃斯:我們一直在展開這方面的工作。上屆政府的一些規定,對這種多途徑教育方法的確起了負面作用。因此,我們正在做的部分工作,就是要針對有償就業和保護借款人解除這種監管。這些都是內部術語,其實就是要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使學生可以接觸到所有的機會。今天只有不到30%的高等教育學生,被認為是傳統的高等教育學生。

我們要認識到有許多成年人一邊完成教育,一邊從事全職工作、養家餬口。因此,我們必須確保他們能有機會接受他們需要的教育,繼續發展他們的事業。我們真的有意圖這麽做。我們還啟動了教育認證管制措施的改革,這實際上是通向創新的門戶。我們相信,隨著正在進行的改革,由於這些改革或改革的結果,我們將看到高等教育領域有更多的創新和創造力。

楊傑凱:圍繞認證進行的改革——這麼說有點抽象,對於普通人來說,這意味著什麽?

德沃斯:這意味著實施後,高等教育供應方將有更多機會提供更多選擇,來滿足學生的需求,應對學生的需要,比如通過能力考試,儘快地拿到證書、學位或認證,或者一邊全職工作、養家餬口,一邊慢慢地完成學業,可以把完成學業作為未來的一個目標。真正引進更多的替代和新穎的途徑,來滿足所有年齡段學生的需求。

楊傑凱:眼下我們有一個如此龐大、蓬勃發展的就業市場。並且如您所說,政府也在談論要為技術型學校等提供文憑或其它方式的認證。標準的四年制或三年制學位、學士學位,不一定能滿足很多現有需求。您如何開展這方面工作?

德沃斯:是的,這主要還是歸結於消除監管障礙,新的供應商和新的方法就可以進入高等教育,為今天的學生提供解決方案。

楊傑凱:為技術型學校提供解決方案。太好了!那麽讓我們回到K-12上來,我們談一談新的《教育自由獎學金和機會法案》,法案顯然是由國會提出來的,同時您也支持這個法案。

德沃斯:是的。總統一直在說所有學生都需要有權和自由做出正確選擇……選擇適合他們的K-12教育。所以我們提議建立一個聯邦稅額抵免。我們不提議開設新項目、新部門、或新的官僚機構,而只是一個稅額抵免資金,個人或公司可以貢獻稅額抵免金,作為他們聯邦稅的一部分,各州可以自行決定是否加入。因此,這不是聯邦政府的命令,但是假設一個州想要為他們的學生提供更多的機會,就可以調用這個聯邦稅額抵免金,用來為開設的州課程提供資金,為家庭提供獎學金來選擇適合他們孩子的K-12教育。

所以我們鼓勵人們開闊思路,考慮可以提供什麼樣的選擇:也許是大幅度增加雙學分項目(dual enrollment),使高中學生獲得提早上大學的機會;也許是在高中當學徒;也許是在高中增加職業與技術教育機會;也可能是課程選擇。如果你住在一個農村小社區裡,沒有資金開設某門課程,也沒有足夠學生開設某門教師授課的課程,那麽你現在就可以選擇開設這門課程。學生可能可以選擇聘用新加坡最好的老師來教這門課。(我們)真的考慮得非常廣泛,要引入更多的選擇和機會,賦權給學生和他們的家人來做出這些選擇。

獎學金是頒給學生還是給學校

楊傑凱:讓我們談一個具體例子。獎學金是頒給學生嗎?還是給學校?這是怎麼運作的?

德沃斯:法律要求學生和他們的家庭最終獲得獎學金。因此,他們有權支配這筆資金,做出對他們來說是正確的選擇,最適合的選擇。

楊傑凱:這項工作進展如何?

德沃斯:兩院的支持都在持續增長。在眾議院,法案由阿拉巴馬州的國會議員布拉德利·伯恩(Bradley Byrne)提出。然後在參議院,是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提出。兩院都有相當多的共同提案人。同時我們也在繼續向議員們說明這一機遇,爭取他們更多的支持。

我們知道這需要一些時間,因為這是一個不同的新概念。但現實是,我們必須為K-12的學生做出改變……與世界其它國家相比,今天的美國在閱讀方面排在世界第24位,在科學方面排在第25位,在數學方面排第40位。

楊傑凱:您這麽一說,真是令人震驚。

德沃斯:這是不可接受的。50年來,我們僅在聯邦政府層面就投入了1萬多億美元,試圖縮小成績最好和成績最差之間的差距。但是這個差距一點也沒有縮小。所以解決辦法不是從聯邦政府獲得更多的資源,我們需要完全不同的思路,給父母和學生他們需要的自由,去追求適合他們的K-12教育。

楊傑凱:這一點很重要,對吧?很多教育決策——尤其是K-12,都是在州一級做出的。所以您的想法是希望聯邦政府真正支持他們所做的事情,而不是強迫人們去做什麼。

德沃斯:是的。超過90%的資金來自州和地方,只有8%左右來自聯邦政府。然而,聯邦政府圍繞監管、命令和控制的影響程度遠遠大於8%。因此,我們的目標是儘可能為州政府讓路,並鼓勵各州實施那些最終能賦權給家庭和學生的計劃,使他們能夠做出適合他們的選擇。

積極倡導特許學校

楊傑凱:在教育自由領域,您從一開始就一直是特許學校的積極倡導者。

德沃斯:這些學校是很好的選擇。

楊傑凱:對,對。您也因此受到了激烈的批評,我想給您一個機會談談這些批評。我簡短地說一說我看到的外界的批評:我多次看到的一件事是,特許學校被認為是重新提倡隔離學校。還有,它把學校變成了貪婪的營利性企業,而不是原始的教育使命。另一個是,我所看到的對特許學校的批評是,它們的成功僅僅是因為那些去特許學校的學生,無論如何都會成功。他們只是離開了公立學校而已。

德沃斯:我關注特許學校這個問題的時間非常長。首先,特許學校是公立學校。是家長和學生選擇去特許學校,沒有人強迫他們去特許學校。而且特許學校不能選擇他們的學生……有一種批評認為,特許學校把最優秀的學生挖走了。但事實絕非如此。

事實上,根據我的經驗,正是那些在指派學校(assigned school)遇到最大困難的學生和他們的父母選擇了特許學校,並找到了適合他們的地方。也許特許學校有不同的教學方法,也許它有一個吸引學生的理念。但事實是,每個去特許學校的家庭,都是因為他們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他們不是被迫去那裡的。他們很快樂、很滿足。如果他們不滿意,他們會去別的地方,如果他們有選擇的自由。對我來說,最好的衡量標準是父母們選擇了特許學校,學生們選擇了特許學校。全國有超過一百萬的孩子在特許學校的候補名單上。

楊傑凱:是的!

德沃斯:特許學校數量不夠多。我們需要更多。所以……

楊傑凱:所以……他們必須盈利,他們必須在經濟上成功,那是……

德沃斯:實際上這是一種誤稱。實際上,大多數特許學校都是非營利性組織。所以現狀是,實際上是那些既得利益者在保護現有體系,在製造這些完全錯誤的指控。他們試圖轉移人們的注意力,希望人們不會注意到真正的問題。

真正的問題是,現在有些孩子在指派學校裡成績很差,因為指派學校的教育不適合他們。我們必須做出改變,讓這些孩子能擺脫現在的學校,找到合適的地方。教育自由也許不是唯一的答案,但它是一個重要的途徑,為了讓我們國家所有公民充分發揮他們的潛力,我們必須朝這個方向邁出巨大步伐。

消除學校裡的宗教歧視

楊傑凱:您說過您是從一所宗教學校開始(投身教育)的,對吧?我知道消除學校裡的宗教歧視也是您熱衷的事業之一。您能簡單地談一談您是如何投入這個領域的,以及為什麽它對您很重要?

德沃斯:從政府角度而言,我們確實致力於確保所有的個人,都能按照各自的意願自由地開展信仰活動。特別是在教育方面,宗教實體不像過去那樣受到歧視。坦率地說,今天在37個州有修正案,它們被稱為《布萊恩修正案》(Blaine amendments),我相信這是我國最後一種尚未被法庭消除的偏見。目前正在審理的幾起法庭案件中,這種情況有可能會發生變化。但是,我們必須確保,在每一個領域,通過每一種可能的方式,我們都在確保個人有信仰和宗教的自由。

楊傑凱:我們將不得不稍作總結,這裡我想討論其它幾個方面。您一直活躍的另一個領域,即更新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Title IX),這是關於性騷擾等問題的。您能談談希望通過這些正在審核中的新規定實現什麽嗎?

德沃斯:當然。這有一套程序,我們現在正處於接受公眾意見的階段,團隊正在審查和回應所有的意見。作為程序的一部分,必須回應所有這些意見,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不能太深入地討論。

但我們的出發點是這樣的。我曾聽過那些性侵犯或性行為不當的受害者或倖存者講述經歷。我也聽那些被誣告的人談過他們的經歷。我聽取過學校行政人員以及在校園裡裁決這些事情的人的說法,以及上屆政府提出的指導意見……它並不是一項規定。它只是一封寄給所有高等教育機構的信,要求遵守它。它最終對任何一方都是不公正或不公平的。

讓我再重複一遍,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性侵犯一次都不應該發生,學生被誣告的事一次都不應該發生。我們需要確保相關的規則和框架對所有受牽連的人都是公平的,各機構知道自己在其中的責任,有明確的規定,並最終遵守法治。

楊傑凱:是的。我們期待著看到結果。我聽說您現在有20萬條意見正在處理,所以那是……

德沃斯:超過10萬條,這是一個很大的數目,這個團隊在這方面做得很好。

楊傑凱:哦!太好了。

免除學生貸款?

楊傑凱:那麽讓我們換一個話題,我一直在看民主黨總統初選的辯論。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似乎有很多人主張完全免除學生貸款……這可能對一些人有吸引力。而其他一些人告訴我,這麼做從財務方面來說是非常可怕的。您對此有何看法?

德沃斯:首先,學生債務總額的迅速增長已經成為一個重大問題,現在學生貸款債務超過1.5萬億美元,許多學生感到難以償還貸款。但解決辦法不是免除學生的債務。天底下沒有免費的東西。總有人會為此付出代價。而且,讓三分之二不上大學或沒有學生貸款的美國人為三分之一需要償還貸款的人買單——這種做法從表面上看也不是正確的。

另外,想想那些老老實實償還學生貸款的學生,然後那些沒那麼老實還清貸款或沒那麼負責的人的貸款反而被免除了。我認為這種想法太離譜了。

我認為我們需要採取的方法是,首先要給學生更多的信息和更多的權力,來管理他們承擔的債務。所以我們通過「聯邦學生援助」(federal student aid)在做很多事情。首先,我們把FAFSA(學生資助表格)放在智能手機的app上。所有的反對者都說,哦!不可能,在你說的時間內絕不可能辦到。但是我們確實在時間框架內辦到了。現在可以從智能手機上填寫學生資助表。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我們將會對此進行補充。

首先,我們非常希望國會能夠完成大幅簡化FAFSA表格的工作。但我們正在向大學記分卡添加信息,它也是之前提到的app的一部分。你可以查詢各所學校裡的各種課程(programs),並計算出修讀該課程的成本,以及如果你完成該課業並畢業,你的預計收入是多少。

所以當學生們決定要去哪兒,要做什麽的時候,給他們更多的信息,並給他們提供更多關於學生債務的實時信息。因此,如果他們打算動用更多的學生債務,這意味著什麽,這對他們的長期支付意味著什麽,從而為他們提供更多的金融知識工具,希望他們可以做出更好的長期決策。

再次重申,我認為整個教育認證改革,以及允許在高等教育領域更多的創新和創造力,也會吸引成本相對較低的教育商,他們能夠以新的和不同的方式來滿足學生的需求。所以從教育部的角度來看,這些都是我們可以繼續要做的事情。但我們非常希望國會在立法方面能提供更多幫助,從而解決其中一些問題。

楊傑凱:我們會確保把這個app的鏈接放上去,這個app已經有了。

德沃斯:是的。

楊傑凱:太棒了!那麽,在我們結束之前,您還有什麽想和我們的觀眾分享的嗎?

德沃斯:好,謝謝您的這次機會。……我認為,總而言之,本屆政府的目標是真正支持適合於學生的終身學習,讓他們有機會與家人和社區一起過充實而有意義的生活,並最終為整個社會做出貢獻。

楊傑凱:好極了!貝特西·德沃斯,非常非常感謝!

德沃斯:謝謝!楊。

出於清晰和簡潔的考量,對本次採訪內容進行了編輯。

《美國思想領袖》是《大紀元時報》新推出的欄目,您可以在FacebookYouTube上觀看。在推特上關註Jan: @JanJekielek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台教育部長:陸生來台人數較去年減6%
呼應總統制?中共新任教育部長曾推政改
謝淑薇兄:感謝教育部長 仍堅持退賽
中共政協高層變動 前教育部長袁貴仁任虛職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